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2015年的新疆:柳暗花明还是风暴前的平静?


新疆是中国官方所称的反恐主战场,同时被定位为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核心区。2015年,以维吾尔穆斯林为多数居民的新疆的社会整体状况在过去的一年里究竟怎样?中共的治疆、维稳策略在2015年有哪些新的变化?新疆局势究竟是柳暗花明,峰回路转,还是又一波暴力动荡来临前短暂出现相对平静?各方有不同的解读。

新疆维稳与国际反恐

新疆2015年的社会局势从表面上看,没有出现前几年那种过于动荡的局面。梳理一下这一年新疆发生的暴力和骚乱事件,可以用“大事不多,小事不断”来概括。从1月到9月,几乎每个月都有小规模的暴力袭击事件发生,主要发生在和田和喀什地区。另外从年初到12月,中国内地的石家庄、沈阳、温州、郑州和山西等地警方分别打死或者抓获了当局所称的维吾尔“暴恐分子”。

2015年,新疆疆内出现的最大暴力事件当属9月18日凌晨发生在阿克苏地区拜城县一处煤矿的袭击事件,事件共导致数十人死亡。事件发生后中国官媒一直封锁消息,直到11月13日巴黎发生恐袭屠杀事件之后,中国官媒方才在11月底证实了这一事件,但人们看不到来自实地的独立的详细报道和分析。

官方的天山网的报道称,“新疆警方打掉今年9月制造拜城煤矿袭击案的 “暴恐”团伙,并打死28名团伙成员。”中国公安部通过微博发布的一则短讯说:“11月13日,黑色星期五,法国巴黎遭遇史上最严重的恐怖袭击,数百人死伤。地球另一边,中国新疆警方,历经56天追击,对暴恐分子发动总攻,取得重大战果!”

这起事件披露的时间点,可以表明中国政府有意识把巴黎恐袭和中国反恐维稳的正当性挂钩。巴黎11月13日恐袭事件发生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立刻致电法国总统奥朗德。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和官媒批评西方反恐的“双重标准”,呼吁支持中国在新疆的行动。

热比娅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热比娅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流亡美国的世界维吾尔大会主席热比娅女士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分析了中国政府把国际反恐和新疆问题挂钩的动机。

她说:“迄今为止,中国政府一直说维吾尔问题是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政府、当局都无权干涉。但是现在中国政府却要求国际社会进行介入,希望这一问题成为国际议题,帮助中国政府镇压所谓的恐怖分子。这是中国政府玩的政治把戏,他们希望利用国际反恐意愿,进一步压制维吾尔人,但如果国际社会真的要介入,中国政府又会说,这是中国内政,不得干涉。”

热比娅欢迎国际社会更加关注新疆问题并派专家到实地调查现状。

王大豪 (资料照片)

王大豪 (资料照片)

王大豪是长期关注研究新疆民族关系和宗教、安全问题的新疆汉族民间学者和独立博客作家。他曾多年自费在南北疆农村考察。王大豪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中国2015年加大国际反恐合作力度,有减轻国内反恐压力的考虑。

他说:“2015年,中国在国际反恐舞台上表现得更加积极活跃,在国际反恐合作方面,努力创造有利条件,寻求更多帮助,积极谋划对相关国家和地区施加更大影响,促成建立国际反恐统一战线,这是中国确立的最高反恐战略目标。中国将会更加促使国际反恐环境的改善,这有利于从根本上减轻国内反恐的压力。”

王大豪提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5年11月15日在巴黎恐袭事件后在土耳其召开的二十国集团峰会上,明确提出组成反恐统一战线,对“东伊运”等“东突”势力进行打击。他认为这是中国在反恐战略方面经过成熟思考后提出的方略。

相对稳定还是高压黑暗?

王大豪对2015年新疆的整体局势表示出谨慎乐观,认为跟往年相比,相对比较稳定,但是隐忧也很突出。

但是,热比娅却说,2015年是对维吾尔人压制最严重的一年。

她说:“我可以这样说,2015年是维吾尔人遭到最野蛮压制,最黑暗的一年。中国政府已经把新疆变成了一个无法无天的地方,安全部队随意杀人,维吾尔民众根本受不到部队纪律和法律的保护。安全部队可以在任何地方打死任何维吾尔人。我可以把今年和文革时期相比,甚至比文革时期还要残暴。”

