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3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新华社记者公开信斥责网管部门践踏言论自由


周方新浪博客上举报信的谷歌快照截图

周方新浪博客上举报信的谷歌快照截图

中国一名新闻工作者发表公开信,批评网管部门违反宪法,践踏公民基本权利。虽然网管已将这一公开信删除,但该信还是流到了海外。评论人士说:这种现象表明中共党内两方在“对打”。

网管部门粗暴统治,网民前所未有恐慌

在新华社从事英文编译工作的周方,近日在其新浪博客上实名发表公开信说,中国网络主管部门严重违反中国宪法和有关法律,粗暴践踏公民基本权利、侵犯公民言论自由权。这是继财新网公开发表文章对中国网络监管部门删除其一篇报道表示异议后,又有中国体制内媒体人对当局打压言论和新闻自由表达不满。

周方1989年社科院新闻系毕业后一直在新华社工作,他在(其博客)这封写给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委员会的举报信中指责“媒体主管部门特别是网络媒体管理部门长期存在玩忽职守、滥用公权、侵犯人权等严重的违宪违法行为。”

他写道,“有关部门的违法行为已经造成了极大的思想混乱和舆论误导,严重威胁了国家的安全和稳定,极大地阻碍了改革开放事业的深入,严重损害了执政党、政府和国家形象,损害了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

公开信还指责网管部门无视“依法治国”原则扮演舆论法官角色,常常在未经任何司法程序、缺乏足够法律证据的情况下关闭个人博客和微博,以长官意志取代法律,在公安、央视等政府部门和媒体配合下,迫使当事人屈服并上央视认罪。

信中说,“在网管部门的粗暴统治下,网络舆论受到极大的压制,人民群众的言论自由收到了极其严重的侵犯。一时间,我国广大人民特别是网民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之中。许多人对中央产生了怀疑,担心文革重来。更为严重的是,网管部门公权私用,在网民中大搞‘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以关闭博客和微博等方式非法剥夺公民言论自由权。”

这封公开信目前已被新浪微博删除,但已被海外媒体广泛转载。从谷歌搜索的网页快照可以看到公开信的发布时间是2016年3月7日。在此之前,周方还于2月26日发表了一篇批评“围攻任志强”的博客。那篇博客也被删除。

设在美国的明镜集团总裁何频认为,周方的这封信代表了很多网民的看法。他说:“中国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网络办公室,居然任意地把人家的微博关掉,可以随意地关闭一些网站,甚至把一些在网络上发言的网民下令抓起来。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部门,谁赋予这个部门这么大的权力?”

公开信剑有所指

周方的公开信还把矛头对准北京市,称“北京市曾经有一段时间大肆宣传有极少数人编造的所谓‘北京精神’,对抗宣传中央依法治国精神以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者要求全面调查“围攻任志强”事件,追究网络办、团中央网络部门、千龙网等有关部门负责人的刑事责任。

2月末,以敢言著称的中国网络名人、房地产大亨任志强因发微博对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提出的“官媒姓党”的说法提出质疑而遭到官媒的口诛笔伐,他的新浪和腾讯微博帐号也被关闭,还禁止以“换马甲”的方式改头换面再次注册。

当时,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的千龙网刊登一篇了措辞激烈的文章抨击任志强,标题是《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把矛头指向其背后的人。文章说,“一个连党章都无视的党员,公然反党的底气何来?一个半夜三更给领导打电话的任志强,究竟谁给了他跳出来推墙的‘勇气’?”

共青团中央机关报中国青年报旗下的中国青年网也发表了王德华的署名评论文章,抨击任志强反驳习近平的媒体姓党的言论是搞党民对立、其用心险恶。

任志强事件后,中国国家网信办还以“违法违规”为由,关闭了包括演员孙海英在内的一批网络大V的微博帐号。

背后有权斗大戏?

近代历史学家章立凡2月29日在VOA卫视《时事大家谈》节目中曾提出,任志强事件背后或许有权力斗争的影子。他说:“这次炮轰任志强最为猛烈的一个是包括网信办在内的中共宣传系统,还有一个是北京市。刚好2016年中纪委要进驻、派巡视组的就是这两个系统。我们也看到一个现象就是现在网络上一些炮轰任志强的文章就是要抓任志强的后台。任志强在他的自传《野心优雅》里提到他和王岐山的关系。”

就在任志强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之际,中共中央纪委网站3月1日发表了一篇《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的文章,立即受到海内外舆论广泛关注。文章引述习近平在参加河北省委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时的讲话,“小问题没人提醒,大问题无人批评,以致酿成大错,正所谓‘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啊!”

有报道称,在这篇文章之后,原本打算要惩处任志强的北京市西城区委暂停了有关媒体姓党的讨论和处理工作。据北京知识界和微信圈流传的消息,“北京市西城区委讨论给任志强处分问题,当天下午被叫停”。

不过,总部在美国的博讯新闻3月9日援引北京消息人士的话发布“独家”消息称,是习近平亲自叫停了对任志强的“大批判运动”,与中纪委王岐山无关。文章说,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发文给北京市委和中宣部,理由是“避免干扰全国两会举行”。

何频:中宣部与中纪委对打

但明镜集团的何频不认同这种说法。“因为习近平有没有叫停,我们没有任何证据。但是说中纪委叫停,我们是有明确的证据的,就是中纪委发表了一篇文章,强烈暗示了不能再搞个人性的批斗。”他说。

何频认为,从财新传媒旗下的财新网公开叫板国家网信办,到新华社记者周方发公开信将矛头指向网络监管部门和北京市委,其背后两大系统斗争的意味浓重。财新传媒由中国最有声望的媒体人之一胡舒立创办。坊间广泛传言,胡舒立与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关系密切。

“胡舒立就是王岐山的延伸嘛,”何频说,“所以从这个意义上也就印证了中宣部有能力收拾胡舒立,这是一种对打。你有权力管我,我也可以反制你。”何频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