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许家屯离叶落归根仅一步之遥


逃亡美国的原中共驻香港最高官员许家屯,原本可能成为八九六四后流亡海外的原中共高官最终得以叶落归根的先例,但据与他有20多年交情的朋友透露,在与北京高层交涉、接近成功的最后阶段,接获最高领导人指示,只准其骨灰回国安葬。

许家屯追悼会亲人好友显温馨

许家屯追悼会7月11日在洛杉矶举行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提供)

许家屯追悼会7月11日在洛杉矶举行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提供)

许家屯追悼会星期一在洛杉矶举行。来自中国、香港、以及美国各地的将近一百人参加了被形容为十分温馨的悼念仪式。许家屯于2016年6月29日去世,享年101岁。出席追悼会的有他的三位子女、十多位孙辈重孙辈,还有数十位生前同事及家属、乡亲、亲朋好友等。

许家屯的儿子许建致悼词时说:“父亲晚年或许有些孤独,但这种孤独也会给人一种悲壮——一种以身殉道式的悲壮。”“令我们无比感动的是,百年的人生之路直到生命尽头之时,坚定而纯粹的毕生信念仍然是我父亲唯一的追求和永恒的精神支柱。”

与许家屯有着20多年忘年交的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在致悼词时透露,许家屯晚年最大的愿望就是“叶落归根”,他为此甚至“不惜让自己受辱”。

许家屯亲属向遗体告别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提供)

许家屯亲属向遗体告别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提供)

何频说,过去几十年间他透过所有关系——各种民间人士和有权势官员,一次次向北京高层打探让许家屯实现回国愿望的可能性,但是在胡锦涛时代,当政者怕“得罪江泽民、李鹏”,也“顾忌政治连锁反应”,始终未有结果。

当局最后只让骨灰回国

但何频表示,今年5月,这种接洽已经到了接近成功的地步,“相当高级别的官员,透过朋友表示,愿意安排老爷子回国,甚至了解了很多细节,包括是否能上飞机,是否安排专机,等等。然而,到了最后,得到的最高指示却是:向许家屯表达善意,可以回国安葬。”

今年5月,北京委派了一个5人小组专门看望了许家屯。何频表示,未能成功的原因是接近六四,当局不希望此事成为政治信号。

何频说,许家屯在拥有权势的时候,选择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而当他希望回归祖国时,他已经风烛残年。尽管他的愿望始终没有实现,但他当年反对暴力、反对镇压的初心,始终未改。

1989年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的许家屯,因同情在天安门抗议的学生、反对邓小平下令镇压,遂以旅游休息名义出走美国,在洛杉矶一住将近30年。

时光倒流也不改初心

何频说:“前年,我在从圣地亚哥回洛杉矶的车上问他:如果时光倒流到1989年,你会调整你的决定吗?他毫不犹豫地说:我当然不会支持镇压。”

何频表示,许家屯为此付出了的巨大代价,但也因此赢得了人们对他晚年的尊重、关爱,也让人们对他的离去更感痛惜。

何频表示,许家屯离开中国的原因,是其继任人周南对他编织了经济问题、生活腐败、作风霸道等不实之词。事实证明,许家屯出走是明智的;何频说:“六四中支持学生的原海南省省长梁湘留在中国,被开除党籍、关进监狱,非常悲惨地度过晚年,连看病都没有保障。”

何频说,许家屯一直都认为,经过一段时间,中共对他进行调查之后,如果有问题,都该已经查清,即不构成不能回国的理由,或者借口。“如果他有经济问题和腐败问题,他怎么敢要求回国?”

当年帮助许家屯出走美国的前香港文汇报总编金尧如的儿子金建一也在会上致了悼词。当年是金建一把许家屯在香港写给邓小平和杨尚昆的信投寄出去,经由新华社香港分社转交中央。

金建一说,“在许伯伯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里,也是我们来往最密切的时期,我领着不少在美国的江苏老乡来看望他,陪他喝故乡的洋河酒,和他一起回忆家乡的点点滴滴。”“许伯伯表现出惊人的记忆力,也充分表露出他内心对故土的关切之情。”

赵紫阳夫妇全体后人的花圈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提供)

赵紫阳夫妇全体后人的花圈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提供)

老同事、后人纷纷送花圈

前人大委员长万里的儿子万仲翔专程从中国前来,参加家祭吊唁;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夫妇的后人集体送了花圈;送花圈的还有前人大委员长万里的家属、前人大常委会第一副委员长彭冲的家人、许家屯在香港担任港澳工委书记期间的副书记、澳门分社社长周鼎、许家屯任江苏省省委书记期间同级官员的家人、香港新闻界诸多新闻工作者、明镜新闻出版集团;在许家屯支持下发展起来的改革典范、中国华西村的党支部书记也发来了唁电,另外还有许家屯家乡如皋的乡亲们。

追悼会后,许家屯的遗体被送往火葬场火化,他的棺木上盖满了玫瑰花。许家屯的家人表示,骨灰已经接回家中,将择日送回中国下葬。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