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两会发言人略捋“虎须”,财新、新京报直捣“虎穴”


2011年周永康和尼泊总理在两国签署一项经济协议后鼓掌。周永康那时能想到会有今日吗?

2011年周永康和尼泊总理在两国签署一项经济协议后鼓掌。周永康那时能想到会有今日吗?

北京商人周滨摊上了大事。这位42岁的无锡北京人,不仅自己一家深陷囹圄,其双亲和叔婶们也在政治、经济和声誉方面被“彻底颠覆、一网打尽”。

*周家摊上大事*

财新网上周六报道,周滨和妻子黄婉,在12月初从其首都机场附近别墅中被带走。周滨堂弟周峰、三叔周元青、三婶周玲英也同时在无锡被“带走”。

事情的起因是周滨之父周元根,也就是中国17届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据种种报道和迹象,这位前中共九常委之一的高干及其家人、秘书等已在去年12月初成为“阶下囚”。分析人士说,在政治上讲其“推出午门”的鼓点已经擂响。

*吕新华“你懂的”,单仁平直呼周永康名*

先是今年两会发言人之一(政协)的吕新华在周六放一“卫星”,用一句“你懂的”画龙点睛一捋“虎须”,让全世界为之会心一笑。然后就是连续几天来从人民网,新华网,环球网,新京报,财新网等官方半官方媒体直接点名周永康的弟弟周元青、儿子周滨,报道其所犯“贪腐”“劣迹”,算是“直捣虎穴”。这些报道中,有不少提到周永康,不过没采用他后来改名的周永康而是用其原名周元根。直到周一。

在周一,环球时报知名评论员单仁平(总编胡锡进)发表评论文章,直接把周永康名字端出。

自从周永康“出事”后,海外一直盛传中南海随时将公布其“案情”,但一直到今天,仍然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人民网发表的单仁平这篇文章(2日)题目是:提敏感问题为何是境外记者的“特权”。文章借讨论为何“两会”敏感问题总是外媒提出话题之事,在第一段导语和第二段两段中4次提到周永康的名字。

“单仁平”这次没打擦边球隔靴搔痒而是“直接挠痒”。

他说,有关周永康的传闻,大概已经充斥了中国大城市的“街头巷尾”。媒体上关于“神秘商人”周滨违法经商的报道也已经非常公开,此外四川省、中石油和政法系统部分高管前一段落马,媒体做了“意味深长”的解读。但周永康的名字备受揣测后在中国媒体上的第一次提及,借的是昨天政协记者会机会,提出者则是一名中国大陆之外的媒体人。

这位环球时报评论员说:调查显然还没结束,可以用来对外宣布的结论大概也还没有,所以尽管中国市场化媒体纷纷抡圆了胳膊打擦边球,但官方就是不接招,那个关键的名字就是没人提,媒体上演了罕见的“旁敲侧击”和“隐射”战术,以至“该懂的人全看懂了”,但就是不破题。

大约在十天前,腾讯网曾刊登一篇新闻:直接点出了周永康的名字。那篇新闻引起海外观察人士的注意,但在中国并无引起多大反响。

*人民网新京报报周永康弟,“元根”呼之欲出*

3月2日,人民网发表新京报记者李超采写的长篇调查报道,题目是:周滨叔父周元青夫妇去年12月被带走调查。报道说:周永康弟弟周元青和妻子周玲英在去年12月1日被“专案组”带走。而海外报道说,周永康夫妇也正是在同一天被“带走”的。

66岁的周元青是前无锡惠山区国土局副局长,周玲英是无锡商界“大亨”,其公司“垄断江阴奥迪车销售”,拥有江阴地区最大的汽车4S店,还同中石油旗下“昆仑能源”合作涉足液化天然气项目。周元青官虽不大,但其奥迪车号苏B99999在无锡并称为“九五之尊”。古语“九五之尊”指帝王尊位。

报道说:12月1日晚,北京方面来了十多位“便衣”纪检人员,当地派出所派出四辆车,到周家带走了这对乘坐“九五之尊”奥迪的夫妇。调查人员在周家停留到第二天凌晨5点多,搜出“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周永康弟媳:从工人到大亨*

仔细算起来,周滨三婶周玲英,是十年前才起家的。和周元青同龄的周玲英从1971年起一直是无锡农机厂的工人,到2004年退休,当年她成立了无锡骏峰农资发展有限公司。2004年,周永康是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政法委副书记、国务委员、公安部长。2007年,周永康成为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离“九五之尊”还有几步之遥。

按照财新网3日(周一)报道,周永康家兄弟三人,周元根老大,老二周元兴,老三周元青。财新网这篇署名记者报道第一次透露,周永康的妻子是贾晓晔。海外中文网报道说:贾晓晔曾是央视记者,在其上司后来成为公安部副部长的李东生“撮合”下,嫁给了丧偶的周永康。

这篇报道说,周永康直到上中学时还叫周元根,发现和同学重名遂改名(周永康)。

*周永康故乡“冒青烟”*

报道说,周氏三兄弟的父亲上世纪六十年代病逝家中(无锡锡山区西前头村),当时,周永康在北京石油学院读书。老二周元兴、老三周元青,都是初中毕业“在家务农”。报道说,该村不大,有5百多年历史,全村数十户人家,大多姓周。

老大“官场”得意,老二老三商场得益。老二周元兴后来经营五粮液,也迅速脱贫致富。当地乡亲说:周元兴以前抽的是两块五的烟,打五毛钱的麻将,两圈牌打下来,就输得拿不出钱来。“现在不得了,他抽的是软中华,吃的老酒是五粮液,要吃多少有多少。“

继吕新华发表“你懂的”言论后,人民网发表微评说:“更当谨记:失去制约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老虎!打虎就要打到底,你懂的!”

*金庸小说人物灭绝师太和周伯通*

知名网友吴稼祥3日发微博说:这是灭绝师太自我灭绝的节奏。//@铁扇子宋清手札: 【看了(财新网记者)谢海涛这篇文章,一联办老同事说:灭绝师太这是要把周伯通往死里整】@财新网特稿: 【富商周滨的叔叔们】(谢海涛)北京商人周滨,其父周元根(后改掉了这个乡土气的名字)举家定居北京;周滨二叔家经销五粮液、替人平事捞人;三叔家开奥迪4S 店、与中石油合伙做液化天然气生意。在被两次抄家后,2014年春节过后,二叔周元兴病逝家中……

网友武士发说:他们带领自己的家人,发挥各自的系统、区域等条块优势,分别从石油、金融、水利、电力、粮食、煤炭、通信、酿造等方面发家致富了!真是了不起啊!

小党: 2009年秋天的一个雨夜,周家祖坟突然发现被人挖了洞,不仅惊动了无锡警方,而且江苏省公安厅、上海公安局,乃至公安部如临大敌,动用警力侦破。

2009年,周永康已是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

夏骏:【两个成语,一枚硬币的两面】 在中国,有一个成语“鸡犬升天”,同时还有一个成语“同归于尽”。浅薄的社会常常在追逐第一个成语的时候,根本记不起第二个成语。尽管中国历史上,这两个成语前后脚来到的概率相当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