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年终报道:美中关系--从起伏中防范冲突


随着2014年步入尾声,美中关系在奥巴马总统访问北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达成多项协议的情况下取得一些正面积极成果,也为过去一年来两国跌宕起伏的关系划出一个上扬的走势。不过,两国关系的发展是否能持续这种正面轨道,分析人士看法谨慎,认为美中之间仍然有许多基本分歧难以消弭。

在岁暮年冬之际,美中关系近日出现一些正面发展。奥巴马总统在北京国事访问期间,与习近平达成多项协议与共识,包括气候变化、签证互惠、军事互信、贸易谈判,以及加强埃博拉、反恐等国际事务方面的协调与合作。

奥巴马在民主党中期选举落败、出访成果不被看好的情况下,能够在北京之行取得进展让许多人感到意外。

传统基金会亚洲项目主任洛曼(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传统基金会亚洲项目主任洛曼(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传统基金会亚洲项目主任洛曼(Walter Lohman)说:“重要的是,这显示出中国在对于奥巴马总统来说相当重要的问题上作出了让步。”

过去一年来,美中关系受到一些事件影响震荡起伏,包括东中国海与南中国海的领土争端、美国以网络间谍罪起诉解放军军官、西藏喇嘛自焚、新疆和中国维权人士的人权问题、美国军机遭中国战机危险拦截、香港“占中”民主抗议等等,这些事件都激起两国关系的波澜。

分析人士认为,美中领导人会谈最大的作用即在于盘整两国关系,将可能引发擦枪走火意外冲突的问题做适当处理,让双边关系得到稳定,能够持续往前发展。

布鲁金斯学会东亚政策中心主任卜睿哲(Richard Bush)说:“我认为这次会谈最重要的成就就是两国军方的相互理解,这对美军和解放军在西太平洋的互动极为重要。但它无法解决所有问题,因为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造成问题的中国船只是海警船而不是中国海军,所以双方海警部门也需要有类似的相互理解。”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东亚政策中心主任卜睿哲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东亚政策中心主任卜睿哲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提出推动和美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外交策略,作为中国发展对美关系的主轴。习近平在许多场合,例如去年与奥巴马在加州安纳伯格庄园的会谈,今年7月美中经济安全战略对话,或是9月份,与前往北京安排奥巴马国事访问的白宫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会面,都重申了“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

尽管中国官方和学界不断对外铺陈和推动习近平“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但美国舆论界和学界对这个概念的内涵表示疑虑,认为美国政府不能照单全收。

传统基金会亚洲项目主任洛曼说:“去考虑是否接受他们所提的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是一个错误,特别因为它是中国自己发明的概念,你不能就这么接受别人的概念因为你不知道他们赋予这个概念什么意涵,我也不认为那是一个什么好主意。它造成区域许多问题,它带有美中两国在搞2个大国集团G-2的意思,这是没有人想看到的。所以奥巴马政府现在也从这个概念退却,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

对于“新型大国关系”的内容,习近平本人在今年7月的美中经济战略对话中,明确阐述了它的主要意涵。

习近平说:“中美是两个各具特色的国家,在很多方面肯定有差别,有差别才需要沟通和合作。我们双方应该坚持从大处着眼,把握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总目标,认清 两国共同利益 远远大于分歧;应该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尊重彼此主权和领土完整,尊重彼此对发展道路的选择,不把自己的意志和模式强加于对方;应该善于管控矛盾和摩擦, 坚持通过对话协商、以建设性方式增进理解、扩大共识。”

不过,分析人士认为,中国要求美国尊重其包括主权和领土完整在内的“核心利益”,美国无法完全接受,因为它和美国本身的长期利益是有冲突的。

前美国国务院亚太副助卿柯庆生(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前美国国务院亚太副助卿柯庆生(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前美国国务院亚太副助卿柯庆生(Thomas Christensen)不久前在布鲁金斯学会的一场讨论会表示,被北京当局视为其“核心利益”的,第一就是维持共产党一党专政,第二是根据中国当今地图的领土完整,第三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环境。

