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赵紫阳逝世五周年北京阻挡异议人士悼念


1月17日是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逝世五周年纪念日,北京数百人在当局严密监控下前往其故居祭奠,许多知名异议人士则被阻挡在家。与此同时,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民间乃至国际社会对赵紫阳的记忆似乎呈现逐渐淡忘的迹象。

*当局特别维安*

1月17号中国前总理赵紫阳逝世五周年这一天,数百名北京和外地民众来到位于北京东城区灯市口地区富强胡同的赵紫阳故旧祭奠,鞠躬献花、默默哭泣,同时向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等家人表示慰问。报导说,祭奠的人多,故居顿时显得狭小,吊唁者不得不分批进入。

当局以特别保安措施处理赵紫阳五周年逝世纪念日。清晨,赵紫阳故居所在富强胡同周围早已停满各种带有武警编号的车辆,车内坐着带耳机的便衣警察,一些没有标志的特种车辆也出现那里,许多车不熄火,一是为了车内人员取暖,二是为了随时应对“突发情况”。

*重点人士被阻家中*

被当局阻拦在家的有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因六四事件枪伤而截肢的齐志勇等一批知名异议人士。另外,北京维权人士李金平曾经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要在1月17号游行,呼吁为赵紫阳平反,但是被当局拒绝。由于警方在现场戒备严密,外国驻京媒体大都采取电话采访方式进行报导。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被阻拦在家,她对美国之音说:“今年我本来早就要去的,我都做好了准备,而且还有国外回来的一个朋友,我们约好一起前往。但是15号那天,国安局来电话,跟我说不能去(祭奠),并要来当面跟我沟通,被我拒绝了。但是他们再三要求到我家里来,同时两拨人已经上岗监视。”

就这样,丁子霖被阻拦在家中,不过她说,警方这次的阻拦方式有所不同。她说:“国保大队的车就开在我的小区院子里面,昨天下午4点钟找我谈话时国保就已经开始了;而国安局的车就停在我家小区外面的便道上。他们改变过去的做法,不堵我的家门口了,单元楼门口他们不堵了。”

*警方人员似很无奈*

谈到北京当局派来警方人员时,丁子霖说,他们看来也很无奈。她说:“昨天警方人员还谈出这种情况,他们说,最近事情太多了,刚刚判了刘晓波,那是一档子事,这不,又赶上1月17号,两件事情挨得太紧啦!我对他们说,你们底下的人是执行命令的,你们吃这碗饭实在脏得很。他们都是些大学生,年纪轻轻的,无奈得很。”

丁子霖在家以特有方式祭奠了赵紫阳,并且设法向赵紫阳家人转交了一封祭奠函和刚刚出版的一本纪念赵紫阳的书。她说,赵紫阳的遗骨目前还在家里存放。她说:“因为我知道,紫阳先生的遗骨就在家里,跟我孩子的遗骨一样,紫阳的孩子,儿子和女儿告诉我, 因为得不到公正对待,他们决定紫阳的遗骨还是放在家里。”

*赵紫阳逐渐被遗忘?*

1月17号上午11点以后,赵紫阳故居所在的富强胡同逐渐安静下来。

曹冬是四川南充地区居民,谈到中国民间,特别是80后、90后一代对赵紫阳的记忆时,他对美国之音说:“基本上已经忘掉了,没有什么人关心这个事情了,因为中共不让大家知道这个事情,电视也干扰,电脑也干扰,根本没有办法知道这个事情了,因为现在中国人只知道赚钱这件事,赵紫阳这件事基本上就不关心了,也没有办法关心。”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特别谈到美国总统奥巴马。丁子霖在奥巴马访华前曾经向白宫递交了一份英文信件,希望奥巴马关注六四天安门事件及其受害者的命运。丁子霖对美国之音说,白宫至今没有回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