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专访章立凡(二):薄案遗漏重大案情 官方采取鸵鸟政策


知名中国近现代史学者章立凡 分析庭审遗漏重大犯罪事实 (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知名中国近现代史学者章立凡 分析庭审遗漏重大犯罪事实 (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薄熙来贪污、受贿、滥用职权案虽然一审结束,但这场世纪大审给中国政坛造成的震荡仍在继续。美国之音VOA卫视驻北京分社记者东方专访了中国知名近现代史学者章立凡,请他梳理薄熙来案审判的过程,解读薄案对北京高层政治以及三中全会的影响。接下来是专访的第二部分。

VOA: 很多外媒在报道薄熙来案件在济南一审的新闻时,包括美国之音在内,都注意到庭审记录通过济南中院刚刚注册的官方微博公之于众,并认为这是中国司法进步的一个表现。是不是今后所有的大案、要案的庭审过程都能够通过微博公开,或是当局仅仅选择薄熙来并给他特殊待遇?

章立凡:如果说今后所有的中国普通人也能够享受像薄熙来这样的公审待遇,那我想可能司法真的有进步。但你回顾一下薄熙来在重庆时候的黑打,你对照一下当初李庄案的审判。你就会发现在大多情况下,中国的司法很难谈公正。只是由于薄熙来的特殊身份,同时也是为向外展示中国司法的公正,所以他享受了一个特殊待遇。我想这也并不能说明中国的法制因为薄熙来而进步了。

*法庭遗漏重大案情*

VOA: 对薄熙来的贪污腐败的指控以及审判能否能够解读为中共反腐的里程碑?你怎么看待被告律师提出的薄熙来贪污腐败只限于在大连,他调到重庆后腐败活动嘎然而止?

章立凡:实际上在这个案子还没有审的时候,我就提出来,我说对这个两千五百万的控罪,我认为这个数字跟实际情况有很大的差距。而且我想用所谓受贿,我觉得很难说明薄谷开来杀人的动机。薄谷开来会不会因为大概一千六百万元人民币这个数字,也就是法国别墅的这个数字, 而且这只是指法国别墅的价值而已,中间的佣金可能并没有这么多,为这么点钱去杀人,我觉得不可理解。

但是在庭审上,薄熙来的律师无意间透露了一个信息。他提出一个关于一千四百万英镑回扣的问题。这个问题实际上应该是薄谷开来的一个重大的漏罪。虽然我也查了一下 ,这是在重庆江北的一个地产项目,之后没有进行。这个中间,海伍德和薄谷开来 究竟有多少经济上的和权钱上的这种交易?我们现在不 是十分清楚。薄熙来的律师在庭上说,从2005年以后,薄熙来就没有贪腐记录。这就会引起人们的一个反思,难道真的从他权力变大了,地位升高了以后,2005年以后,薄熙来就没有贪腐了吗?我想这也是一个很让人怀疑的问题。

*避免联想*

VOA: 庭审记录中的这些明显的漏洞,官方会回应吗?

章立凡:我觉得这些年来我们注意到有很多有明显漏洞的一些官方信息,官方不予解释,对公众的质疑也不予理睬,就是采取这种鸵鸟政策。我想这种情况很普遍。

还有一点,我想之所以指控这么低得贪腐数字,其实是怕引起公众对于普遍贪腐的体制的一种联想。因为在薄熙来事件发生之后,在2012年外媒曾经有过比较大的爆料,对于高层其他人财产的大爆料。我想如果对薄熙来的指控是比较巨大的数字,可能就会引起别人的联想,比他地位高的人,他们会贪多少呢?我想这个对于政府的形象是不好的。为此就是说,这个审判它有个底线。这个底线就是对这个体制的损害降低到最低限度,使公众对于高层的贪腐状况了解的越少越好。

VOA: 从目前的情况看,薄熙来会轻判还是重判?对检方提出没有自首情节要从中处罚的要求,您怎么看?

