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金融市场之殇谁之过?


2015年8月24日,一名投资者站在一片绿的股票信息电子屏前。当天,上证指数暴跌8.5%。(资料照片)

2015年8月24日,一名投资者站在一片绿的股票信息电子屏前。当天,上证指数暴跌8.5%。(资料照片)

过去几个月来,中国股市令人心惊胆战,从一路飘红猛涨,到接连下挫,何处是底,无人知晓。虽然中国政府打出证监会、央行和公安部的组合拳,出手救市,但股市仍旧未能避免过山车行情。上周,中国股市再度出现大跌。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中国证券市场大幅震荡暴露出中国体制的一个根本问题,那就是,权力过于集中于一人之手。但也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国股市失控并非一人之过,根本原因是中国政治制度的问题。

《华尔街日报》星期一的一篇文章援引中国共产党一名高级官员的话说,对于最近的金融震荡,中国一些党内人士把矛头指向习近平,认为他集中了太多权力,让人们觉得在采取任何行动之前都要获得他的首肯。

习近平在两年前掌权以后成立了多个由他亲自挂帅的中央小组,涉及的事务包括经济、改革、外交和国家安全。澳大利亚汉学家白洁明(Geremie Barme) 戏谑地称习近平为“一切事务主席”(Chairman of Everything)。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的领导制度自邓小平以来可以称为中共政治局常委的集体领导,但习近平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之后,似有回到毛泽东时代那种个人集权的趋势。

股市出现暴跌之后,习近平本人并没有对此发表过公开言论。但《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国股市在7月初第一次暴跌的时候,习近平曾在内部下达过必须稳定股市的指示,这才有在证监会释放多重利好消息股市仍延续两天跌势的情况下,央行出面证实将向证金公司提供无限流动性支持。

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Gordon Chan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习近平确实将经济大权独揽,让本应主管经济的中国总理李克强位居二线。但他表示,中国政治体制的原因更为根本。

他说:“中国经济失败的原因是,在共产党的体制中,你对经济必须要有政治上的控制。所以这是体制的问题,不是习近平的问题。”

章家敦认为,习近平是在试图集中权力,但他并没能成功,反而是在这一过程中(包括反腐)树立了太多的敌人。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研究中国政治经济学的副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则从心理层面道出了中国体制中的问题。他早些时候对《华盛顿邮报》表示,在独裁统治中,当什么都好的时候,人们会把这种好归功于最高领导人;但要让人站出来说:事情不好了,有泡沫,就要破了,就会是非常困难的。

中国政府在股市上的做法,与本届政府在执政之初所做的继续推进改革、让市场力量在经济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承诺似乎相背离。

今年上半年,政府当局默许股市急剧膨胀;如今被摔得头破血流的中国股民或许还记得,当中国股市暴涨的时候,官媒《人民日报》在4月份的一篇稿件中写道:“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当股市泡沫破灭的时候,政府采取强力救市措施,包括暂停新股发行、央行提供流动性支持、严查恶意做空者等等。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经济政策问题研究员钟伟锋对美国之音说,行动与承诺不一致的根源在于中国是一个威权体制,为维持这种体制,政府会通过采取经济干预等措施来回应民众的诉求。

他说:“对于威权体制来说,维稳就会成为一个关键的目标,我们就会看到包括救市在内的经济干预的措施。”

但他并不认为这种方式能够奏效。他说,中国证监会是政府的一部分,不受其他机构的监管,因此集中了过多的权力,在市场监管措施上就会存在很大的随意性,这种随意性反而会增加市场的波动。

中国股市之殇,谁之责?章家敦说,让这一切发生的中国官员都难辞其咎。

“但这根本无所谓。他们总会找到替罪羊。”他补充说。

中国官方媒体星期一报道说,中国《财经》杂志记者王晓璐因报道未经核实的消息造成市场异常波动、中国证监会工作人员刘书帆因涉嫌内幕交易等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他们供述“犯罪事实”和表示悔意的画面出现在了中央电视台的新闻中。此外,还有中信证券四名高管也因涉嫌内部交易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与此同时,中国公安部门还展开了打击传播有关股市、天津大爆炸等谣言的专项行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