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埃及国内困境限制其海外外交努力


穆尔西就职埃及总统的头几个月引发了严重的内部分裂情绪。这让埃及试图建立一个新国际同盟的努力笼罩在阴影之中。

埃及国内的困局令穆尔西上任伊始在国际舞台上的光辉形象黯然失色。

就在穆尔西因授予自己高度权力而引发危机的一天前,埃及刚刚重新找回了自己在外交事务中的地位,斡旋以色列和在加沙的巴勒斯坦人达成了停火协议。

11月的以巴停火协议把穆尔西在外交方面的大胆举措推到了新的高度,他上任两个月内先后访问了北京和伊朗更突出了他在外交方面的作为。政治分析人士拉巴德说:“在一开始的时候他非常聪明,选择了访问中国和伊朗,向人们说,‘我不受制于西方的利益和美国的利益。’”

在北京,穆尔西加强了埃及同中国的政治和经济联系,动作虽不大却具有象征意义,埃及几十年来一直同美国保持了紧密的合作关系。

穆尔西是自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以来首位到访该国的埃及国家元首。但穆尔西领导的埃及是一个人口以逊尼派穆斯林为主的国家,他批评德黑兰对叙利亚政府的支持。叙利亚政府由什叶派穆斯林阿拉维分派领导。

然而对一些人来说,在伊朗问题上穆尔西被美国利用似乎比前政府有过之而无不及。美利坚大学开罗分校教授萨迪克说: “奥巴马希望在中东、在发生阿拉伯之春的国家建立一个逊尼派联盟,来围困伊朗。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穆斯林兄弟会的外交政策将不会与(逊尼派)的海湾国家有什么不同。”

分析人士卡西姆说,尽管穆尔西对加沙停火有功,但这与其说是他的成功,不如说是美国和美国在埃及传统势力范围内的盟国对与以色列冲突没有兴趣。政治分析人士卡西姆说:“在这种情况下穆尔西别无选择,因为真正的推手是埃及情报部门和军方。”

穆尔西被美国利用的看法也反馈到埃及国内的抗议活动中。

萨迪克教授说,所有这些因素都让穆尔西的任何外交计划更加艰难。 “埃及需要首先解决国内问题然后才是国外。”

分析人士说,在未来几个月里,穆尔西将会为国内问题忙得不可开交。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