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余杰:六四问题的解决是中国未来民主化的开端


流亡美国的中国知名作家余杰最近一个多月在台湾进行访问。余杰除了举办《中国教父习近平》、《河蟹大帝胡锦涛》等作品发表会外,还在台湾各地参加多场座谈会和演讲,谈及中国人权、公民运动、知识分子责任、宗教信仰等议题。在六四25周年前夕,美国之音驻记者张佩芝在台北对余杰进行专访,请他谈谈他对六四事件的反思以及目前中国人权现状的看法。

流亡美国的知名中国作家余杰5月26号在台湾大学以“从六四看太阳花学运”为题发表演讲。他表示,从当年的六四到今天台湾的太阳花,一共25年的间隔,前者是以军队开枪,血腥屠杀而结束;后者是以谈判等和平方式结束,就可以看到两个地方的不同,一个是共产极权制度,一个是初步实现民主化的台湾。

六四发生时,余杰是16岁的中学生,虽然他并没有亲身参与六四,但是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个人的生命完全跟六四融合在一起,包括他后来被迫离开中国,成为一个流亡作家。余杰说:“我对六四到现在,已经四分之一个世纪,25年,仍然不能把所有真相呈现出来,天安门母亲不能得到抚慰,不能得到赔偿,我感到非常失望,正因为六四,我才跟今天中共的暴政紧紧联系在一起,我相信六四问题的解决会是中国未来民主化的开端。”

*希望大家不要对习近平抱有幻想*

关于近来维权律师浦志强等人被中国政府逮捕拘留,余杰认为,这显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完全没有起码的自信。他说:“像浦志强先生,像徐有渔先生这样,其实非常温和理性的知识分子,这种纪念六四的小规模活动,而且在自己的家庭,私人场合,前几年都有过这样的活动,并不没有受到这样严酷的对待,而今年有多人被捕。像高瑜女士,前一年她也在海外媒体上发表很多文章,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事,这也显示习近平暴露他的独裁者和法西斯主义者的真面目。希望大家不要再对他抱有幻想,也说明现在他虽然说要三个自信,但是他完全没有起码的自信,只能通过残酷的镇压,来维持他最后一点信心。”

*对中国未来变革持乐观期待的态度*

关于未来中国民主运动发展,余杰表示,虽然近来从零八宪章,到新公民运动,都被残酷镇压,但是他认为在网络时代,信息越来越自由地传播,中国公民的意识不断觉醒,即使中共每年花费七千亿维稳经费,他相信这样的趋势仍然是中共所无法阻挡的,因此他对中国未来五年、十年的变革,持很乐观期待的态度。

*对中共进行改革不抱任何希望*

不过,余杰对中共自己动手开启改革,并不抱希望。余杰说:“我特别希望整个国际社会能凝聚力量,像中共施加压力,使刘晓波先生和他的妻子刘霞女士还有包括我们刚才谈到的高瑜女士、浦志强先生、徐有渔先生等,还有许志永先生,他们这些良心犯,政治犯,都能早日获得自由。当然除了国际舆论的压力,当然还有中国民间的发展。我不想向中共当局传达任何信息,我对他们不抱任何希望,所以我觉得是民间社会,还有国际社会的压力才能促成中国社会的变革。”

余杰指出,这次他到台湾两个多月的时间到台湾很多大学、公民团体、教会做讲演。他计划把他对台湾的了解和思考,都写出来,希望以旁观者的视角,对台湾未来宪政的提升带来帮助,也会启示中国未来的变革。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