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被控泄密的华裔专家洗冤讨回清白


数字的投影打在一名女子脸上。

数字的投影打在一名女子脸上。

中美之间黑客攻击日渐猖獗,各种军事经济间谍案例时有所闻。在美国联邦机构服务的华裔、特别是来自中国大陆又同中国高官有交往的华裔是否嫌疑重大?对从事反间谍工作的联邦特工和检察人员来说,这根弦不能放松,但秉公执法的执法司法人员不这么认为。从俄亥俄州美国国家气象局水文学家陈霞芬案例来看,就可见一斑。

陈霞芬讨回清白

今年三月,来自北京的归化公民陈霞芬(59岁)的案件终于被撤销了,司法部驳回了联邦检察官对陈提出的起诉书,陈案正义得以申张。去年深秋,她所服务的国家气象局的上司将其找去,联邦调查人员进来指控其泄密,将其带走,送去联邦看守所,从此,这位在俄亥俄威明顿工作的女科学家生活彻底改变。

她后来对《纽约时报》记者说,接下来的几天,她吃不下睡不着,“每天只是哭。”

在离陈家六十公里外的代顿看守所,陈被告知,若罪名成立,她将面临四分之一世纪的监禁和百万美元的罚款。联邦特工指控其泄密:利用工作之便,取得相关密码,下载与美国水利大坝有关的信息,在同中国高层官员会面事宜上没说实情。

李文和案异曲同工?

陈霞芬不是第一个在联邦政府工作被指控为中国当间谍的科学家。1999年,在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工作的来自台湾的美籍华裔核物理学家李文和,也是因下载机密资料和到中国参加相关活动、会见中国核科学家不据实申报而被捕,受到几十项罪名起诉。当时这个案件轰动一时,牵动大洋两岸无数心。案件历时一年半,也被联邦撤诉。

联邦检察当局指控李文和窃取了美国核武机密,调查人员通过搜查李的电脑时发现他将一些保密资料下载到私人电脑上,但调查人员无法证实李确实将情报交给中方。李文和被拘禁一年多后,政府同其和解,他承认非法下载机密资料之轻罪,政府收回其他指控将其释放。

李案出来后,《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许多美国主流媒体都对该案进行了详细报道。李(通过律师)后来提起诉讼指控政府将其名字泄漏给媒体,侵犯其隐私。2006年,联邦当局和《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美国广播公司和美联社联合支付李方160万美元,诉讼得以解决。

中国政府说,李文和“再次成为反华政客污蔑和攻击中国的牺牲品”,该案“给中美关系造成恶劣影响”。

陈霞芬下载国家资料,非法合法?

2014年10月20日,联邦检察当局(连同FBI)指控陈霞芬2012年多次进入美国政府电脑资料数据库,非法下载相关敏感资料。而该数据库是美国陆军工程团同美国国家大坝安全监督委员会联合管理的。

起诉书还说,2013年6月11日,负责调查该案的美国商务部调查人员找陈谈话,而陈提供了“不实之词”。

联邦调查局发出的新闻稿(2014年10月20日)最后说,起诉书只是单方指控,被告在没有证明有罪之前,都是无辜的。

根据联邦法院(俄亥俄南区)的大陪审团正式起诉书(2015年1月15日),联邦对陈提出八项指控,最后一项指控说陈一次(2011年)去北京时曾同一位叫JY的官员见面。陈否认有此事,但起诉书说,陈的确在北京该官员办公室见到了他。

纽约时报(2015年5月11日)报道,这位JY官员就是中国水利部副部长矫勇。报道说,陈和矫是大学同学,毕业后陈来美国,矫留在中国。百度百科说,矫勇1978年入学华北水电学院,后来到英国留学得到博士学位,回国后进入水利部,从2005年起任副部长,2011年起担任部党组副书记。

《纽约时报》调查报道说,陈和矫只是一般同学关系,交往非常简单。美国调查人员并无得出陈给矫美国机密资料的结论,这是美方最后释放陈的重要原因。

陈霞芬律师:她没有说谎

陈霞芬的律师彼得·R·泽登博格(Peter R. Zeidenberg)为陈鸣不平,他5月13日对美国之音说,陈霞芬的确曾进入数据库并下载信息,但这并非越权的行为。泽登博格强调,他的代理人的所有陈述都是属实的。

他说,“她没有说谎。她对这件事非常的诚实。她并不是在合法权限外,而是在合法权限内做这件事。她是有权限的。她相信她是有权限的,她有合理的理由认为她有权限。所以她没有任何理由认为自己登陆那个网站是不合适的。”

泽登博格还称,陈霞芬是用工作电脑下载的信息,内容是关于俄亥俄州的水坝的。她下载这些信息是出于工作需要,并没有分享给任何其他人。

“她从没有把任何信息给任何人,从没有把任何信息传到其他设备上,也从没有发送并分享给任何人。这些信息是关于俄亥俄州的水坝的,这是她工作的一部分,也就是给俄亥俄州的水坝制图。所以她下载这些信息是非常合理的,她需要看这些信息。所以她做的事情没有任何可疑之处。”他说。

或许因为她是中国人?

据报道,美国司法部在去年3月公布的22个经济间谍案件中,有19件涉及华人或中国企业。2013年,在白宫发布的《防控窃取美国商业秘密》的白皮书中,谈及19个具体案件,其中有16个涉及华人或中国企业。

非常凑巧的是,陈霞芬进入了联邦调查人员的调查视线。而她的律师泽登博格认为,陈霞芬惹上这个麻烦“毫无疑问”与她中国人的身份有关。

他说,“你可以看到,陈女士的同事雷·戴维斯(Ray Davis)是一名在美国出生的美国人,他并没有受到指控。而陈女士却被指控了。我认为黛博拉·H·李(Deborah H. Lee)的怀疑是基于陈女士是在中国出生的中国人,之后的加入美国籍,每年又经常请假数周回中国探望家人。我认为李女士是基于这些,感到陈女士请求获取信息的行为变得可疑。我认为如果陈女士不是中国人的身份,政府就不会调查这个案件。他们觉得陈女士有可能是代表外国利益的间谍。在这个案件中,她代表的是中国。”

泽登博格话中提到的戴维斯就是告知陈霞芬数据库登陆密码的同事,他并没有因为将密码分享给他人而获罪。而黛博拉.李则是陈工作项目负责人和同事。正是陈将李介绍给矫勇,让后者有事直接找李。而纽时报道,李将这种联系方式和内容,报告给了该项目直接负责单位美国商务部安全部门,后者将此通报了联邦有关机构。李也未因此受到任何责罚。

陈霞芬希望恢复原职

按照纽时的报道,陈霞芬获释后,福利和工资都得以恢复。但是,她能否回到原单位工作,仍是个问题。她对纽时说:“我明白他们对我不公平,但我还是为我自己的服务而自豪……我想念我的工作。它是我的生命。”

陈霞芬在美国国家气象局(National Weather Service)上班,她在那里主要负责为俄亥俄州的水坝制图。这位来自北京现已入籍的水文学家曾因自己出色的工作能力获得嘉奖。目前,陈霞芬同她的律师一起努力,希望可以找回她的工作,但结果尚未可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