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年终报道:伊斯兰国在巴格达迪领导下扩张


这幅视频截图显示一位据称是”伊斯兰国”激进组织高级头领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的男子。

这幅视频截图显示一位据称是”伊斯兰国”激进组织高级头领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的男子。

长达二十分钟的布道震惊了整个世界。

从任何标准来看,摩苏尔大清真寺七月份的这次演说都是很大胆和具有颠覆性的,也使得中东地区陷入血腥的混乱中。

从基地组织分离出来的“伊斯兰国”(ISIS)的头目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宣称建立“哈里发国”, 等于是向当前的穆斯林领袖、西方国家和其他的圣战分子提出了挑战。

神秘的42岁的巴格达迪自称为“易卜拉欣哈里发”(Caliph Ibrahim),并声称是全球十亿多穆斯林的领袖。他还要求“基地组织”效忠。几个月前,因为策略上的纷争以及他拒绝服从命令,“基地组织”已经和他脱离关系。

叙伊亚反政府力量高级温和派领导人说,“基地组织”尚未“臣服”,但在美国空袭后叙利亚北部出现“伊斯兰国”激进分子和当地“基地组织”的合流的趋势,。

巴格达迪从他和他的战士们从伊拉克和叙利亚攻占的大片土地上宣称建立“哈里发国”之后,加剧了巴格达迪和一度占统治地位的圣战组织“基地组织”领导人之间的对立。

设在华盛顿的中东媒体研究所(Middle East Media and Research Institute)说, “伊斯兰国”正在重组全球圣战活动,而且获得中东和穆斯林世界的更大支持,中东媒体研究所是一个监测圣战者互联网活动的非盈利机构。

保守的伊斯兰激进分子和圣战学者们谴责关于“哈里发”的声明。

优素福•格尔达维(Yusuf al-Qaradawi)是一位很有影响力的在卡塔尔的埃及伊斯兰学者。他警告说,巴格达迪的野心会给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逊尼派带来危险的后果,而且根据伊斯兰教法,他的声明无效。

在黎巴嫩,萨拉菲派长老戴•阿尔-伊斯兰•阿尔-沙哈尔(Dai al-Islam al-Shahhal)主张“我们需要一个‘哈里发国’;这是我们意识形态的核心。但这样的国应该建立在一些标准之上。他没有符合任何标准。”

即使这样,仍然有至少12个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之外的圣战组织已经正式宣誓效忠于巴格达迪。分析人士警告说,也许有更多的组织也已经宣誓效忠但还没有公开。一些组织已经颇具规模,其他一些组织是新成立的或者相对无名,或者是虚张声势以制造“伊斯兰国”来势凶猛的假象。

目前,巴格达迪最重要的盟友是埃及最大的圣战组织,安萨尔•拜特•迈格迪斯(Ansar Beit Al-Maqdis 也就是“耶路撒冷支持者”)。他们还自称为“西奈省”。

总部位于西奈的这个组织在十一月份已经宣布与“伊斯兰国”结盟。分析家称他们在发动袭击方面日渐熟练,而且在选择具有“战略价值”的攻击目标方面更加专业。自2013年七月埃及伊斯兰主义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Mohamed Morsi)被军方推翻后,“耶路撒冷支持者”就已经发动了多起进攻。它的活动范围也随着每一次的爆炸或袭击而扩大。

最初,安萨尔•拜特•迈格迪斯只是开展仅限于西奈半岛内小规模的袭击,但近期他的目标开始转向一些备受关注的大目标以及国内的外国人,还包括开罗中心。在2013年九月份,他们险些杀害埃及内政部长穆罕默德•易卜拉欣(Mohamed Ibrahim)。

在埃及圣战组织与巴格达迪结成同盟的几周后,从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中分离出的组织“真主旅”(Jundallah)加入了已经宣誓效忠于“伊斯兰国”的“塔利班运动”(Tehrik-i-Taliban)派系。真主旅的一名发言人说,(‘伊斯兰国’)是我们的兄弟。无论他们有什么计划,我们都支持他们。”主要的塔利班组织领导层与基地组织的最高领导人有历史渊源。因此,巴格达迪在巴基斯坦圣战分子中获得任何支持都是实力的迹象。

在阿尔及利亚,“哈里发战士旅”(Soldiers of the Caliphate 或被称为Jund al-Khilafah)在九月中旬从“马格里布基地组织”(Al-Qaida in the Islamic Maghreb)中分裂出来并向“伊斯兰国”宣誓忠诚。这个组织的领导人古里•阿卜杜勒(Gouri Abdelmalek)在一份声明中说。“‘马格里布基地组织’的人,如果你命令他们,他们会听从你。”几天内,阿尔及利亚分支组织斩首了法国人埃尔维•古德尔(Hervé Gourdel)以表忠心,来惩罚法国参与美国领导的对伊拉克“伊斯兰国”的空袭。

在领国利比亚的伊斯兰温床德尔纳镇,一群圣战分子在年初刚刚宣布由向基地组织效忠,但是在七月份就宣布转向服从 “伊斯兰国”。声明说,“支持这个被压迫的伊斯兰国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伊斯兰国被远近各处的人、异教徒或虚伪的人、或没有灵魂的人看做敌人。”

较远的菲律宾阿布沙耶夫组织(Abu Sayyaf Group)几个月前也向“伊斯兰国”宣誓效忠。阿布沙耶夫组织领导人伊斯尼隆•哈皮隆(Isnilon Hapilon)在网络上发文说。“我们宣誓我们真诚地听从(巴格达迪),无比尊重他,”

在过去的两年间,巴格达迪使一个恐怖组织转变为一个恐怖军团。分析人士说,他在试图建立政权合法性的同时,还寻求其他两个目标:一是把深植于伊斯兰的哈里发与海湾地区的世袭统治者区分开来,二是把自己定位为最重要的圣战士和这些统治者的合法挑战者。

虽然他的哈里发言论只吸引了底层穆斯林教士的支持,但是他们还吸引了不少年轻一代的圣战者。他们为他占领并统治一大片区域感到兴奋。这是基地组织从未做到的,而且不少外国战斗人员还纷纷加入“伊斯兰国”。据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局长约翰•麦克劳伦(John McLaughlin)说,每个月有大约一千名外国人入伍。

挪威国防研究院的恐怖主义问题分析专家托马斯•黑格海默(Thomas Hegghammer)称:“ 喜欢巴格达迪的年轻圣战者对于基地组织领导者的态度是,哈里发并不需要他们,而是基地组织需要哈里发。”

黑格海默怀疑正是巴格达迪的虚张声势使他在激进穆斯林分子间备受欢迎。他说,“大量的来自意识形态方面的批评可能反而造成了被压迫的形象,但一些年轻的新成员会觉得这个很有吸引力。”

到目前为止,像阿拉伯半岛基地组织这样的主要基地组织派系抵制了巴格达迪要求他们效忠的呼吁。但是内部人士透露,整个组织还在摇摆不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