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2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国务院外交事务年终报道


美国国务院在约翰•克里接替希拉里•克林顿,正式就任国务卿之后,持续美中之间、以及美国与亚太盟国之间频繁的高层交往,展现美国重新向亚太平衡的策略,处理朝鲜核问题。与此同时,美国在解决伊朗核问题以及叙利亚危机上,也有重要进展。

回顾2013年,联合国5常加1与伊朗达成6个月的临时协议,打破伊朗核问题停滞不前的僵局。美国总统奥巴马11月23日晚间在白宫指出,这个外交突破具有历史意义,是解决伊朗核问题的第一步。这项协议指出,伊朗稀释现有纯度达20%的浓缩铀库存,这个纯度的铀距离制造核武器只差一小步。

在日内瓦参加谈判的美国国务卿克里说:“这个第一步为寻求一个全面的协议创建时间与空间,得以完成奥巴马总统上任第一天就开始的工作,那就是确保伊朗不会取得核武器。 ”

大国外交,必须即时处理同时发生在不同地区的问题:11月23日当天,中国宣布画设东海防空识别区,克里国务卿立刻通过书面声明,深表关切。

国务院发言人莎琪在例行简报中公开、明确指出:“这一单方面行动,看起来像是企图单方面改变东海现状,因此这会加剧区域紧张,增加发生误判、对峙和意外的风险。”

10月1日美国联邦政府部分关闭,奥巴马总统取消对亚太出访,由克里国务卿代替出席10月上旬在印尼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首脑峰会,以及在文莱举行的美国--东盟峰会。克里国务卿在会中提倡经贸议题,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在今年年底前,达成一个自由贸易区。

9月份,随着联合国大会开议,美国的外交舞台也从华盛顿转向纽约;如何解决叙利亚危机,是国务院推动全球和平进程的重中之重。9月27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一致通过具有约束力、标号第2118的决议案,要求叙利亚销毁化学武器军火库。

这个外交进展不但让美国得以避免对叙利亚的阿萨德政权采取惩罚性的军事行动,也让传统上在叙利亚问题存有分歧的美、俄两大国,共同合作。

7月10-11日,第五轮美中战略和经济对话在国务院举行,美中双方在战略轨之下达成91项成果,涵盖网络安全、军事交流、海上安全、以及朝鲜等议题。其中,气候变化与能源合作成为美中对话新的亮点。

不过,美国不满中方处理前美国国家安全局合同工斯诺登案的方式,让双边关系蒙上阴影。中国并未引渡当时人在香港、涉及泄密的斯诺登。奥巴马政府当时强硬表示,中方的决定严重伤害美中互信;帮助斯诺登潜逃的国家,将承担后果。

过去一年,美、中、日、韩等六方会谈成员国,继续就朝鲜核问题频繁磋商。日、韩、中三国元首相继访问华盛顿。4月中旬,克里国务卿展开上任之后首次对这三国出访,他明确表示,国际社会不会接受朝鲜发展核武器,美国会在必要的时候,协助盟国防御来自平壤政权的威胁。

克里也为美中关系定调。他说:“美国与中国还没有达到盟友的关系,但也绝对不是对手或者敌人,美中在许多方面是伙伴关系,而我们希望在更多方面成为合作伙伴。”

2月1日,希拉里•克林顿卸下国务卿职务,约翰•克里随后宣誓、走马上任,带领国务院,推动美国战略重心重新向亚太转移的策略,并且斡旋中东事务,推动全球和平进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