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专家:习近平反腐目标—打垮太上皇架构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中共宣布对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负责国内安全的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进行立案调查,揭晓了历时8个多月有关周案的各种传闻。中国独立政治评论人士李伟东说,“康师傅”终于变成了“周老虎”。

李伟东曾是体制内媒体《中国改革》杂志社社长,近年来以“冬眠熊”笔名在社交媒体发表了许多令人瞩目的政治评论。周六他在纽约的一个时政讨论会上,就周永康案后续的各种问题发表了有趣的分析和评论。

*对周案一定会进行“去政治化处理”*

习近平将怎样处置周永康?李伟东表示,虽然仍存很大变数,但基本是两种可能,党纪、党籍处分和走司法途径;而后者的可能性较高。他说,如果走司法程序,“一定会去政治化处理。”也就是说,有关周永康与薄熙来密谋以取代习近平、自己做事实上太上皇政变传闻、十年维稳中犯下的各种公共暴行,即便所有这些都坐实了,也不会在对他的最终处理中被摆上台面加以清算。对周案的处理会参照薄熙来案,最后可能仅限于他个人的贪腐和其他刑事犯罪。

*罪名:建国以来最大的涉黑贪腐集团首犯*

李伟东说, 对周的“刑事指控可能有三大问题,一是给黑社会提供保护伞(如四川刘汉),二是受贿或直接获取非法经济利益,三是涉嫌雇凶杀妻。” 而最严重的指控罪名可能是“建国以来最大的涉黑贪腐集团首犯”。参照对薄案处理,“周最多提升一个级别,判处死缓”。

李伟东表示,对周永康作党纪处分并非完全不可能,“但是可能性现在看来已经不大了”,“如果周永康背后最有力的支持者江泽民和曾庆红仍有与习近平博弈能力的话;或习近平考虑到党的面子,权力稳固度及其他不为我们所知的种种因素,最后放周一马。”

*习反腐总目标:去掉江太上皇、政令出于朕一人*

周案后还有多少只老虎?还会有更大老虎会被打吗?李伟东表示,一个基本估计是,如果副部以上、贪腐千万元以上算老虎的话,在上届中央委员、政协人大、常委中一半以上达到这一标准可能都不止。但是他表示,习近平的策略不是打全部老虎,这样会动摇执政基础。“习的策略是反老常委中的腐,把江泽民太上皇的架子打掉!让其他19个老常委‘婆婆’说,‘我们服了,你是老大,我们再不干预了,给我们一个平安养老的机会就行了。’”

人民日报的有关评论说,打周不是休止符。那么周之后还会抓多少老虎?李伟东分析,“还会有两次小高潮,比方李鹏电力家族和贾庆林家族,相当于反腐三大战役,然后沿着葡萄串一样的形式,把他们的地方势力全部扫荡干净,大约会打掉上届中委的三分之一,达到‘政令出于朕一人’的反腐总目标。然后,反腐势头就会减弱并收手。”

*习不会公开扳倒江、曾*

至于习近平的反腐会不会继续揪出江泽民和曾庆红?李伟东认为,小高潮之后的大高潮是扳倒江泽民和曾庆红,但是他说,大高潮可能不会出现,“习会留有余地,不会公开扳倒他们,私下达成妥协,让他颐养天年。但是,如果江不识趣,还步步紧逼,估计中纪委早已掌握江曾集团或家族贪腐证据,随时可以抛出。”

对于有人说习是江曾提拔的人,因此不会跟他们翻脸,李伟东认为他“可能是看走眼了。”他分析,“习内心存有成为一代明君的冲动。而且他又是马列毛原教旨主义者,为党、为红二集团少东家卷土重来的中兴大业,他是不惜一切代价的,不会为个人情感放弃原则,这是他与早一代的不同之处。”

