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年终报道:美中能否建立“新型大国关系”?


从2012年,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正式提出“美中新型大国关系”,到2013年11月,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表达美国愿意与中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意向,“新型大国关系”俨然已经成为美中关系的重要概念。但是,11月底, 中国单方面宣布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给美中关系造成紧张。美中果然能建立“不对抗,不冲突”的新型大国关系吗?

2013年11月底, 中国单方面宣布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这个识别区将中国与日本有主权争议的尖阁列岛(即中国所称的钓鱼岛)覆盖在内,并与日本在几十年前设立的防空识别圈以及台湾和韩国的防空识别区部分重叠。作为日本的重要盟友,美国不得不表明自己的立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以来一直致力于打造的“不对抗,不冲突”的美中“新型大国关系”因此遭受挑战。

12 初,美国副总统拜登访问日本、中国和韩国,东海航空识别区成为拜登访问亚洲的重要议题。拜登在韩国首都首尔延世大学发表演讲说: “我代表总统特别明确表示:我们不承认空识区。空识区对美国的行动没有效力。一点没有。等于零。 我也很清楚地告诉他们, 我们希望中国不要采取任何加剧局势紧张或是风险升级的行动。”

拜登在会晤习近平时还表示,新型大国合作关系 “必须建立在互信的基础上,彼此要对对方的动机持积极的看法。”。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东北亚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 (Richard Bush III)认为,中国单方面宣布设立防空设别区就是要引起冲突和对抗的一种做法。

他说: “中国的意思,当中国说,美国不应该对抗中国时,中国不希望美国对抗中国,但是,中国单方面宣布设立防空识别区,在有些人看来,这就是要引发冲突与对抗的行动。”

美中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先正式提出的。2012年2月 15日,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出席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午宴并发表讲话,在讲话中,他呼吁建立“二十一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他说: “进入本世纪第二个十年,中美关系站在了一个新的起点上,我们应该认真落实去年1月胡锦涛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就建设中美合作伙伴关系达成的重要共识,拓展两国利益汇合点和互利的合作面,推动中美合作伙伴关系不断取得新的进展,努力把两国合作伙伴关系塑造成二十一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2013年 3月, 习近平正式就任中国国家主席,构建美中“新型大国关系”成为中国对美关系的主要概念。但是,直到 2013年 6月, 习近平与奥巴马在美国加州安纳伯格庄园会晤,外界才比较清晰地了解中国人要建立的“新型大国关系”的内容。习近平在会晤时说,美中“新型大国关系”:一是不冲突、不对抗;二是相互尊重;三是合作共赢。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Douglas Paal)认为,在美国人看来,中国对于新型大国关系的阐述包含了中国所有的核心利益在内,与美国所期望的内容不同。

他说: “我怀疑, 当然,我们也看到了一些迹象,中国希望将中国核心利益包括进去:保护中国的政治制度、经济、领土和主权完整。台湾、西藏和新疆都是他们的核心利益。如果美国也要列出自己的核心利益,这个单子可是要长多了。我们不希望这么做,我们希望的新型大国关系只有一句话, 那就是尊重现行的国际制度和解决冲突的规范。这样我们才可以避免冲突。”

他说,中国对国际制度来说是个后来者,他可以理解,中国希望对某些制度作出改变,但是,中国应该依赖体系运作,而不是依靠单方面行动或是武力来解决问题。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东北亚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 (Richard Bush III)说: “这一切好的方面是,这显示,中国明白大国相处的‘旧模式’的破坏性,对一个热爱和平的国家的破坏性。 中国意识到这个问题, 我们也意识到了,这是好事情。 让我们从这里着手, 从很现实的方式着手。学者也好和政府官员也好,也许我们应该像苏珊·赖斯建议的,让我们为这个模式创造更多的内容,而不是听某一方说,这个模式应该是什么样的,让我们一起努力。”

2013年11月,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在乔治城大学演讲时表达了美国愿意与中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意愿。这被一些媒体认为,这显示,美国官方正式接受中国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的说法。

她说: “说到中国,我们寻求实施运作一种新型大国关系。这意味着管控不可避免的竞争关系,同时在两国利益存在交集的事务上形成更深度的合作,这不仅仅限于亚洲。”
赖斯提到在朝鲜半岛的无核化、和平解决伊朗核问题的方案、维持阿富汗的稳定及解决苏丹的冲突等问题上,美中都有很好的合作空间。

12月5日,美中军舰在南中国海险些相撞,但是,最新的发展显示,这个问题似乎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并没有引发进一步的冲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