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张欣:中国雾霾症结在于共产党中央没担当责任


参加北京国际马拉松长跑的人在雾霾中跑过天安门,有些人带着口罩(2014年10月19日)

参加北京国际马拉松长跑的人在雾霾中跑过天安门,有些人带着口罩(2014年10月19日)

编者按:这是美国托莱多大学亚洲研究所主任张欣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虽然中国大众饱受空气污染之苦已有几十年,但是柴静的《穹顶之下》给了人们一个空前未有的强烈视觉冲击。震撼之下,人们不禁要想,纪录片中举出了很多原因,那么中国雾霾迟迟不能解决的关键症结到底在哪里?

大量的网评集中在中石油中石化的垄断,或者是官僚的腐败。因为对老百姓来说这些是抢眼的,也是特别令人愤恨的。不过,中国雾霾污染问题的症结并不在这里。要说垄断,那河北1400多家大大小小的钢铁企业排放,和垄断有什么关系?要说腐败,那大卡车司机去买劣质柴油,农民在田里燃烧秸秆,北京人去两里路远还要开车,和腐败也搭不上界。

经济学上对此有解释有答案的。空气是公共资源,污染是私人行为对社会产生的负效果。通俗地说,你呼吸的空气是自由流通的。但是其它人不管是私车主还是钢铁厂老板为了一私之利污染大气,对你作为空气消费者产生了伤害。你作为个人不可能自己去限制他们或向他们征讨补偿。你住在北京二环路上呼吸毒气你不知道谁给你健康加了伤害。作为非专业人士,你甚至不知道你呼吸进去的毒素是什么,有多少,伤害程度有多少。因此,市场机制在这方面是失灵的。也就是,靠竞争,靠私有化,靠完善市场机制,并不能解决雾霾污染。

市场失灵下,必须有一个代表大众利益的政府的有效干预各个方面才能解决雾霾污染。《穹顶之下》陈述了雾霾污染牵涉到层层面面,个人、企业、行政、立法、司法、等等。在民主体制下,媒体会发言,民众和公共团体就会去和议员反应,到法院起诉,去街头抗议。政府会对这层层面面立法执法。如果还不行,反对党出来说让我来管。这就是为什么和中国发展程度相当的如印尼,南非,泰国,秘鲁等不会有如此持久严重的空气污染。

中国全国的雾霾污染,则是中国的“政府失灵”,即政府该做的没做好。中国真正的政府,是共产党党委。党委中,权力集中在第一书记手里。而全国的事情,则权力在党中央。中国是个高度集权的国家,照理它有能力实施治理。问题在于,党集中了权力,可是过去并没有将治理雾霾作为它的首要任务,除了在APEC时期有关国家面子的时候之外。习近平书记2013年与河北省委开了四个半天的会。新华社9月26日报道会议检查了各种工作上存在的问题。2500字的报道中没有一个字提到治理雾霾污染。可见,即使在作为雾霾产出和输出大省河北省,治理雾霾没有被列为从中央到地方党委的工作重点。这就是中国雾霾层层面面长期不得解决的症结所在。《穹顶之下》没有直接点出,但是观众稍加思考,就会得出这个结论。

中国目前的体制权力集中在习近平主席身上。如习主席能成立一个治理雾霾小组,和其它9个小组一样,亲任组长。然后每天花一个小时去检查和督促,我想会有效果。当然,如果要治本,还需要推动政治改革,建立一个公众利益能自由表达和体现的体制。

服务器出错

抱歉! 这不是应该显示的网页。此网址已被送到我们的网络技术团队。他们会立即处理。

请试一下使用检索在其他地方搜寻内容。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