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8 2016年09月28日星期三

瑜伽:印度软实力向中国渗透


云南一家瑜伽会所的学员们正在练习流瑜伽。(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5年10月8日)

云南一家瑜伽会所的学员们正在练习流瑜伽。(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5年10月8日)

今年6月21日是第二届国际瑜伽日,无论是在纽约、巴黎,还是在上海或新德里,全球的瑜伽爱好者们都在这些城市的显著地标性建筑周围,举行了集体瑜伽活动,以庆祝这个年轻而富有魅力的节日。

瑜伽很早就已经开始在西方社会流行,然而,在中国,瑜伽的兴起只是近几年的事情,它正成为一种时尚潮流,尤其深受年轻人的推崇。中国大中城市瑜伽训练班的普及程度以及参加人数之众,使得印度媒体惊呼:瑜伽已成为印度软实力的先锋,正逐渐渗透到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当中。

莫迪推广印度软实力

随着近些年来印度国家的经济实力不断上升,印度的领导人也意识到“大国崛起”不能单纯依靠以经济和军事为代表的硬实力。印度总理莫迪上任后,便积极向全球推广印度的软实力,瑜伽则被作为首当其冲的代表。

莫迪本人就是位瑜伽爱好者,无论是在国事出访期间,还是在参加国际会议的空隙,他都不忘与世界各国的政治领袖们探讨一番练习瑜伽的益处。2014年9月27日,莫迪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时,提出了设立“国际瑜伽日”的建议。他说:“瑜伽是印度古代传统留给我们的无价礼物,这个传统已经有5000多年的历史了。它体现了身心合一,思想与行动合一,克制与执行合一,人与自然的和谐,以及对健康和福祉的全方位关注。它不仅仅是一项锻炼,也是在挖掘对自己内心、对世界、对自然的感知。”

2014年12月11日,联合国通过了印度驻联合国大使提交的方案,将每年的6月21日定为“国际瑜伽日”。

在2015年6月21日第一届国际瑜伽日的庆祝活动中,莫迪总理亲自带领来自全球84个国家的3万5千多名瑜伽爱好者,在新德里举行了声势浩大的集体瑜伽练习活动,其参加人数和代表国家的数目创下了这类活动的吉尼斯记录。今年,印度再次集结3万多人,在其新兴城市昌迪加尔举行了为期四天的庆祝活动。

瑜伽在中国方兴未艾

尽管有学者考证,瑜伽在古代就已经随佛教的传入而进入中国,不过,现代瑜伽在中国的兴起却应当归功于一位香港女性。1985年,张蕙兰与中央电视台合作,推出每天早晨半个小时的瑜伽健身节目,从此,瑜伽运动走入了中国的千家万户,蕙兰老师也被中国的瑜伽爱好者们亲切地称为当代中国“瑜伽之母”。

瑜伽在进入中国后的最初十几年发展缓慢,直到21世纪之后,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城市白领越来越多地关注形体的塑造和身心的健康,一些年轻女性率先走出去,前往印度富有盛名的瑜伽学院拜师学习。这些人将印度不同流派的瑜伽技巧带回国内,随着瑜伽冠军魏秋琪、“中印瑜伽大使” 母其弥雅等一批“美女教练”的出现,瑜伽运动在媒体上得到越来越多的曝光机会,瑜伽爱好者的数量才开始呈现指数级增长。

为庆祝今年的国际瑜伽日,6月17日至21日,第二届中国--印度国际瑜伽节在四川成都都江堰市举行。几百名来自中国各地的瑜伽爱好者在印度瑜伽大师们的带领下,进行了带有表演性质和教学性质的瑜伽练习。据《印度人报》(The Hindu)报道,印度大师们惊讶于瑜伽在中国的普及程度,也对这项古老的修身养心运动能在中国成为一门利润颇丰的生意而感叹不已。

《印度人报》采访的成都“圣珈瑜伽中心”总经理吴海霞表示,她的瑜伽中心已经在中国开办了700多家连锁瑜伽会馆,吸纳了40多万瑜伽健身会员。中心开设有初、中、高级的瑜伽进阶课程,每个班40至50名学生,学费大约为每月3000元人民币。她说:“我们绝不缺少学生来源,而最大的问题是找不到好的指导教师。”她希望能够在这次中印瑜伽节期间,与印度的老师们签订某种商业上的合作协议,“印度大师的亲临指导会将我们的业务水平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中国特色的瑜伽

中国的瑜伽场馆在近十年期间爆发式增长,据印度IANS通讯社报道,仅在北京市朝阳区,提供瑜伽课程的健身场馆和瑜伽会所就从2003年的3家增加到2015年的将近1000家。在这些众多的机构当中,既有像圣珈瑜伽中心这样较为正规的机构,也有不少资质不足的草台班子。他们的广告往往以“美体健身”作为卖点,这让印度瑜伽导师们感到十分困惑。

印度一所瑜伽学院的教师伯萨勒(Uday Bhosale)在接受《印度人报》的采访时表示,中国的学生们过于注重身体上的训练,而忽略了意念的练习,从而不能完全掌握瑜伽的精髓。“我们(印度教师)的任务就是向他们解释瑜伽的生物机械原理,解释每个动作的生理和心理意义,使他们得到对于瑜伽独特性更好的认识。”

云南大理的于女士告诉记者,她自己对此有着切身的感受。她说:“我前后练习瑜伽7、8年,参加过好几个不同场馆的瑜伽课程。但是,我总觉得我们大多数人都不过是在那里伸伸腿、抻抻筋。我原本以为,瑜伽还有除了健身以外的其他的东西。”

由于对瑜伽的推广大多以“美体健身”为卖点,女性成为中国瑜伽爱好者中的压倒性多数。很多男性认为,瑜伽的动作不够阳刚,甚至有些男性以为,瑜伽就是专门为女性锻炼身体而诞生的。

北京“悠季瑜伽学院”(Yogi Yoga)的印度创始人莫罕(Yogi Mohan)对IANS表示,中国的瑜伽从业者已经意识到这些问题,中国政府部门正力求引进更多的印度瑜伽老师,以使得这项运动正规化。莫罕自2003年开始在北京教授瑜伽课程,目前,他的悠季瑜伽学院已经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都开设了分支机构,他说:“我们正在与中国的国家体育总局洽谈,合作培养大学的体育教师们,让他们掌握‘正确的瑜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