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年终报道:2015美中关系达到临界点?


由于网络安全和南中国海等问题,2015年的美中关系持续恶化,甚至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对美国的国事访问也没能扭转这个势头。有美国学者宣称,美中关系在2015年接近临界点。在华盛顿,一些人质疑美国三十多年来对中国的“接触政策”是否有效,是否还要继续。

2015年2月6 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宣布,美方已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晚些时候对美进行国事访问。 外界对美国如此提前宣布这次访问这样解读:这是“美国在展示与中国接近的姿态”。这是习近平上台后,对美国进行的首次国事访问,而国事访问被认为是两个主权国家之间友好双边关系的最高表达。

然而,两国后来的关系发展似乎并不像预期的那样发展。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教授蓝普顿 (David M. Lampton)说,尽管美中关系也有一些进展,但是整体上正在朝着一个不可取的方向发展。

他 5月6日在一次演讲中这样描述美中关系:“不幸的是,自从2010年左右开始,情况发生了急剧的变化。美中关系的临界点(tipping point)正在接近。我们对各自的害怕和恐惧比关系正常化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于超越我们对双边关系寄予的希望。我们正在看到对以积极为主的美中关系的一些关键的根本支柱受到侵蚀。”

首当其冲的是,30多年来美国历届政府实施的对华接触政策受到质疑。电子报《中国主义》(Sinocism)的主编比尔•毕晓普(Bill Bishop)说: “你看到,过去三十年来一直支撑两国关系的接触政策正面临越来越多的质疑。当中有几个原因,当然有美国的因素,但是美国认为习近平政府在外交政策上越来越强势,同时,(共产)党的角色也越来越突出。他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打压措施使另一些美国人不禁要问,‘等一等, 这不是我们所期待的发展方向,因为接触政策是说,他们会更像我们。”

前驻印度大使、外交关系委员会美国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罗伯特•布莱克威尔(Robert Blackwill)和前国务院官员阿什利•特利斯(Ashley Tellis) 呼吁结束对华接触战略的代表人物。两人4月份在《外交政策》杂志上联合发文称,美国需要新的对华战略,以遏制取代接触。

毕晓普还强调说,包括一贯推动美中友好的美国企业团体对中国的支持也有了变化。

美国人最担心的是网络安全和南中国海,而这两个问题也成为2015年两国关系中最突出的问题。此外,2015年,中国全力推进“一路一带”、亚太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让美国疑心,中国有挑战美国领导的现行国际秩序之意。

2015年上半年开始,美国就多次指出“中国黑客对美发动网络攻击”。美国政府6月4号宣布,美国联邦政府人事部门网站受到怀疑来自中国的黑客攻击,至少有400万联邦雇员的数据泄露,这有可能是此类事件中规模最大的一例。

另外一方面,从2014年开始,中国在南中国海持续填海造岛,从5月开始,美国多次要求中国停止在南中国海的建设,并对南中国海可能“军事化”表达了关切。5月美军P-8A“海神”反潜巡逻机搭载CNN记者巡航南中国海;7月美军新任太平洋舰队新任司令斯威夫特乘P-8A飞越南中国海上空。

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美国,与奥巴马总统再次会晤。双方的这次会谈,根据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11月公布的2015年年度报告,“基本上没有取得什么突破性的进展”。

特别是对习近平极力强调的美中共同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提法,奥巴马并没有做出什么回应。习近平的这次访问被很多人视为失败。美国国会的报告还说,由于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强势行为以及针对美国的持续网络攻击,2015年美中安全关系持续恶化。

10月,在习近平访美后一个月,美海军“拉森号”导弹驱逐舰进入南中国海中国人造岛礁 12海里范围内进行“自由航行”巡逻。另外美国宣布,美海军计划今后每季度将在南中国海进行两次“自由航行”行动。

在接近年终的时候,两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合作取得重要进展,算是两国关系的一个亮点。两国共同促成巴黎气候变化大会最终在12月12日通过全球减排协议。

面对美中关系的未来走向以及美国未来的对华战略问题,日本《外交官》杂志执行主编香农•蒂耶兹(Shannon Tiezzi说,美中关系确实处于临界点,最后怎么走,将取决于谁将在明年入主白宫。

她说: “正像蓝普顿教授所说的,我们是在临界点上,但是我们还没有向任何一边倾斜。大家还在辩论,他们在谈论两国关系的改变,但是还没有做出任何结论,大家都还不确定现在发生的一切。”

但是,曾任美国副总统切尼(Dick Cheney)的高级顾问、现任普林斯顿大学政治与国际事务教授的阿兰•弗里德伯格(Aaron Friedberg) 认为,美中之间根本的分歧得不到改善,未来关系有可能更加紧张,至多保持现在的样子。

他说:“未来会怎么样,我的看法是,两国关系得到根本改善的机率非常小,因为问题的根源很深。另一次峰会、另一份公报、愉快的交谈不会改变根本的东西。”

曾任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现任美国笹川和平财团(Sasakawa Peace Foundation USA)主席兼CEO丹尼斯·C·布莱尔海军上将(Dennis C. Blair)却是相对乐观。

他说: “如果,我想,在不牺牲双方的骄傲、雄心以及爱国热情的情况下,会有一种比较现实的意识,双方都不会完全得到自己梦想中的东西,不管是美国梦也好,中国梦也好。 为了保护对双方都更重要的东西,双方一定会采取一些措施来适应对方的发展。”

他说,随着各自对彼此的适应,两国之间会有更稳定的关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