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纽约举行纪念赵紫阳研讨会


1月17日是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逝世10周年纪念日。在纽约,由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北京之春》杂志和《纽约论坛》共同主办了“一九八零年代思想解放和胡赵精神研讨会”,纪念这位上世纪80年代末因反对镇压学生运动遭软禁至死的中共总书记,讨论他80年代改革思想的发展轨迹及对中国当下的现实意义。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系客座教授、原中国社科院学者张博树,介绍了赵紫阳对中国政治转型认知的转变过程。

*认知超越邓小平所设底线*

张博树说,赵紫阳认知转变期在80年代中期前后。他说,1986年主持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的研讨工作中,赵紫阳在不碰触邓小平“三权分立不能搞”的底线的情况下,提出了“中共执政地位不变,但是执政方式要改变”的改革思想,包括要适当放权、允许知识分子讲话、展开民主协商和社会对话。他说,“赵紫阳的认知虽然还未突破体制变化但超越了邓小平划下的界限。”

张博树认为,从六四以后被软禁一直到去世,赵紫阳对中国必须进行政治变革的认知越来越清晰,“大约在90年代中期他指出,中国必须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他说议会民主制看来是世界普遍接受的政体形式。”

*赵紫阳:中国必须走议会民主之路*

张博树说,尤其在赵紫阳生命的最后时期,他作了很多思考。首先,他认为中国必须走议会民主之路,如何实现?他强调靠体制内外的合作,特别重视体制内的力量,他说民主转型,走向现代民主体制是中国不可避免的选择。为了平稳实现,他提出由体制内当权派来推动更好,但他也看到民间参与的重要性。他曾告诉《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作者宗凤鸣,“中国今后需要有替代力量。有反对力量的存在对这个国家很重要。”

张博树是2011年出版的《赵紫阳的道路》一书的主编。该书的出版团队包括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哲学家张显杨、企业家蔡文斌。

张博树指出,习近平上台后的执政态势与赵紫阳希望的方向是相反的,凸显今天中国政治转型形势的严峻,但也使今天讨论赵紫阳精神的意义更显必要。

*纪念胡赵代表良知和对暴政的抗议*

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会长李进进认为,现在许多年轻人因中共改写历史而不知道赵紫阳的存在。而国内公开纪念这位伟人的河南的于世文夫妇,却被当局以扰乱公共秩序罪起诉关押。他说,今天纪念赵紫阳对大家而言代表了良知和对中共暴政的抗议。

其次,李进进认为,必须看到中国今天取得的经济发展成就离不开80年代领导改革开放的胡耀邦、赵紫阳。他赞扬胡赵时代朝野有一定程度的共识。当时的异议人士生存条件远比今天好,他认为,那是因为胡赵有着自由主义的本性。

*坚持理念绝不认错的总书记*

胡赵基金会理事、耶鲁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访问学者张艾枚说, 2004年3月,赵紫阳智囊、著名学者姚监复去看望赵紫阳,临走,他对赵紫阳说,中共元老李锐说,中共历任书记都以作违心检讨承认错误而告终下台,只有两位书记不是这样,一位是陈独秀,一位就是赵紫阳。赵紫阳听到这样的评价以大笑表达高兴的心情。张艾枚说,赵紫阳和陈独秀是中共党内两位坚守理念、绝不认错的总书记。

她说,在被邓小平软禁的漫长岁月中,赵紫阳如果认错改过,仍有机会复出,可是他选择站在人民、人性和历史正确的一边,直到逝世,这在毛泽东建政以来的现代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赵紫阳5.17讲话就是否定4.26社论*

《北京之春》杂志名誉主编胡平重温了赵紫阳1989年5月17日的一篇讲话。他说,这是八九民运中的一件大事。但研究得很不够。有必要在纪念赵紫阳逝世10周年时重新来解读这篇讲话。胡平说,当时这篇讲话是赵紫阳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全体五位常委的。讲话首先肯定了学运的爱国热情,保证党和政府不秋后算账,承诺会继续听取学生意见,呼吁学生停止绝食。胡平说,这篇来自最高层的讲话,实际上代表当局满足了学生当时提出的要求;虽未直接提出否定将学运定性为“动乱”的4.26社论,但通篇内容就是对4.26社论的否定。

