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熊焱奔丧无望 六四流亡者归国梦遥


熊焱四月主持新闻发布会(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熊焱四月主持新闻发布会(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流亡美国的六四事件学生领袖熊焱回国奔丧希望落空,他呼吁中国政府改变政策,然而,流亡海外的六四一代人对归国的可能性表悲观。

前1989年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学生领袖之一的熊焱, 1992年流亡美国,现在担任美国陆军的随军牧师,他最近几年申请签证回国探望年迈的母亲,都未获准。今年四月,他得到80岁老母病危的消息,他因此发出公开信给中国领导人,希望动之以情,准许他回国探母,但未得到回应。熊焱四月底搭机试图从香港入境,遭到遣返。

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人权小组主席克里斯·史密斯议员曾试图帮他争取返回中国的签证,但没有成功。

美众议员先后声援

熊焱(左立)四月飞往香港前夕(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熊焱(左立)四月飞往香港前夕(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熊焱星期一接到兄长来电通知母亲去世的消息,要他尽快回国送母亲最后一程。熊焱当即联络了另一位在帮助他争取回国的北卡罗来纳州众议员罗伯特·皮滕杰的办公室,告知母亲去世的噩耗。对方同意马上和中国大使馆联系。然而,星期三天还没亮,熊焱就接到皮滕杰众议员办公室副主任比利的电邮,表示他们已经沟通了一个多月,中国大使馆没有任何答复。也就是说,他没有可能回国参加母亲葬礼。

无法回国送终

熊焱(右)与母亲以及哥哥早年合影(资料照片)

熊焱(右)与母亲以及哥哥早年合影(资料照片)

熊焱在电邮中表示,他不能回中国为母亲送终,是终身遗憾。他用“近平、克强,你们好狠啊!”做为电邮的结语。

熊焱在接受美国之音卫视访问的时候表示,中国的政策不可理喻,他还指出:“但我想起像我这种人还很多,不能回国的人还很多,不能回国探望亲人的人,甚至在危急情况之下探望亲人的人还很多,希望他们将来有机会,希望中国政府改变他们不可理喻的政策。”

六四一代人感同身受

前六四天安门屠杀事件的头号被通缉学生王丹,最近从台湾来美国,他表示自己的父母年事已高,一方面他可以感受熊焱内心的痛苦。王丹说:“另一方面,我们觉得做为一个强国的崛起,连一个人回去为自己母亲奔丧都不可以,这样的崛起其实是一个非常虚弱的崛起,代表了中共没有自信。”

1989年六四事件原南京学运主要领导人之一的吴建民流亡美国,他在中国的母亲也已80多岁。吴建民表示:“我感同身受,我觉得有一天我一定会碰到熊焱这样的问题。”

吴建民指出,熊焱的问题也是因六四而流亡海外的人必然会碰到的问题。他说,姑且不论中共对熊焱过去和现在的评价如何。吴建民表示:“但是我们单从人性这一点,从儿女要给母亲奔丧尽孝这一点,如果不让熊焱回国,让他参与对母亲的最后的悼念,我觉得这是非常不人性的。”

王丹:太子党蛮干特性

对于两位美国国会成员为熊焱说项,却无功而返,王丹认为:“习近平本人是太子党的代表,他有一种蛮干的特性,我不相信他会太买那些西方人的帐,代表了他强硬的外交态度。熊焱这件事我觉得就是这样的一个例证。”

王丹指出中国在全球投资,以为可以买下全世界。他说:“西方国家确实也给了中国这种错觉,法国、英国在接受中国许多订单以后,对中国人权问题确实就不讲什么话了,所以我觉得习近平到目前为止,没有踢到什么铁板,他认为用钱可以把全世界搞定。”

吴建民:共产党邪恶本质

吴建民则说:“哪怕是美国总统,哪怕是美国国会做出一个维护熊焱吊丧权利的提案,但中共仍然会视为废纸一张,因为他们这种强权是不考虑任何人的感受的。”

熊焱用好狠两字来形容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李克强,吴建民说:“我不认为仅仅是李克强和习近平之狠,而是共产党狠。共产党是个邪恶的政权,它没有人性。”

回国希望渺茫

对于流亡的六四世代回国的可能性,王丹说:“我是抱着非常悲观的看法,在习近平任内,对待异议人士、对待公民社会的态度只能是越来越强硬,我们回国的可能性,我看是微乎其微的。”

关于熊焱争取返回中国,《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在熊焱发表公开信之后,四月中曾经刊载评论,文中举出一名画家在六四後发表“辞国声明”出走国外,几年后态度改变,通过“归国声明”展示对祖国发展的认可,经历了“解铃还须系铃人”的完整回合。

认错悔过才能回去?

雕塑民主女神像的艺术家陈维明指出,这个评论的意思是必须承认错误,悔过才能回去。

环球时报的评论指称熊焱在年轻时为撕裂和创伤中国社会犯下罪行,迄今拒绝忏悔。熊焱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强调他在天安门广场的事情绝对没错,他说,撕裂中国社会的是邓小平下令开枪以及因为开枪而屠杀中国人民的事实。

王丹表示,这是投身理想主义事业者可能必须付出的代价,连累到父母,他们心中感到愧疚,这不是他们可以改变的事实,但他也认为这个责任不应该由他们来承担。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