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媒体观察: 周永康案庭审推迟,预示反腐路程艰难?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全国人大会议档案照(2012年3月9日)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全国人大会议档案照(2012年3月9日)

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是否会判死、是否会受审、何时受审,如何受审,是人们关注的问题。香港英文大报说,由于案情重大复杂,周案可能会推迟审判,且周可能翻供。香港另一报章称,周或将在本月受审,翻供也没用。很多网民关注到:中纪委继续打虎还是不打,这是个问题。

周永康是死虎还是活虎?

南华早报(5月11日)的报道说其消息来源是“多名消息人士”,而东网则引自评论员(该报称其中美学者)牛白羽之观点(5月12日)。

四月初,当局在天津法院对周提起公诉,南早称庭审定在月底。但南早说,现已被推迟,有猜测称:周已翻供。不过,第二天,东网发表牛文称:南早相关报道“明显忽略一重要前提,并假设另一重要前提”。

该文说,南早报道假设的前提是:周可能被判死,所以才翻供。牛文称,该假设概率不大,周很有可能判死缓。该文还说,南早忽略的前提是:官员在双规期间多交代和认罪,并同当局达成认罪协议,“庭上翻供也没用”。该文举例说:薄熙来当庭翻供又如何?照样该咋判咋判。而同样的话,南早文章也引用律师话,说得分毫不差。

王岐山:党纪严于国法

说到被囚之老虎类似砧板之鱼,就不能提到打虎之中纪委及挂帅者王岐山。北青网(5月11日)报道,中共十八大以来,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去了八个省,省省都有“老虎”落马。他去的省(直辖市)份包括:浙江、黑龙江、山东、天津、内蒙、河南、安徽和湖北。

王岐山在河南说:人心向背是最大的政治。

中纪委网站(5月10人)援引王岐山在浙江的话说,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党纪’和‘国法’不是一个概念,不能混同。”“党纪严于国法”。

在法治框架下,国法是国家大法,要高于一切地方小法、组织规章条例,否则,依法治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是一句空话。

王岐山还说:“党是政治组织,党规党纪保证着党的理想信念宗旨,”是执政党员的底线。而法律体现国家意志,是全体中国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底线。

有网民注意到,在这里,王岐山把党员和公民分成了两个不同的实体和概念。一个人如果是党员,只是其政治属性,而作为社会一分子,国民是其国家和公民属性。若党纪严于国法,就给双规中的刑讯逼供和受审官员之“自然抑郁症自杀”创造了理论基础和条件。

不过,王岐山也认为,医生自医很难。他在会见美国学者福山时说(共识网 作者德地立人):“长期执政的党的自我监督、自我净化压力很大,我们意识到这仅仅是开头,但我们的信心是从实践中得来的,还要走出来。难啊,自己监督自己啊。”

王岐山说:“我自己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医学上有自己给自己开刀的唯一例子,可以在网上查到,俄国的西伯利亚的一位外科医生给自己割过阑尾。这是唯一的病例,说明自我更新、自我净化很难。”

中纪委:不得把问题推给中央

5月10日,中纪委网站发文称:“如果省区市党委不作为,不把腐败遏制在基层,让有问题的人逐级提拔,最后就会把问题全部推给中央。在反腐败问题上,只靠中央抓,那能抓得过来吗?”

这里,中纪委文章把问题和责任都推给了下级(省自治区和直辖市),那么,这些省市区的领导又是谁来任命和选拔的呢?在中国,党领导一切,党管一切,为何出了问题都是下级责任,中央责任何在?

有网友“荒唐或胡涂”说:放开选举你不干,谁上谁下组织部说了算;放开报禁你不愿,说不说说什么宣传部说了算;放开监督你不敢,违纪还是违法还是犯罪纪委说了算;司法独立你不甘,怎么审怎么判政法委说了算。就连实施了二百多年的官员财产公示制度,你准备了三十多年还说条件不具备,你把国事当党事、党事大于国事。怪谁?!

财新网:江苏官场父子的发财梦

财新网(5月11日)发表长篇调查性报道,披露前江苏省委常委赵少麟之子赵晋如何在短短一二十年内,依靠“父德祖荫”建造起一个庞大房产帝国。报道说:在赵晋的原始积累中,赵少麟提携甚力。南京房产界人士说:赵晋势利、霸道,他的原始积累是一种空手套白狼的方式:“只要他看中了哪块儿地,赵少麟会直接出面打招呼。”

报道说:赵少麟是在1997年11月,从淮阴市委书记调任江苏省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开始接近江苏省权力核心圈的。1998年6月,他升任省委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接下来的8年中,陈焕友、回良玉和李源潮先后出任江苏省最高领导,但赵少麟的工作分工一直没有变,并在2000年进入江苏省委常委班子---这也是他担任的最高职务。

在中国媒体的数量非常有限的调查性报道中,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国家副主席、政治局委员李源潮的名字,应是凤毛麟角非常罕见的。

北京之春:反腐是闹剧还是惨剧

海外异议人士政论刊物北京之春(2015年五月号)发表署名“走巾”文章标题是反腐是闹剧还是惨剧。文章说,薄熙来反腐主要依靠政法委,公检法配合办案。习近平反腐主要依靠中纪委,公检法比照办案。“区别在于,前者公检法还需亲历亲为,后者公检法则‘坐享其成’。程序上谈不上谁比谁进步”。

文章还说,最近纽约时报再次爆料(高层财富问题),似乎证明,处于劣势的一方,不仅已经逐渐站稳了脚跟,还可以发动一次像模像样的反攻。文章说:“面对结构性缺陷的制度,和几近无一幸免的系统性腐败,反腐大战也可能注定是一场虎头蛇尾的闹剧,或反到最后各方皆输、败相难堪的惨剧。以后,人们再也不用取笑朱镕基的“棺材论”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