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0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习说官媒须姓党 喉舌清嗓俱称是


2月19日,习近平视察央视期间,央视在大厅打出标语“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CCTV网站截屏)

2月19日,习近平视察央视期间,央视在大厅打出标语“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CCTV网站截屏)

中国党政军领导人习近平一天内走马观花跑了若干主要党媒,并在晚些时候对外说:党媒必须姓党。他还要求新媒体也要(向中央)看齐。

据中国官媒周五报道,2月19日上午,习近平在刘云山等人的陪同下,以飞快速度在人民日报社、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这三家官媒跑了一圈。中国官媒说,习近平对这些官媒做了“重要调研”。

新华社人民日报和央视报道,习近平此次“调研”主要是为当日下午召开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做准备。在会上,习近平谈到,中国官媒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他说:“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坚持党性原则,最根本的是坚持党对新闻舆论工作的领导。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

习近平还说:党的新闻舆论媒体的所有工作,都要体现党的意志、反映党的主张,维护党中央权威、维护党的团结,做到爱党、护党、为党。另外,他还要求新闻媒体必须加强“看齐”意识。

在民间和网上,有舆论将这次视察看作是中共对言论自由的进一步限制。据观察,新浪等网站一度关闭了与视察有关新闻的评论页面,重新开启后,网民的负面评论也被删除的非常之迅速。

中共成立以来,从毛泽东到后面的几代领导人都对新闻媒体非常重视,认为搞革命就靠两杆子---笔杆子和枪杆子(军队)。毛泽东很早就提出“政治家办报”的思想,就是想牢牢抓住笔杆子,掌控舆论,这在几十年后的今天仍不过时。

新华社2月19日发表的文章指出,习提出的“政治家办新闻”与毛的思想一脉相承。中共高层一直认为:新华社(涵所有重要中央媒体)是党的耳目喉舌而人民日报是党的机关报。文革前/中,毛泽东撰写的许多重要文章就是通过新华社/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以社论形式首先发表出来的。这些喉舌发表的重要文章,都要送到中央先审。

邓小平上台后也曾先后四次为人民日报题词,并修改106篇社论。胡锦涛更是来到人民网强国论坛通过视频直播与网友在线交流。习近平去年底也曾到过解放军报,通过互联网和军方网友联络并说:军报姓党。

但是,像习近平这样一上午接连跑三家官媒仍属罕见。有观点分析认为,这是习在“枪杆子”改革完成后,开始进军“笔杆子”改革。据观察,从2014年起,人民日报等官媒的“一把手”陆续进行了更换。2014年4月,杨振武和李宝善分别履新人民日报社社长和总编辑;2015年1月,蔡名照接替李从军任新华社社长;2015年4月,央视台长也改由广电总局副局长聂辰席兼任。

总部设在北京的“海外”媒体多维的文章分析说,习近平正在对宣传系统进行改革,要“打破目前陈旧的宣传结构与过于官僚化的话语体系”,同时“开启强势国际话语体系的建设”。

“官媒姓党 绝对忠诚”

为迎接习近平的到来,央视在大厅打出标语“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现场图片在推特上热传。海外人士评论说,习近平此举似有些阅兵的意味。也有评论批评央视等官媒“不拿自己当媒体人”。

中国维权人士胡佳发推评论说:“难得说句实话,CCTV承认自己姓党。荣耀接受习特勒‘检阅’,笔杆子和枪杆子、刀把子实质都是党卫军。”

旅美中国法律工作者滕彪在推特上表示:“不明白“央视姓党”有什么好热议的。这猴蛇什么时候不姓党来着?就算曾有“焦点访谈”,你能说“焦点访谈”不姓党?党的哪一次杀人运动、洗白运动、抹黑运动、造神运动,央视不冲在最前线?”

而推特名为“小悲”的网友发推说:“央视从来就姓党,这点不用过度解读。真正值得解读的是:央视领导,包括习近平本人都把这次视察看做"检阅"!这才是重点!这帮人从来就没把自己当什么"媒体人",也从来不把报道的东西看作"新闻"!他们实际上是作为一支专业造假的"军队"而存在的,中共视一切为斗争,这点从军区改"战区"也能佐证。”

习近平这次视察一圈,不仅央视借机表了忠心,新华社参考新闻编辑部副主任蒲立业也赋诗一首送书记。诗名为《总书记,您的背影我的目光》,旨在表达对习近平的仰慕之情。美国时代周刊随后将此诗译作英文并报道认为,这首诗的出现是中共严厉打压媒体的产物。文章说,中国的记者是严密审查的对象,编辑们每天都会收到关于选题方向的指导,比如哪些是禁止报道的。”文章还谈到,由于自由派媒体人被打压、调查记者受到惩罚,中国媒体的自我审查也呈蔓延之势。

附《总书记,您的背影我的目光》节选:

“此刻,雷鸣般的掌声

正淹没宣武门如潮的车辆

今天,我们终于零距离

听您大哥般语重心长

……

总书记,您的背影我的目光

您步履矫健昂首向前

我们会继续声音高亢”

微博认证用户@黄蕉风 评论说:“看了那首新华社新闻编辑部副主任蒲立业的大作不得不承认环球时报胡锡进总编的确是体制内健康力量。”

另一位认证用户@ 流水行风 发微博说:“新华社参编部副主任蒲立业今天发表的这首诗,被很多诗友认为是在向郭沫若致敬,代表了广大阉人的心声!”

而新京报微信公众号援引新华社兵团网的话,将蒲立业的诗作形容为“新诗潮”。

被扼住喉咙的中国媒体人

然而,并非所有的中国媒体人都如蒲立业般“肉麻”,另一些被认为有新闻理想的人选择了“出走”。据公开数据显示,南方报业集团去年离职记者编辑逾200人,央视的所谓“台柱子” 李咏、柴静、郎永淳、张泉灵、刘建宏、赵普等也纷纷出走。赵普离职前一个月在微博上写道:“事业留人、待遇留人、感情留人,都不错,但核心是价值观留人。 有何种价值观就会有何种价值驱动;有何种价值观就会有何种人才延揽。”字里行间透露出的信息耐人寻味。甚至在香港“央视”凤凰卫视,也走了不少媒体人。

原《京华时报》深度报道部主任康少见在谈到辞职转投腾讯的原因时,对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说:“传统媒体深度新闻的操作遇到了很大的政策性限制……无论是记者还是上层的副总、主编辑,压力都特别大。很多我们感兴趣的选题都没办法操作,也没办法开发和运营。”

习近平在2月19日召开的新闻舆论座谈会上强调,新闻媒体“必须把政治方向摆在第一位,牢牢坚持党性原则,牢牢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牢牢坚持正确舆论导向,牢牢坚持正面宣传为主”。

过去一年,中国言论空间加剧收紧,媒体的生存举步维艰。但是前《冰点》周刊创刊编辑李大同曾对美国之音乐观的表示,中共对意识形态的高压政策只能是阶段性的产物,再强大的政权也难以抵挡住历史发展的趋势。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