柯庆生说:“美国实际上只同意其中的第三点。你知道,要美国基本上接受说,那些是你的核心利益,我们必须经常遵守它们,那是相当困难的事情。美国永远无法说,我们支持中国共产党永远一党统治,我们只能说,我们不会采取行动去导致你的国家不稳定。”

美国政府原先对“新型大国关系”并没有明显的抗拒,但随着中国在东中国海设立防空识别区、在南中国海设置钻井平台、以及人权、网络间谍、军机拦截等一连串强势作为,奥巴马政府官员也开始与“新型大国关系”的说法保持距离。

美国国务卿克里在美中经济战略对话开幕式上就这么表态: “我多次听到习近平主席提到新型大国关系。我认为,新型大国关系不能只靠语言来界定,而是应该由行动来界定。新型大国关系靠我们所作出的决策来确定。”

对于美中之间对核心利益及彼此价值观的分歧,中国学者认为,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正是为了要管控双方的分歧,避免由冲突转为对抗,因此美国不应对这个概念有所保留。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阎学通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阎学通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阎学通说:“中美之间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就是为了要管理这种分歧,这个分歧就是新型大国关系主要管理的内容。去寻找共同利益,然后在共同利益上发展合作,然后防止这种分歧从冲突升级为对抗。”

此外,习近平提出“亚洲人管理亚洲事”的说法、成立丝路基金、设置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等,也被认为是中国有意在亚洲建立由自己主导的多边体系、突破美国亚洲再平衡政策的围堵。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说,中国成立丝路基金,向亚洲国家提供贷款和援助等做法是精心策划的谋略,目的在于重塑以中国为主的朝贡体系,将美国逐出东亚。

对于中国究竟是规则破坏者还是规则制定者,有些看法认为,随着中国崛起国力日增、国际间要求中国在全球事务分担更多责任,那么国际社会也应该允许中国参与游戏规则的制定。

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龙(Thomas Donilon)说: “随着中国中国与世界的改变,国际组织必须更直接和公平地反映它们的参与。如果我们期望中国承担更多责任并作出更多贡献,我的确认为一些治理方式必须反映出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化。”

有关美中关系的内涵,前美国国务院亚太助卿坎贝尔(Kurt Campbell)不久前告诉华盛顿邮报,美中关系极其复杂,在美国人眼中,大部分国家不是美国的朋友即是敌人,但“中国却是一种新的混合体…两国在一些领域有残酷的竞争,但在一些领域又有必要的合作。”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最近发布的年度报告称,自两年前习近平上任以来,中国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同美国盟友日本、菲律宾的领土争议,导致美中关系紧张,两国在亚太地区擦枪走火发生军事冲突的风险增加。

委员会主席丹尼斯·西亚(Dennis Shea) 表示,虽然奥巴马北京国事访问取得具体成果,但那只是改善两国气氛,对报告作出的结论没有影响,理由包括:中国政府支持的网军仍然在持续对美国发动黑客袭击盗取机密;中国经商环境还在恶化,不利美国企业,以及中国旨在抗衡美国亚太军事力量的军备扩张等。

报告称,习近平主政下,北京较过去更愿意导致双边关系紧张。不幸的是,中国追求与美国维持更具对立性关系的情况会持续存在。

长期参与和观察美中关系的前美国驻中国大使洛德(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长期参与和观察美中关系的前美国驻中国大使洛德(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对于美中关系的本质,长期参与和观察美中关系的前美国驻中国大使洛德(Winston Lord)做了这样的结论。

洛德说说: “我们无需过于悲观或乐观。这个关系总是有高低起伏,但它也有上限和下限。只要他们继续维持那种糟糕的政治制度,我们就永远不可能成为密切的伙伴,而且我们还有其他的分歧存在。不过,我也希望我们之间永远不会发生战争,除非是由于意外的擦枪走火,这也是双方正在试图防范的情况。”

如此看来,奥巴马和习近平在中南海的谈心、瀛台夜话,终究还是无法改变美中之间的结构性歧义,美中之间仍然会持续对彼此的意图充满戒心。不过,在2014年逐渐进入尾声之际,两国领导人也都知道,作为全球第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双方没有不合作的选项。

YouTube视频:年终报道:美中关系从起伏中防范冲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