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排外是自尊还是自卑?


一本中国护照

一本中国护照

中国外嫁明星的国籍问题一直是民众关心的问题,比如巩俐、周迅和汤唯演员,一旦她们加入外国国籍,就会引起众多粉丝的不满,被说成是崇洋媚外和没有尊严,反映出中国排外的狭隘心态。最近华尔街日报发表一篇文章说, 美国不必害怕中国,美国兼收并蓄,而中国猜忌、排外,这使美国获得了不可取代的优势。

中国电影明星汤唯上个月下嫁韩国丈夫,9月初(4号)在机场亮出中国护照,网友们赞叹:“女神还是中国的。”长期以来,中国民众对国籍问题的不宽容,反映出中国人对外国人的排斥心态。而中国共产党执政以后,这种排斥心态有增无减。

美国华裔作家刘柏川最近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文章说,美国文化的多元化和包容度,对外来移民的开放性,保持了美国的强大。

刘柏川说:“美国可以造就华裔美国人,可是中国却不能造就美裔中国人。因为中国不愿意,也不想这样做。中国的观念不是去吸引和融合世界各地的移民,给自己的文化注入新的活力。”

有多少中国人挤破头想得到美国绿卡和国籍,尤其是富二代、官二代和“土豪”。他们当中许多人已经如愿以偿。而另一方面,外国人要获得中国绿卡和国籍却难上加难。2000年中国人口普查显示,历年来只有941人获得中国国籍。而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2000年美国人口中有3110万是外国出生的人,占美国总人口的11%。

刘柏川说:“只要美国不屈服于恐惧、焦虑和自我封闭,只要我们一直敞开大门,敞开心扉,我相信,美国仍然在世界上占有不可取代的地位。”

刘柏川的文章题为“我为什么成不了中国人”,他以亲身经历证明,即使身为华裔也很难获得中国国籍。刘柏川曾经向就近的中国领事馆打电话询问如何加入中国籍,在一连串的录音指示后,最后还是没有人接听。他接着登上中国领事馆的网站查询,网站上只有申请签证程序的解释,没有归化入籍的说明。

中国的排外性根深蒂固,中国有句古话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就从现代史上看,美国学者李敦白(Sidney Rittenberg)是寥寥无几获得中国国籍的外国人之一, 他1944年投身延安工作,不久获得中国国籍,并成为第一个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美国人。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却被指控为间谍,锒铛入狱,1959年才得到平反。文革期间他又被监禁了9年。

即使对中共亲近忠诚如李敦白,最后在排外的高墙面前也只好退却。文革结束后,他自认无法适应中国的政治环境,和家人搬回美国居住。

中国政府和民间的排外心态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进而减弱,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涉外婚姻仍然受到严重歧视。1980年,中国画家李爽和当时担任法国驻华大使馆文化处的外交官白天祥相恋,中国公安部门以“向外国人出卖情报”和“有损国家尊严”的罪名逮捕了李爽。3年后,当时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亲自批准了他们的婚姻,两人才得以结婚。

即使在提出和世界接轨的今天,排外对象不仅有外国人,连海外华人也包括在内。中国至今不承认双重国籍,中国公民一旦加入外国籍,就不能保留中国国籍。

排外、恐惧和不信任,根源在哪里?

宾夕法尼亚大学中国问题学者玛丽亚·莱普尼科娃说:“讨厌少数族裔有两大原因,一是无知和没有安全感。不同团体之间缺乏交流,他们就会相互反感。有研究显示,交流越多,不同族裔间的关系会越好。”

玛丽亚·莱普尼科娃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中国问题的博士后,她说,第二个原因是害怕移民会抢走自己的工作。

可是刘柏川指出,恰恰是外来移民对美国的贡献,加强了美国的竞争优势,而中国的排外心态却限制了它的崛起。他在文章中说:“就算这是一个中国崛起、美国衰落的时代,我们美国人也不必过于担忧,不管中国的GDP有多大,美国仍然拥有深层、持久的竞争优势。”

今年初,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即将离任的时候,中国官方媒体讽刺他是黄皮白心的“香蕉人”,显示中国并不理解什么是美国人的概念。

刘柏川说:“骆家辉作为美国价值观的代表并不是说他有‘白心’,而是说他有‘美国心’。中国官方媒体无法区别白人和美国人,说明了他们目光短浅,而这恰恰是美国的优势。”

他说,今天,真正的竞争不在美中之间,而在两种理念之间,如果中国抱着“种族纯洁性的幻觉”不放,不去迎接种族融合的现实,那么将无法撼动美国的强大地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