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浙江“强拆十字架”法律依据何在


2014年7月21日凌晨三点,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水头镇警察、城管冲到平阳县水头救恩堂,要强拆教堂的十字架(美国之音读者提供)

2014年7月21日凌晨三点,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水头镇警察、城管冲到平阳县水头救恩堂,要强拆教堂的十字架(美国之音读者提供)

中国一些地方当局自2013年发起的强拆十字架行动还在持续。今年4月以来,浙江省又有几十座教堂的十字架被强行拆除。浙江省一名信徒说,这场“闹剧”将会持续到2016年6月。

5月5日,浙江省政府出台了《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规范》),对省内新建的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宗教建筑的规模、功能和标志设计等都做出了规定。

曾因反对浙江省拆除十字架行动而入狱三年的北京基督教牧师刘凤刚说,这种做法对宗教“是一种亵渎”。

信徒:宗教建筑的设计不该由政府干涉

这份共计36页的《规范》几乎涵盖了建筑设计中的方方面面。与十字架大多安置在教堂房顶的现状不同的是,《规范》要求天主教和基督教教堂上的十字架标志应整体贴附在宗教主体建筑的正立面上,并且与整体建筑物的比例应小于1:10。

据刘凤刚介绍,基督教教堂将十字架放置在屋顶是有其宗教含义的。

他说,“我们搁房顶上是高举基督、高举十字架。这个意义是不一样的。我们这个教会是向世界表明,我们这个教会是只传基督的,高举十字架的。如果搁墙上来讲,意义就不一样了,就是说我们这只是一个宗教活动场所,它是有区别于佛教、道教的场所。”

浙江省杭州市的律师、基督徒庄道鹤谈到,宗教标志无论如何设置,都是合乎宗教信仰的应有之意,不该由政府限定规格。

他还表示,政府强拆十字架很大一个原因是由于很多教堂的十字架太过醒目,甚至盖过了政府大楼的风头。

“十字架在浙江是发展迅猛,那个标志。每个教堂都把十字架弄得比较醒目,这个有点让他们看的好像太突出了。甚至跟执政党争夺民众的吸引力。”他说。

法律人士:《规范》的出台是违宪行为

浙江省基督教协会的网站上的醒目位置长期放置着三篇关于宗教建筑的文章。其中一篇名为《关于中国基督教教堂建筑中国化问题的探讨》的文章通篇引经据典的宣传应摒弃西方教堂的建筑风格,发展中国式的基督教。文章说,欧美哥特式教堂的“俯瞰全城的教堂高度反映了教会凌驾于社会和教会,要在社会中掌王权、坐首位的思想”,这种思想是要被批判的。文章的末尾还谈到,“基督教只有中国化才能够成为中国基督教,才能够在中国大地生根”。

浙江省政府对基督教建筑设计的管制被庄道鹤律师认为是违宪的。

1982年12月4日全国人大五届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

然而,庄道鹤律师说,当地方行政法规和宪法相矛盾时,宪法是没有效力的。

他说,“而且现在中国的宪法不能够引为诉讼的依据,就是宪法不可诉,违宪没法诉。这应该说它这个法律体系的建立有局限……在宪法文本里面就没有讲到违宪以后将怎样被追究法律责任。违宪没有责任变成。没有法律救济的渠道。”

基督教发展势头猛 中共获担心地位不保

中国民族宗教网2012年4月发布的一篇名为《中国的基督徒人数到底是多少?》的文章说,中国的基督徒人数介于2300万到4000万之间,这个数字包括登记教会与非登记教会。而据国家宗教事务局网站刊登的文章,中国天主教的信徒在1997年就已达到400万人。有报道说,中国的基督教人口大幅上升,有望在2030年达到或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基督教国家。

而据去年6月中共中央组织部发布的党内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中国共产党党员总数为8668.6万名。

强拆十字架行动已经进入第三个年头,这场风波是否能如中共所愿,削弱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仍难定论。但是庄道鹤律师预测说,强拆十字架不会是中共宗教压迫的最后一步棋。基督教徒们逆来顺受的个性或许会让中共在未来变本加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