以代表维吾尔人的利益为其宗旨的世维会,长期以来一直被中国当局指控为新疆和中国其它地方发生的暴力袭击事件的幕后黑手。世维会主席热比娅在2014年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首次提出要与中国政府进行对话谈判,和平解决维吾尔人问题。她表示,通过美国之音发出倡议之后,中国方面和包括她本人在内的世维会进行了某种接触,但是始终没有正式联络。

热比娅说,2015年她带领世维会努力推行自己的和平主张,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压制维吾尔人。

热比娅对美国之音透露,世维会2016年将召开世维会第五次代表大会,届时将研究调整应对中国当局的策略。

非法出境问题

2015年,中国在新疆加紧打击“非法出境”。中国政府指责维吾尔人受宗教极端思想蛊惑,通过偷渡集团,出境参加“圣战”。

王大豪说: “2015年新疆的维稳形势有一个很突出的现象,就是境外恐怖组织等各种势力对中国社会稳定的破坏性影响明显增强。其中的表现之一就是偷渡出境,参加圣战的人数大幅上升。我估测可能达到了历年来最高。据已经公开的报道,今年已经至少有数百人非法出境。”

然而,境外维吾尔团体说,出境者绝大多数是逃离高压的难民。他们还说,欧美有数以千计的人出境投入“圣战”,个别维吾尔人参加恐怖组织并不代表维族主流。

今年7月,泰国向中国强行遣返了一百多名维吾尔人。在这之前,泰国允许170多名以妇女儿童为主的维吾尔人前往土耳其,引起中国不满。泰国的强行遣返行动受到联合国难民机构、美国政府和国际人权组织的批评,土耳其境内爆发抗议,中国外交机构受冲击。在引起反弹后,泰国暂停把余下的五十余名维吾尔人遣返中国。

8月17日,泰国首都曼谷著名景点四面佛发生爆炸案,造成20人死亡,125人受伤,受害者包括中国游客。两名嫌疑人被逮捕和起诉,泰国当局指认他们是维吾尔人,他们的罪名包括蓄意谋杀,但没有被控恐怖主义罪。

王大豪认为,中国政府与所称的“暴力恐怖主义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这“三股势力”的冲突是长期,不可调和的,新疆暴力活动已经常态化。

他说:“在未来很长一个时期,新疆恐怖活动的危害会长期保持目前的状态,不会进入更严重、更激烈的阶段,也不会在短期内有根本性的好转。新疆今后还会多多少少继续发生一些恐怖事件,恐怖活动在新疆已经常态化,新疆老百姓已经开始适应这种现实,恐怖活动对民众的心理冲击力已经明显降低,新疆人普遍表现得对此是越来越淡定,反倒是远在外地的人显得更敏感一些。”

反恐法通过,中国恩威并施两手抓

年终之际,在北京召开的中国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12月27日刚刚通过反恐怖主义法,并已经由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成为法律,这部10章97条的法律将从2016年1月1日起施行。此前的12月19日,中国公安部部长助理刘跃进被任命为中国公安部首位反恐专员。

中国政府2015年一方面继续把新疆作为“反恐主战场”,同时又把新疆定位为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两大核心区之一。中国中央政府不惜血本推动全国援疆,四处兴建高铁、机场、高速公路等大型基础设施,“安居富民”,“住房保障”,“就业再就业”等民生改善项目遍地开花。

王大豪说,2015年中国政府对新疆经济发展的支持倾斜力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在中国经济放缓的情况下,预计新疆全年经济增长率仍然会达到%9到9.5%之间,大大高于中国全国平均7%左右的增长率。

与此同时,中国当局在强力维稳方面也是不计成本,开着装甲车,持枪荷弹,全副武装的武警、特警等在新疆城市街头到处可见,不间断巡逻,同时继续从自治区党政机关和全国各地援疆干部中选派干部,组成驻村工作组,到南北疆农村进行所谓“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活动。

热比娅说,她领导的世维会要继续告诫中国政府,他们针对维吾尔人的压制政策,不仅在新疆(东土耳其斯坦或东突厥斯坦),同时在整个中国都会导致灾难,这不符合中国政府的利益。她同时呼吁北京与倡导非暴力的世维会联络和对话,倾听维吾尔人的呼声。

在中国政府高压维稳和大力推动经济的恩威并施之下,2009年“7•5事件”之后新疆多年出现的大规模暴力袭击浪潮,在2015年基本不见。这究竟是中国政府的策略产生了成效,还是又一波动荡开始前暂时的平静呢?相信时间会带给人们答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