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年终报道:2014美中逐鹿非洲


今年8月,美国破天荒的在首都华盛顿举办首次美国与非洲国家领导人峰会,强调美国要加强同非洲的经贸联系。这突显美国与中国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在争夺对非洲影响力的较量正趋于白热化。

8月4日至6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华盛顿迎接50位非洲国家领导人,共同出席首届美国与非洲国家领导人峰会。他在峰会期间举行的美非商业论坛上说:“非洲拥有世界上发展最快的经济体、一个日益扩大的中产阶层、日益扩大的制造和零售业、以及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电信市场之一。”

奥巴马在论坛上宣布,包括可口可乐、通用电气、沃尔玛和黑石集团等在内的美国企业将在非洲投资140亿美元,用于清洁能源、航空、银行业和基础设施。

然而这些行动至多只能说帮助美国赶上中国在非洲的脚步。中国早在五年前就已超过美国,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投资国。去年,中国与非洲的贸易额突破2000亿美元,是美国与非洲贸易的两倍多。由中国主导的中非合作论坛自2000年开创以来,至今已经搞了六次峰会。

在奥巴马主持美非领导人峰会的三个月前,中国总理李克强出访非洲四国,并出席在尼日利亚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非洲峰会。其间,中国宣布对非洲新增一笔100亿美元的贷款,包括为修建一条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到港口城市蒙巴萨的铁路提供90%的资金。中国人民银行还与非洲开发银行签署了20亿美元的“非洲共同增长基金”融资协议,用于给非洲开发银行的项目提供资金。

但中国与非洲的接触也面临着不少批评的声音。去年,前尼日利亚中央银行行长撒努西称中国在非洲搞新殖民主义。他在金融时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说,“中国买走我们的初级产品,再把制成品卖给我们。从本质上说,这也是殖民主义。”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开发与比较政治学教授、《龙的礼物:中国在非洲真实的故事》(Dragon’s Gift: The Real Story of China in Africa)一书的作者布罗蒂格姆(Deborah Brautigam)并不赞同中国在非洲扮演着“新殖民主义者”的角色这种看法。她说:“如果我们看非洲与世界任何地方的贸易,比如美国与非洲、欧洲与非洲、或者是中国与非洲,我们会发现它们的贸易结构大体上是相似的。在美国,非洲对我们的经济利益来讲也是原材料。这并不一定就是说美国也是个新殖民主义者。这主要是非洲的经济结构使然,除了原材料非洲还不能生产别的产品。”

不过,中国在非洲面临越来越多的困境也是个不争的事实。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发现,非洲几个主要国家都不约而同地出现了受访民众对中国印象变差的情况。非洲对中国的批评主要是中国向非洲输出劳工,而不是给非洲本地带来就业机会;中国在非洲的大型基建项目使非洲国家政府背上沉重的债务;还有就是中国的廉价商品充斥非洲市场,造成非洲本土工业得不到发展。

这些不足之处正是奥巴马政府希望美国能够有所建树的领域,以显示美国与中国的不同之处。

奥巴马在美非商业论坛上发表讲话时说:“我们和非洲发展关系不仅仅是为了非洲的自然资源,我们看重的是非洲最重要的资源,那就是它的人民、人才还有它的潜力。我们不会为了我们自己的发展跑到非洲去开矿。我们要通过和非洲建立真正的伙伴关系来给所有人创造就业和机会,开启一个非洲发展的时代。这是美国所提供的伙伴关系。”

但奥巴马政府在非洲政策上的变化也将面临挑战。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布罗蒂格姆说:“在出口信贷方面,中国有雄厚的资金去支持中国企业。而美国在出口信贷方面的预算非常少,美国也不给企业提供补助。140亿美元只是美国承诺要提供的,并不需要马上拿出来。而且国会也非常不情愿掏这笔资金。”

据布罗蒂格姆估算,中国两大机构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从1995年到2012年间为非洲提供了500亿美元的融资,其中大多数是以出口信贷的方式提供。同期美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为非洲买家提供的融资约120亿美元。此外,中国企业还可以从政府那里获得出口退税。

这并非意味美国和中国会为争夺对非洲的影响力而拼个你死我活。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非洲发展项目客座研究员孙韵在“非洲在中国的外交政策”(Africa in China’s Foreign Policy)的报告中说,中国对非洲的投资和贸易分别仅占中国全球投资和贸易的3%和5%。《外交家》杂志(The Diplomat)执行编辑扎卡里•凯克(Zachary Keck)则表示,非洲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中也绝不占首要位置。这意味,美中的较量不在非洲,也意味两国未来在非洲的合作或许会大于竞争。

YouTube链接:年终报道:2014美中逐鹿非洲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