章立凡:控方已经在法庭上指出薄熙来不存在从轻处理的情节,而且薄熙来这种公开的翻供,可能会导致在量刑上的加重。同样罪行成立,原来可能走底限,现在可能走高限。 但是我想他不会死。现在这个体制不太能承受将薄熙来处死这样一个政治冲击。如果那样的话,可能真的会造就了薄熙来的一世功名。他有可能变成一个中国法制不公的牺牲品,变成这样一个人物。这样的话,他可能会博取更多的公众同情。

我想他的刑期可能不超过刘志军吧。也许是无期,也许是20年。以他现在64岁的年龄,如果判他二十年,他出来后也已经是84岁的老翁。我想他的政治能量已经是消耗完了,尽管他自己不是这么想。

*精神领袖*

VOA: 不过,您最近写的文章中分析说,薄熙来其实并不在乎判多少年。他把宝押在未来五到十年中国会发生巨大的变革,因此他有可能东山再起上。海外媒体也有分析说,即便是薄熙来不能成为执政党的领导人,他有可能成为中国反对党的领导人,或者成为挺薄派的精神领袖。您如何看待这一分析?

章立凡:薄案本身导致高层的权斗进一步的延伸和深化。这个我们现在也正在观望中,因为新的消息已经出来,有可能比薄熙来地位更高的人被抛出。我想这个可能就是导致权力斗争的升级。也就是说,薄熙来在未来的政治格局中,他可能还有机会。为什么呢?我们注意到他在庭上的最后陈述,他虽然是否认了所有的控罪。但是他竭力用体制内的语言来表述,他只表明他用人失察,他有错误,他对不起党和人民,等等。这套都是体制内的语言。这种语言有助于让他这些体制内的支持者继续支持他,因为他必须阻断任何想抛弃他的这种政治交易。他想拆散这些东西,想让原来的支持者继续支持他,还想让基层的那些薄粉们继续挺他。这个可能是他的一个目标。

然后他还有一个中期目标。现在看,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在今后四年多的时间里很难进行,我们现在看不到这样的迹象。我想中国的政治危机和社会分化会加剧,还有就是中国经济现在有出现滑坡的可能,这些都可能导致某个时期因为某个事件引发政治上的巨变。我想可能薄熙来之所以不甘心,他可能等候这个机会。

即便前面两个实现不了,短期的和中期的实现不了,他作为中国左派长期的精神领袖地位,其实通过审判他已经树立 。最不济,他还是一个中国左派的精神领袖。他即使是住在监狱里面,就像我们看到的,阿拉伯世界的恐怖组织的领导人,虽然他们住在监狱里,但他们仍然是精神领袖。他最终他可以保持这个地位。

*薛蛮子享受薄熙来待遇*

VOA: 我们注意到官媒态度在报道薄熙来案时的大转弯。第二天官方媒体用强硬的和富有感情色彩的字眼对薄熙来万炮群轰,到庭审最后一天态度明显变缓,强调以法治解决贪腐。这背后是否隐藏着某种信息?当局是不是希望淡化薄熙来对中国政治的影响?

章立凡:还有一个要注意到,就是在庭审结束之后,很快就宣布要召开十八届三中全会。然后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一个很戏剧化的事件,就是 对美国公民薛蛮子拘捕的事件。然后官媒开始大肆炒作这个事件了,薛蛮子一下享受了跟薄熙来同等的待遇。我觉得这中间有转移视线的意图。

一个,就是让薄熙来事件告一段落,然后表示中国的法治和反腐取得了胜利,然后转入下一个议题,我们要讨论下一届三中全会上各方的利益格局,以及今后四年多时间的政治路线,以及未来的经济政策的出台。我想可能是因为想转 入下一个议题,所以才有这样一个降调。

同时再用另一个八卦事件来吸引公众的视线,所以才对薛蛮子的嫖娼事件进行了一个高调的炒作。我想这个都是一环扣一环。(未完待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