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年终特稿:中国及其外交政策


中国崛起为一个经济大国早已为人所预测,然而,2014年,用一些标准衡量,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比很多人预测的要更早。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数字,中国的商品和服务总产值今年首次超过了美国。

但在中国,很多人将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前景视为一个负担。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义桅最近在美国驻华大使馆美国中心为外国记者举办的一次聚会上说:“中国不急于成为第一或第二,甚至第二都来得太快了。”

王义桅说,中国领导人和包括他在内的一些学者都认为,中国成为第二需要很长时间,但事实并非如此。4年前,中国就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王义桅补充说,“这也是中日关系变得这么糟糕的原因。”

领土纠纷

北京不仅是跟日本的关系恶化。中国与邻国长期以来的领土纠纷2014年进一步升级。中国一座巨大的石油钻井平台出现在越南附近海域,激发了导致人员伤亡的骚乱,严重影响了这两个共产党国家之间的关系。

中国同菲律宾的关系持续紧张,北京坚称拥有菲律宾附近海域的主权。

东亚地区对中国的领土申索越来越感到担心,有人称,随着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增长,北京咄咄逼人的立场可能会导致冲突。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教授布鲁斯•雅各布斯说,中国的扩张主义领土政策预示着危险,因为这种政策属于一个缺乏新闻自由的专制国家。

雅各布斯说:“围绕很多这类问题没有讨论,或只有私下的讨论,对政府推出的这类错误政策没有任何反馈。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非常危险的。”

但中国国际关系学会会长高志凯认为,“存在领土纠纷是正常的”,“不应当紧张”。

高志凯说:“纵观世界,很多国家间都存在领土纠纷。即使今天,在欧洲国家中,英国和西班牙有领土纠纷,俄罗斯和挪威最近才签署了一个海洋条约;甚至加拿大和美国以及几个其他国家之间也存在涉及北极利益的领土纠纷。 ”

但也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与其从历史中寻找证据提出其领土要求,不如把更多精力放在未来的利益上。

北京大学教授贾庆国说:“一个超级大国的利益不同于一个普通大国的利益。一个超级大国不担心它的领土是多一些还是少一些,它更关心其可入性。”

发展中超级大国

今年,当很多国家都与俄罗斯保持距离时,北京和莫斯科关系热络。与此同时,中国积极与亚太邻国和更多国家发展关系。

中国更努力地扩大与中亚国家的接触。11月,北京宣布建立一个400亿美元的丝路基金。中国同时还推动海上丝绸之路,以加强中国在南中国海、马六甲海峡以及印度、中东和非洲的存在。

中国派遣更多部队参加联合国在非洲的维和任务。近2000人被派往中国公司有着重大石油利益的南苏丹。中国还增加了用于对抗致命埃博拉病毒的捐款。

华盛顿和北京同意共同努力,应对气候变化。中国海军今年首次参加了与美国海军的联合军演。

中国国际关系学会会长高志凯说:“我认为现在中国应当拿出新思路、新模式,应对我们讨论的这些外交新挑战的新途径。我认为习近平做的正是这些,他正改变着中国为自己在世界定位的方式,通过外交途径应对我们面临的诸多挑战。”

中国适应其在世界不断提高的地位之际,也越来越多地被看作是世界下一个超级大国。但这对中国领导人来说,会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教授贾庆国说:“中国既是发达国家,也是发展中国家;既是富国,也是穷国;既是弱国,也是强国;既是一个普通大国,也是一个超级大国。这种双重属性对中国的利益有影响,因为一个发达国家和一个发展中国家的利益是不同的,或者不完全相同。富国和穷国的利益也不相同。”

习近平在国外推动中国外交政策的同时,他在国内巩固权力的努力越来越令人担心。在中国结束了代价高昂的文化大革命以后,习近平比邓小平以来任何一位领导人掌握权力的速度都更快。

习近平发动了大规模反腐行动,同时领导政府强化国家安全、网络空间和经济改革。

美国总统奥巴马这个月早些时候在一次工商界圆桌会议上讲话时强调了习近巩固权力的努力。

奥巴马总统说:“习近平仅用一年半或两年时间,就在中国形成了这种影响力,令人印象深刻。他利用了中国邻国所担心的民族主义,我们看到这种民族主义体现在南中国海以及尖阁列岛的海洋争端中。”

奥巴马总统还补充说,如此迅速的崛起意味着危险,特别是当它涉及人权和压制不同政见的时候。

在过去一年里,中国拘捕和监禁了更多的活动人士、记者和网络作家,包括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以及法律活动人士许志永和浦志强等人。他们被认为代表了中国社会里温和的声音。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