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9 2016年10月01日星期六

智库报告:中国高压政策迫使维吾尔人加入伊斯兰国


内特·罗森布莱特(Nate Rosenblatt)(中)在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基金”的报告发布会上。(美国之音斯洋拍摄)

内特·罗森布莱特(Nate Rosenblatt)(中)在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基金”的报告发布会上。(美国之音斯洋拍摄)

美国一个智库星期三(7月20日)发表的最新报告说,由于中国政府在新疆的高压宗教政策,2013年中到2014年中,至少有100多名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加入“伊斯兰国”。报告说,这些维吾尔人可能为了寻求“新的家园”与“归属感”而逃离中国。

位于华盛顿的智库“新美国基金”(New America Foundation)公布的这份报告对4,000多名在2013年年中到2014年年中加入“伊斯兰国”战斗人员的登记资料进行了研究。报告的作者说,登记材料是一名叛逃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主动提供的。但是,他也通过社交媒体等其他途径验证了相关材料的真实性。报告显示,至少有114名新疆维族人在这段时间加入了“伊斯兰国。” 维族人在表格上填的为“东突厥斯坦”。

报告的作者内特·罗森布莱特(Nate Rosenblatt)是一名独立的中东与北非问题研究人员。他星期三在报告发布会上说, 虽然“伊斯兰国”的战斗人员来自全球至少100个国家,但是,有些国家的有些省份却是武装分子来源最多的省份。他研究的目的是希望看到各国的地方政策到底如何影响了“伊斯兰国”战斗人员的组成,从而找出应对的策略。

中国新疆以114人成为全球”伊斯兰国”战斗人员来源第五多的省份,仅次于沙特的利雅得、沙特的盖西姆、突尼斯的突尼斯和沙特的麦加。

罗森布莱特解释了为什么居住在相对遥远的新疆的维族人要加入“伊斯兰国”。他说,加入“伊斯兰国”的维族人贫穷、无技能,而且所受教育不高,114人中没有人表示自己上过大学。他们中的这些人大多是建筑工人或是油漆匠等,很多人结过婚,而且也有家。他说,综合各种因素,可以看出新疆穆斯林是把“伊斯兰国”当成长久和永久的居留地。

他说:“登记材料中有一个问题是关于旅行的, 你曾经去过哪些国家。这些人中大多数都没有离开过中国,有些仅是去过离中国很近的马来西亚或是新加坡。对这些新加入的新疆战斗人员来说,土耳其和叙利亚是他们离开家到达的最远的地方,所以,这样的旅行对他们的财务和心理的影响是可想而知,加上我们了解的其他事实显示,这些人加入‘伊斯兰国’是把这里当成永久的居留地的,至少是长久的。”

在登记材料中,伊斯兰武装分子被询问的基本问题包括国籍、旅行纪录、教育程度、先前的工作、成为伊斯兰圣战分子的经历等。

罗森布莱特,与来自其他地方的“伊斯兰国”战斗人员不同,这些维族人的年龄层分布最广,从10岁至80岁都有。这可能表明,相较于其他族群,维族人比较可能携家带眷一起加入“伊斯兰国”。而且,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在“伊斯兰国”占领摩苏尔城后加入的,这显示他们是在看到“伊斯兰国”相对稳定后加入的。

罗森布莱特在报告中说,调查中的114名维族人中,有110人表示自己从没有参加过伊斯兰圣战,另外四个人没有回答。这意味着这些维族人不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的成员,这个组织被中国和美国都视为恐怖组织。英国在7月19日也宣布把“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列为恐怖组织。

罗森布莱特说,“伊斯兰国”以宣传视频锁定维族人,他们用视频营造一种归属感。这些视频展示整齐的教室里坐满了学生在学习伊斯兰书籍,而这些在中国新疆是被禁止的。不过,因为中国政府对新疆互联网的封锁,这些维族人可能是通过私人联系参加“伊斯兰国”的。

罗森布莱特在报告中说,各种证据暗示,中国在新疆的反恐运动可能是促使这些人离开中国,到别的地方寻求归属感的主要原因。

中国政府一直以来都说,“伊斯兰国”在新疆招募武装分子,并称发生在中国的血腥暴力事件与这些境外的恐怖组织有关。中国媒体曾报道,至少有300名新疆穆斯林加入了“伊斯兰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