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年终报道:非洲恐怖主义威胁依然存在


2013年似乎是全球从睡梦中醒来面对非洲恐怖主义的一年。诸如马里和索马里这样的地方在打击伊斯兰极端分子方面刚取得一些军事上的胜利,周边国家就遭受重大恐怖袭击。这突显出恐怖威胁依然是多么复杂而且顽固。

本年度以法国在马里的军事干预开始。控制北方的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武装分子向南推进。

单靠马里军队自身的力量不可能将他们击退。但是,就在法国和非洲军队解放了北方的时候,圣战者的武装分子在阿尔及利亚对艾因阿迈纳斯市的一处天然气设施发动了复仇攻击,将数百人扣为人质,并最终杀死至少36名外国人。

2013年一开始,索马里有望出现转机。肯尼亚和非洲联盟的部队已经在从重要的城市据点驱赶激进组织阿尔沙巴布。

但在9月,一小批青年党武装分子袭击了内罗毕的一个高档购物商场,杀害60多人,将肯尼亚安全和情报机构的失误暴露无遗。

在全世界的注视下,数以百计的人逃离。商场袭击发生后,一位幸存者说:“我记得的人们所说的就是趴下,趴下,所以大家都一直趴着,每个人都在爬行。 ”

尼日利亚表示,它正在扭转打击激进的本土反政府武装博科圣地组织的形势。2009年以来,尼日利亚一直在与这个伊斯兰极端组织交战。

今年五月,尼日利亚开始对这个教派发动进攻。联合国表示,正在进行的攻势已造成超过1200人丧生。但博科圣地组织继续发动袭击。

在非洲各地发生的恐怖行动如出一辙。伊斯兰武装分子到处占领他们能够占领的地区。他们建立了赖以藏身的避风港。他们可能甚至试图管辖。但面对军事行动,他们就放弃其城市地盘,四处逃散。有些被打死。其余的则活下来,与更多年轻的新招募人员一起反扑。

塞内加尔研究员巴卡里.萨姆贝说,军事干预,特别是西方军事干预,助长了激进化。

他说:“恐怖主义从性质上来说是不断再生、不断发展的,说你可以跟恐怖主义作战,是荒诞的。我们还需要治理激进的原因:贫困、挫折感及被国家排斥感和欠发达。”

分析人士说,阿尔沙巴布仍然是最有组织而涉足深远的非洲基地组织分支,并且阿尔沙巴布通过袭击商场获得了更高知名度,这有助于其在国际上招募人马。

在内罗毕的非洲之角专家谢赫.阿布迪萨迈德说,国际社会必须保持压力。

他说:“他们(阿尔沙巴布)有超出索马里以外的目标。他们有超越这个区域以外的目标。他们要将整个世界伊斯兰化....用武力,而不是说教,用武力。 ”

美国和欧盟正密切关注这些威胁。但除了在马里继续跟武装分子交战的法国,西方强国都说,未来一年,他们将继续采取较为放手的做法,资助、支援和训练非洲部队,以遏制暴力的极端主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