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薛蛮子央视认罪示众 网友惊叹忽如文革来


安徽合肥一家网吧(资料照片)

安徽合肥一家网吧(资料照片)

不久前因涉嫌所谓“嫖娼”和“聚众淫乱罪”被刑拘的网络名人薛蛮子,9月15日被上央视《朝闻天下》节目,在看守所内对民警忏悔微博经历,反思大V责任,促打网络谣言。舆论分析说,当局希望用这种类似文革游街示众的方式,警告其他网络名人、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

今年8月被当局以“嫖娼罪”抓捕的经常批评政府的网络大V、拥有1200万粉丝的薛蛮子,星期天再次出现在连众多高官都难以露脸的央视上。在长达10分钟的片断中,穿囚衣、戴手铐的薛蛮子自述阅读网民发来的微博私信时,感觉“向皇上批阅奏章一样”。

薛蛮子还称其微博中充斥着谣言和情绪化调侃,是一种负面情绪的宣泄,忽视了国家和社会的正面主流。

官媒报道说,与民警交谈中,薛蛮子不时流露出两高就网络诽谤罪司法解释给他带来的不安,主动提出,“我了解媒体,这方面我有经验,你们找一个影响大的媒体,我们一起来设计设计,让带着手铐的‘薛蛮子’来说网络上的事儿,配合做好宣传,我也能早几天出去。”

这种“犯罪嫌疑人”被上电视、公开“认罪示众”的做法受到许多法律界人士的质疑,称这是对正当程序的嘲弄。

北京知名维权律师浦志强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用这种“游街示众”的方式不仅不应该,而且让薛蛮子目前这种身份的人来讲解两高司法解释,也是不妥的。

他说:“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相信习仲勋和薄一波他们都经历过这样的形态。薛蛮子本身是因为嫖娼被刑事拘留,现在公开的罪名是聚众淫乱。而现在让一个这样的人士来讲解中国网络言论自由的边际,来讲解两高司法解释是不是合适?我觉得既与他的身份不符,也超出了他的专业能力。”

香港明报报道说,薛蛮子眉飞色舞似演讲的反常神态引起不少人诧异。北京律师王甫质疑央视短片的来源说,“若是记者采访所得,为何录像中没有记者提问和露面?若是警方讯问同步录音录像,侦查所得证据尚属国家机密,谁授权发布的?若民警讯问前未告知该次讯问录像将通过媒体公布,薛蛮子会怎样讲?”

知名网络作家、评论人士温克坚说,“经过20来天专政机器的改造,大V薛蛮子被调到了低头认罪模式,而某些机构正享受着驯服大V带来的满足感,他们似乎浑然没有注意到一件路人皆知,有目共睹的事实:薛蛮子也许掉链子了,而掌权者们是在裸奔啊。”

媒体评论人士、原经济学周报副主编高瑜星期一表示,薛蛮子被上央视示众的做法类似文革,目的就是要威慑网络民意领袖和网民。

她说:“它明显的就是要起到威慑。CCTV就是配合。对薛蛮子呢一个是你看我们成功了,薛蛮子遇到我们,他也得服服帖帖地交代、忏悔、检查。这边呢还戴着手铐,这不就是进行威慑嘛!所以呢,我觉得这种把戏呀,实在是有点太,怎麽说呢,你文化大革命满墙都是打红沟儿的,现在用这种手法!”

针对薛蛮子在央视片断中的言辞,有许多网友表示不相信这是他的真心话:“他可是在你的牢狱里呢,为了不躲猫猫、喝开水、突然倒地,只能配合和坦白。”

另外,网友调侃薛蛮子跑题了。有网友说, “人家嫖个娼,你却让人家反思当大V的感受。让嫖娼的人在狱里谈网络责任靠谱吗?”、“您这话说到心坎儿里了,都聚众淫乱了,不好好反省自己的嫖娼行为, 反倒对网络指指点点,薛蛮子没认清自己的错误,看来党和政府的教育不行啊。”

还有网友称薛蛮子的“思想境界提高很快”,“监狱是中国最具有国际水平的教育学院。把像薛蛮子这样曾经桀骜不逊的蛮子改造成绵羊,功力由此可见一斑。”

网友风青杨说,“从嫖娼到聚众淫乱到网络犯罪,就象一部悬疑连续剧,步步惊心,扣人心弦。但一个失去自由的人讲话,怎么知道这些话是否代表他的自由意志和真实看法?文革中低头认罪、罪该万死、永不翻案之类的话还少吗?后来怎么了?至于薛蛮子说的是不是真心话,这一点只有他自己知道。但这些年在看守所里因‘躲猫猫死’、‘喝凉水死’的新闻还是有一定震慑力的,即使他要自保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