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年终报道:中国空气污染治理


就空气污染治理而言,2014年对中国来说可谓具有历史意义和戏剧性的一年。

过去30多年的高速经济发展,使中国成为世界头号二氧化碳排放大国,也成为全世界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人口密集的东半部常年笼罩着浓重的烟雾,在卫星图片上都很明显。首都北京更成为全世界空气污染最严重的首都之一。

然而,在11月亚太经济合作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APEC在北京召开会议之际,北京的空气质量大为好转。尽管没有好转到世界卫生组织所认定的健康标准水平,但由于中国政府限制北京车辆通行、勒令北京周围地区成千上万家工厂停产,甚至限制居民烧火做饭、火化场火化,加上天公作美,北京终于见到了那得一见的蓝天。

APEC蓝,即“2014年APEC会议期间北京的蓝色天空,引申义为形容事物短暂易逝,不“真实的美好,”这种说法不但在中国不胫而走,而且也成为国际媒体间的笑谈。更有中国网民把本来是用来表示“亚太经济合作”的英文首字母缩略语解释为英文“空气污染终于被(中共)控制”的英文缩略语。

假如说,APEC蓝富有十足的戏剧性,紧接着APEC峰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就承诺减少和封顶温室效应气体排放所达成的协议,则被广泛认为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这是全世界头号和第二号温室效应气体排放大国首次作出这样的具体承诺。

中国温室效应气体排放和空气污染物主要是来自煤炭燃烧。煤炭是中国压倒优势的能源。习近平国家主席承诺,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将在2030年到来之际封顶,同时把非化石燃料在中国能源中所占的比例增加到大约20%。

但由于国情特殊,中国必须保持高速经济增长才能避免一系列严重的社会问题甚至社会动荡。因此,在美国智库全国亚洲研究所能源安全项目主任迈克尔•赫伯格看来,中国如何达成承诺的目标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巨大挑战。他说,

“在保持经济强劲的同时,进行能源替换减少煤炭用量,我想一个比喻可以是,这相当于一边以时速130公里的速度在高速公路上开车,一边更换汽车轮胎。这种事情确实是不容易做到。”

与此同时,在世界自然基金会中国项目主任胡涛看来,中国用减少用煤从而减少温室效应气体排放和空气污染面临的是一个巨大的经济障碍。胡涛说:

“假如把通货膨胀的因素考虑在内,煤炭在中国的价格比8年前还低了好多。对中国的公司来说,他们在这种情况下会做什么呢?”

胡涛解释说,最基本的经济学规律和价格规律告诉人们,一种商品价格低廉会导致对该商品的需求增加,强行压制这种需求则必然导致欺诈。

来自中国国内外的报道说,自中国政府近年来开始要求各地企业减少污染和温室效应气体排放以来,通过阳奉阴违和欺诈继续排放的情况普遍存在。

在国际承诺和国内公众抗议的双重压力下,中国过去30多年来的空气污染日渐加剧的趋势是否会得到扭转,目前还有待于观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