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年终特稿:欧洲如何应对伊斯兰国威胁?


欧洲如何应对伊斯兰国威胁?

欧洲如何应对伊斯兰国威胁?

法国和德国向来强烈捍卫在横跨26个欧洲国家的申根区内免签证自由旅行,但现在两国却呼吁改变这项措施,以遏制越来越多欧洲人到伊拉克和叙利亚发动圣战。

除了法国和德国之外,还有其他国家也正面临如何解决本国公民到海外发动圣战的问题。

非申根区的英国预计在下个月公布一项法案,依照新的规定,与武装组织有联系的英国公民,其护照将被扣押或注销,那些到海外参与战斗的英国公民将无法回国,成为无国籍人士。

英国首相卡梅伦说,应对外国战士加剧中东冲突的挑战,我们没有逃避的权利。

*极端分子返国后发动恐怖攻击

加入激进组织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战斗的西方人士有如定时炸弹。今年五月,阿尔及利亚裔法国籍男子迈赫迪桢`穆什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犹太人博物馆开枪扫射,造成四人丧生,成为第一名曾在叙利亚与伊斯兰国武装份子一同战斗然后在欧洲发动攻击的西方自愿者。

这起事件让人们更加警觉,有越来越多自愿参加圣战的外国战士在返国后发动恐怖攻击,也为长久以来圣战士与西方国家之间的战争开启新的一页。欧洲政府正在苦思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所采取的策略包括情报分享以及监控地方上的穆斯林人口。

早在布鲁塞尔枪击案发生之前,当预估有1万5千名外国战士,其中包括至少3千名西方人士返国时,人们的不安就已经升高,担心这些人不只危害中东地区的稳定,也可能对西方国家造成后座力。

已退休的前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马丁芮尔登表示,人们不应低估此事对西方国家造成的威胁。

在纽约时报撰文评论的两名欧洲学者表示,曾经到过叙利亚的西方圣战士在返国后不太可能发动恐怖攻击,他们认为,这些人的参战动机是对抗使用大规模酷刑折磨、桶装炸弹和化学武器的叙利亚阿萨德政权。

不过也有其他分析人士不同意他们的说法。

挪威国防研究机构恐怖主义项目主任艾格阿莫的研究发现,在1990年到2010年之间,平均每九名曾到海外--主要是阿富汗和巴尔干地区--参与圣战的西方外国战士,就有一名在返国后成为国内的恐怖份子。

一些分析人士担心,到伊拉克和叙利亚参与圣战的外国战士返国后成为恐怖份子的比例可能会更高,因为他们在出发前看来比上一代更为激进。

今年5月,在佛罗里达州出生的阿布沙哈成为第一个被人所知的在叙利亚战斗的美国人,升高了美国对圣战士返国后造成威胁的忧虑。

今年22岁的阿布沙哈对叙利亚政府军执行自杀炸弹任务,在叙利亚西北部城市埃得里布引爆一个卡车炸弹。

最令西方情报部门惊讶和担心的是,前往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外国战士,大多过去都是无名人士,他们以前不在情报监控的名单上。

分析人士指出,对一些欧洲小国来说,掌握哪些本国公民前往海外发动圣战的挑战更为艰钜,因为这些国家的情报资源更少,能够监控的范围也更小。

*欧洲探讨如何对待从返国的穆斯林*

在叙利亚的欧洲穆斯林武装分子人数创下历史纪录,前往阿富汗的人数大幅递减,没有人声称掌握确切的数字,法国拥有欧洲最多的穆斯林人口,大约有5百万人,据信至少有7百名年轻的法国穆斯林曾在叙利亚战斗,英国官员表示,至少有5百名英国人曾经到叙利亚参与圣战,但实际数字可能还要更多。

根据一家安全顾问公司的报告估计,大约有3千名来自西方国家的战士曾经到叙利亚与伊斯兰极端份子掌控的叛军组织一同战斗。但这份报告是在今年五月发布的,自从伊斯兰国宣布成立以来,外国战士的人数快速增长。

欧洲各国已经召开一系列跨国部长级和资深情报官员会议,试图协调各国之间的反恐策略,焦点集中在情报分享,以及如何应对这些返国的圣战士,是否应该以参与外国战斗的罪名逮捕并起诉这些人,将他们逮捕入狱是否会使他们变得更激进、更有决心攻击西方国家,以及要求他们接受去激进化教育项目是不是一个更好的方法。

总部位于伦敦的激进化国际研究中心的资深研究员马哈尔表示,政府在应对那些被外国圣战组织吸收但尚未离境的人士或是处置那些已经返国的圣战士时,不应完全依赖惩罚措施。研究显示,只有少数外国战士在回国之后成为恐怖分子,因此针对目标进行去激进化教育,而非全面判刑,才是减少潜在风险的适当方式。

但是马哈尔同意,政府应该加强赋予安全部门权力,能够在这些可能成为外国战士的人离境之前就阻断其旅行计画。

这正是巴黎和柏林所希望做的。法国和德国政府希望在申根区国家间进行更多的机场检查,并呼吁建立一个欧洲乘客即时资料库,以提供安全部门追踪恐部分子嫌疑人的行动,法国内政部长卡斯纳夫向媒体表示,这项措施刻不容缓。

德国内政部长德梅齐埃表示,已经有三千名战士离开欧洲发动圣战,我们不希望欧洲成国恐怖主义的输出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