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明年继续面临外交政策挑战


在外交政策层面,2013年对奥巴马总统是困难的一年。从叙利亚内战,埃及动乱,伊朗核谈判到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奥巴马总统2014年的工作已经排满。

奥巴马总统2013年很忙。他对叙利亚化学武器攻击的反应引发争议,他同伊朗新总统进行了首次电话交谈,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大国同伊朗谈判达成了核协议。

奥巴马总统会晤了中国领导人,访问了非洲,吊唁了已故南非总统曼德拉。

美国的电话监听活动曝光,导致美国与主要盟国关系紧张,也拖累了奥巴马总统。

奥巴马出席了在俄罗斯召开的20国峰会,但取消了与普京总统的正式会晤。

奥巴马9月在联合国发表讲话时承认,美国参与全球事务引发了一些敌意,但他指出,从全球事务中脱身会是个错误:“我认为美国必须为自己的安全而继续参与。我也相信,这样世界会更好。”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索耶教授说,奥巴马由于未采取军事行动而让叙利亚放弃化学武器而得分,但还存在更多的问题:“极端主义分子反对派不断坐大,假如阿萨德政权倒台,这些人会对美国造成非常严重的问题,而且邻国局势越来越不稳定,伊拉克、约旦、土耳其和黎巴嫩都有危险。”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康利认为,奥巴马是否能专注于外交政策,很难说:“他要面对国安局丑闻,医改问题,政府关门,等等,很多世界领导人都拿不准奥巴马总统是不是能处理好国内所有这些问题,更别说关注国际事务中的各项挑战了。”

2014年,美国和北约将加快从阿富汗撤军的步伐。

康利说,美国和世界各国的人都在等着看奥巴马总统如何明确解释这场持久的流血冲突的得失:“我们努力要取得的微妙平衡以及我们为此付出的代价,关于这个问题的谈话,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世界范围,都肯定是非常微妙的。”

皮尤研究所最近的一次民调显示,美国人对美国参与全球事务的支持度不断降低,挑战着奥巴马对美国角色的认知。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索耶教授说:“人们好像认为他应当对美国在全球影响的下降负责。但我要说的是,如果你问问在外国的人,其实这种下降并不那么明显。在很多很多国家,美国的影响仍旧非常大。”

2014年的挑战更多,与伊朗的核谈判将继续,联合国召集的叙利亚和平会议1月举行,华盛顿还得应对与阿富汗、巴基斯坦、中国以及俄罗斯关系中的不确定因素。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