*习近平态势远超邓直逼毛*

习近平拿下周永康可谓反腐打虎力度空前,他这样做会不会危及自身安全?有没有可能引发政变?李伟东认为,“中国红二代的自傲与自负超乎一般人想像。北京爷心态极强。”他说传闻王岐山说,“有人说知识分子打不过流氓,我们知青过来的人就是流氓,怕谁?!”李伟东说,草根阶层上来的贪腐集团,如周永康集团,没有根基,也不会相互串联。只要习近平打得稳、准、狠,打垮他们没有问题。他说,习近平上台前就准备好了要打击贪腐集团。“他一上来就搞了一轮政改,弄了一大推小组,自己挂组长,实际上是成立了一个战时内阁,把18大设计的政治管理体制统统打乱,权力集中到自己手中。军权也牢牢抓在手中,安保也做得很好,因此发生政变的可能性不大。看不到当年8老整胡耀邦的力量。”李伟东说,习近平目前的态势远超邓小平直逼毛泽东。

李伟东生动地以皇权描述了中共体制:毛泽东在中共七大后从流寇一支变成全党同盟共主,是国王式的共和制;建政后到1956年,扫荡了知识分子后他成为“皇帝”;从1956年到1966年文革他变成了神。邓小平在毛后恢复了贵族共和,成为国王,所以“八老”可以钳制他;连接班人江泽民都不是他亲选的;而习近平正在恢复皇权态势,个人崇拜大有死灰复燃之势。

李伟东说,尽管军队反腐相对秘密地进行着,但是实际是“习反腐的重中之重。”习看到了军队腐败到了他忍无可忍的程度。“比如对徐才厚、谷俊山一定会重判,新发现的腐败分子一定会抓,让老军头们清退多馀房产一定会坚持到底,吹拉弹唱的文工团一定会解散,整个部队也会按照精兵战略进行裁撤和重新编组。总之军队才是这次反腐的重点。”

*根治腐败几无可能*

中共自己说过,“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但是李伟东说,这个魔咒已被习打破。因为,“真反腐了,不但不会亡党,反倒可以增强执政合法性,延长执政时间。”不过,李伟东表示,制度性腐败“与所谓公有制、庞大的权贵化国企体制、预算软约束的财政体制、垄断性的金融体系、极权和高度意识形态化的政府体制、党国体制、党军体制、新闻管制体制等密切相关,这些体制不改革,根治腐败几无可能。”

习近平的反腐会导致实行法治、深化改革和落实政改吗?宣布四中全会集中讨论法治,似乎反腐会走向法治。但李伟东说,从三中全会以来所谓法治化仅涉及对法院进行垂直化管理,是“上收权力而非司法独立”;“周氏维稳体制不但没有淡化,反倒有变本加厉之势,反腐所采用的党法大于国法的具体做法也与法治化相去甚远。”如果真要法治化,当局就应先先释放浦志强、高瑜、许志永、郭飞雄等维权人士、记者和律师。

*集权式反腐必将削弱市场化*

有一种说法,认为习近平反腐集权是为了最终推行全面改革。但是李伟东说,两者“在逻辑上却有不一致的硬伤。”即,集权式反腐必将削弱市场化。他说,“虽然市场化改革呼声很高,但实质进展不大,市场与大政府体制的冲突远未解决,而经济运行却越来越依赖于国家资本主义的运行模式和在海外开疆拓土的资本输出,而不是着力于改变内需和两极分化态势、限制垄断的市场模式。这个内在矛盾会在未来进一步凸显出来,使这种一边集权,一边市场化的悖论逐渐成为现实经济生活的扭曲形态,并使腐败的温床有增无减。”

至于趋向于宪政和普世价值的政改,李伟东说,“这已被习明确拒绝。”但是他又说,“他会不会以一个在反腐铁腕方面让全党大吃一惊的潜伏者姿态,在历史某个时刻突然想明白了,再次让我们大吃一惊地突然转向宪政改革呢?我不知道,我想天也不知道。这种历史机缘可遇不可求。我们只能根据他现在公开宣示话语来做判断。”

*拒绝宪政政改难过五大瓶颈*

李伟东说,“中国的发展实践已经颠复了发展经济学之‘中产化必民主’的历史逻辑,因为中国现在形成的中产阶级与权力有千丝万缕的联繫,并非在自然市场状态下成长,他们无法‘断奶’,所以中国的事都要重新观察。”

但是李伟东说,拒绝宪政改革,中国会面临五大瓶颈难以通过。 即:腐败卷土重来;两极分化继续扩大;环境恶化难以逆转;与港澳台及边疆民族地区的持续不断的文明冲突;以及与全球主要国家的制度冲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