胡平说,20年后他认识到,“不能说中共在1989年学运中没做出让步,也不能说流血是不可避免的。”他说,非常遗憾的是当时的学生没有对赵紫阳的5.17讲话做出正面回应。他引用学运领袖江棋生以及1995年出席《北京之春》“群英会的包括柴玲、封从德、吾尔开希等学运领袖的话,显示他们都意识到了未能很好利用党内矛盾,形成一个学生与社会和党内开明派的联盟。

*必须承认八九学运的失误*

胡平最后回到他总结八九学运的著名教训“见好就收、见坏就上”。他说,许多人对此不以为然,认为什么叫“好”无法测定,但胡平说,“我敢断言,当我们听到赵紫阳5.17讲话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人都清清楚楚地知道,这就是‘好’”。他说,“问题不在我们是让一个一个的‘好’冲昏了头脑,嫌‘好’得还不够,我们还指望加一把劲儿取得更好的‘好’。”他说,尽管他可以理解为什么当年的学生对赵紫阳的5.17讲话还不满足,“换句话当时的失误实在是太情有可原了”,但遗憾的是“那终究是失误”,他说,“要强调的是在今天,我们应该认识到这个失误,坦率地承认这个失误,这表明我们的成熟,我们的坚强,表明我们对历史的高度责任感,表明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

*习近平应开掘六四政治“富矿”*

北京三辰影像出版社总编萧远说,中国的新一代领导应该向赵紫阳、胡耀邦,包括邓小平的执政实践学习,把前人的包袱变成自己的执政财富。他说,邓小平 上台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文革否定了,胡耀邦最大功绩是平反冤假错案,都把毛泽东的错误变成自己执政的财富,他说:“所以习近平如果聪明的话确实应该开掘六四 这一政治‘富矿’。只有为六四平反,中华民族才能走向和解,政治富矿可以收回人心,海内外的民主派可以团结起来,真正地振兴中华,中华民族自立于民族之林 的日子才会到来。”

原《中国改革》负责人李伟东通报了最近纪念赵紫阳时国内发生的三件事:600多人到富强胡同悼念,当局没有像往年那样加以阻止,中办还派官员跟家属商议赵紫阳的骨灰安葬事宜,显示似有松动;第二,《环球时报》发表评论,指25年的实践证明实行与赵相反路线的成功;第三,广州一些学者律师召开了一个小型研讨会,讨论因悼念赵紫阳至今被羁押的于世文案的法律问题。

*平反不可能,但会有松动*

由此李伟东得出两个推论,第一,六四的彻底平反不大可能;第二具体处理上可能会有松动。他的理由是习近平总体执政基调是坚决不走六四所倡导的民主自由道路,但他又表示,据他了解,红二代中有人提议当局在时机成熟时以解决反右方式来为六四受害者平反,即当年平暴是正确的,但应该取消通缉令,让海外的异议人士回国。

李伟东说,对胡赵进行比较,他们对改革的境界不能同日而语,但又是可以连接的。他说80年代其实有3个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的在四项基本原则下进行改革,叫“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赵紫阳是在邓小平设定的框架内尽可能有所突破,试图经过三到四届党代会大约20年时间,使中国走上宪政民主道路;13大做出了政治体制改革的报告,是一条真改革路线。

*第三位设计师导致权贵红二代接班体制*

李伟东的发现是,当时党内与邓小平平起平坐的元老陈云,是第三位总设计师。李伟东说,陈云反对市场经济,但政治路线与邓一致。他根据中共多年折腾后提出的最终路线是,“把政权交给自己的子弟才最可靠。”李伟东说,1992年江泽民与李鹏搞治理整顿,否定经济改革成果。邓为继续推行改革路线南巡,党内高层有人劝邓,你已经干掉了两任总书记,不能再干第三个了。“劝说者派曾庆红去跟江泽民说,要求他支持改革,但条件是要给整个红二代家族一家一个国企、一家一个局长。跟江达成协议,背后的精神就是陈云。发展到今天的权贵资本道路就是从这儿来的。”

李伟东说,改革开放36年以来真正最后占了上风的不是邓、不是赵,真正的总设计师是陈云,就是构建了一个权贵资本和红二代接班体制。这就是大家参与的波澜壮阔的80年代的改革,就是红二代集体接班,然后推出一个习近平来代表,红二代掌控大部分国家资产。80年代以来,这三条道路中赵紫阳失败了,邓小平部分成功了,真正成功的是陈云。

在会上发言的还有王军涛、刘念春、唐元隽、曾大军、冯胜平、金岩、孙岩、熊元健、荣伟等。大约50位学者、活跃人士参加了今天纪念赵紫阳的研讨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