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年终报导:亚洲经济摆脱全球危机


亚洲新兴经济体在此次经济危机中表现出色,前所未有地扮演起全球经济复苏的引领角色。不过,脱颖而出的亚洲经济并未脱离西方传统经济而枝繁叶茂,全球经济仍是这一地区发展的根基所在。亚洲经济在可持续增长方面也将面临诸多考验。

2008年底全球贸易和金融崩塌后,欧美消费市场随之急剧萎缩,长期以出口为增长引擎的亚洲经济体也一道被拖进了深渊。

不过,亚洲新兴经济体在较短时间内便展现出前所未有的韧性,开始率先从危机中复苏,其表现令世人印象深刻。穆迪经济网站的经济学家图·帕卡德说,这改变了以往危机的复苏模式。她说,

“这的确是新兴经济体在世界经济中首次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在过去出现经济衰退时,往往是美国在充当复苏火车头的角色。”

*亚洲新兴经济体引领全球复苏*

各个国际机构不断上调的亚洲经济增长预测看起来在不断地巩固着这种看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10月底发布的亚太地区经济展望报告中说,整个亚太地区今年将实现2.8%的增长,2010年的增幅将达到5.8%。这远远高于工业化七国集团的复苏前景。该组织预计,七国集团2010年仅有1.3%的增长。

此外,属于七国集团的亚洲最大经济体日本则严重地拖慢了这个地区整体的复苏步伐。因此,或许说是亚洲的新兴经济体在引领全球的复苏更为确切。

一些分析者认为,亚洲之所以能够领先复苏,表明它已经和世界其他地区脱钩。不过这样的说法并没有充分的佐证。有关亚洲强劲复苏背后的推动因素的普遍看法是各国及时和协调推出的刺激方案,以及崩溃的全球贸易和金融开始恢复正常。

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李钟和说,

“亚洲正在引领全球经济的复苏,并呈现出V型复苏态势。新兴亚洲经济在近几个月的表现超出预期。这应归功于大规模的货币和财政刺激计划,以及发达经济体经济状况的改善。”

*亚洲复苏仍有赖于发达经济体*

这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亚太部门主任阿诺·辛格在10月底所做的表述相一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当时分析说,美国的衰退引发亚洲国家GDP大幅度下降是因为国际贸易和金融冻结,而这些方面的正常化正在推动亚洲经济大幅度上升。

辛格说,由于亚洲经济体仍然无法摆脱对发达国家出口市场的依赖,因而发达经济体的复苏和需求状况仍将影响亚洲经济的增长前景。他说,

“我要强调的是,亚洲的经济复苏在诸多方面仍然有赖出口部门。我们知道,全球经济也在复苏,但在一段时间内仍将是缓慢的。亚洲在前进的过程中应当小心,因为发达经济体复苏缓慢意味着我们对亚洲地区明年的经济预期也应持谨慎态度。”

这或许对那些认为亚洲经济靠自身优势而一枝独秀的人是个讽刺。但是对于各个亚洲经济体而言,这的确暴露出这个地区经济发展的软肋 -- 对出口的过份倚赖。

*出口导向是亚洲可持续增长软肋*

几乎没有人认为亚洲的出口引擎将能够恢复到从前的水平。亚洲人也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但是增长模式的转换并不可能一蹴而就。相反,危机中亚洲国家间针对有限的出口市场的竞争,显示从认可到行动间仍然有着相当大的距离。

批评者认为,中国为了维持其出口机器的运转,人为地将人民币币值压低;这样一来,同样以出口为增长动力的其他亚洲经济体,为了与中国争夺欧美消费市场份额,也不得不压低其货币价值。新兴经济体中的领军者中国成为全球贸易失衡的众矢之的。

过去,针对中国增长模式的批评声音主要来自欧美发达经济体。但是在这场危机的搅动下,亚洲经济体的出口市场随之急剧萎缩,中国的货币政策也在其邻国间引发不安和埋怨。包括东盟在内的许多新兴经济体已将中国视为一个无法与之竞争的出口庞然大物。

*中国高增长是以他国利益为代价?*

一些批评者认为,中国的增长是以牺牲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为代价的。许多学者并不认同这样的看法,但是他们也担心中国如果依然无法摆脱对出口的过度依赖,不仅无助于经济转型,也将有损其“软实力”。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资深客座教授、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彼得·鲍泰利说,

“如果中国能够不通过过度推动出口来保持GDP的高速增长,那不仅于中国有利,也有利于世界。因为那样一来,中国就能成为进口产品的主要购买者。我对中国的高速增长没有任何异议。但是中国不应该再象从前那样推动出口了。”

这次经济危机突出了全球失衡问题。中国、乃至亚洲新兴国家整体上都面临着改变增长模式的挑战。亚洲开发银行行长黑田东彦5月时强调了这一点。他敦促亚洲国家在改善社会安全网络、为中、小企业提供帮助、以及从深度和广度上扩展亚洲债券市场等方面作出努力。

不过,这样的转变需要时间。鲍泰利等经济学者认为,中国在这方面虽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总体上是在朝正确的方向走。

告别2009年并不意味着就告别了衰退。由于世界经济复苏仍很脆弱,亚洲国家在可持续复苏的路途上仍有许多挑战。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李钟和说,尽管已经呈现出V型复苏,仍有必要尽量维持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政策。

经济学家们认为,同其他地区一样,亚洲经济体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掌握好退出刺激计划的时机,既要确保可持续复苏,也需要防范过度通胀和巨额财政缺口。

关键词:亚洲,全球危机,复苏,通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