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专访周兵:中国网络长城导致信息闭塞教育落后


马克·扎克伯格在脸书上发布其在北京雾霾慢跑的照片(2016年3月18日)

马克·扎克伯格在脸书上发布其在北京雾霾慢跑的照片(2016年3月18日)

全球最大社交媒体脸书(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访问北京,并且见到执掌宣传大权的中共高官刘云山, 给期盼享有互联网信息流通自由的广大中国网友带来希望。扎克伯格多年来一直试图敲开防火长城内的中国互联网大门,让6亿多中国大陆网民有机会成为脸书用户。


据报道,刘云山对扎克伯格表示,中国互联网已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治理之路,并希望脸书与中国互联网企业加强交流、分享经验。扎克伯格则回应道,中国是互联网大国,他愿与中国增进了解、共同推动互联网的发展。下面是美国之音就相关问题对在香港的资深媒体人周兵所作的一篇专访。

记者:你觉得刘云山的谈话,中国有没有可能给脸书一点机会让它进来?

周兵:我觉得没有。因为他讲的第一点是讲“四项原则”,然后是“五个要点”,这都是中国的特色,主要是讲中国如何管理互联网,如何治理互联网,基本上他谈的第二点说希望脸书能经常和中国业界联系,增进互相了解,这里丝毫没有看出要让脸书进来的样子。所以这两点就是讲:第一,中国互联网有中国自己的特色。中国的互联网其实就是一个局域网,它和整个世界基本上是不连通的。它偶尔有些联通,但都不是在主流的、大的IP平台上,比如说Google,Facebook,Twitter,像这些都是,还有Youtube(是)更重要的,Youtube上有海量的教育和实务操作信息,像这些都和中国的互联网不相联。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基本上是一个大的局域网,而不是世界互联网的一个部分。第二点讲的是脸书要了解中国,增进和中国业界的联系等等。我从这个谈话里没有看到说是可以开放脸书进入中国的任何信息。

记者:这对中国今后在互联网管理上有没有一点积极的意义?

周兵:应该没有。习近平在访问美国的时候,也同互联网的一些主要领导人和领袖进行过谈话,但这些都是象征性的,是出于外交礼仪或商业礼貌上的一些举措。现在反观中国,互联网的管理几乎比任何社会都严,而且不光是互联网,包括像移动手机这些移动装置的通信和管理也比以前都严。这些“严”的主要的动因还是不愿意西方观点、意识形态和价值体系进入到中国。

记者:持续地这样封闭下去,特别是您刚才提到的Youtube、Google,对教育方面是不是会有很大的影响?

周兵:对教育科技和科学发展(会有很大影响)。因为我们现在在海外基本上很少看书了。为什么呢?有大量专业期刊在在网上有网上版本,加入它的会员或者订购,你就可以随便看。 我们现在基本上不买纸质书或这样的期刊了,因为大量的科学研究期刊基本上在网上都有,或是有电子版的,这是一个重要途径。

而且我刚才尤其提到这个Youtube。Youtube在教育上有极大的功能,因为它有很多教学的课程,还有一些实务上的操作,尤其是关于各种电脑程序的运用,都有相当大的裨益。比如说,我们现在在海外教书基本上不用做课件了,你在网上挑选一些做得比较好的教学材料,直接就发给学生,而且学生随时都可以看到,随时都可以学习。比如说他放到手机上,他任何有困难的时候马上就可以学习,而且我们也教学生说“世界就在你指尖”,因为很多人在网上贡献了很多知识,这些知识都是有用的。我们回到中国大陆的时候,有时候教学、和同行谈话 或者是做一些展示、讲座等等的时候,一个最困惑的(问题)就是,我们准备好的一些东西,有很多海外的网站或海外的视频连接在大陆都不能放。这个对大陆的科技发展和教育发展有相当大的影响。

记者:您觉得中国领导人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是他们明知道如此还要这样做?这样做的原因又是什么?

周兵:现阶段对舆论导向、民间舆情、国外对中国的评价基本上是处于管理的阶段。因为现在新的领导班子上来,国内的政治、经济情况处于一个比较关键的时刻,所以对舆论的控制,对互联网上民间的话语空间的控制,对海外的舆论场的控制基本上是处于一个比较严的阶段,现在这个形势可能需要这样做。

记者:这样延续下去一定时间,对中国将来的社会发展,特别是文化教育科学产生的后果是什么呢?

周兵:这里我们举个美国的例子,美国一届政府上台之后它关注的基本上就是它执政的四年或是它再连任的八年的执政业绩。当然美国它有一个长远的国家发展轨迹,而且它有它的宪法规定。像在中国还有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有时候面对一些政治上的问题,它的领导人考虑的不一定是中国一百年或五十年以后的事,他考虑的是现在执政期间,在这一任期里头能够对国家的稳定、对自己领导地位的稳定需要做什么。中国大陆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基本上都是这个情况。虽然有“五年计划”,也有一些长远的愿景,但基本上(考虑的)是领导人在自己这一任上要做什么事情。所以一个国家一百年以后的发展,是不是要在现任的领导层考虑,那是另外一个问题。而且很多国家,尤其是民选的国家,它也有这样的问题,就是现在这一届政府要做什么事情。但是在民主国家有一个好的方面就是,它的历史发展给这个国家定出来一个基本上的轨迹,不管是谁当领导人,都要沿着这个轨迹走下去。当然中间可能也会有一些倒退的、挫折的地方,但是它国家的轨迹基本上是这样的。中国过去政治经济文化体系发生了很多的变化,这些变化经常和在任的领导人是怎么一个思想、他对现在的情况是怎么估量都有关系。

记者:这些对文化、教育、科学产生的不良影响,会不会对习近平的“中国梦”、“强国梦”和“强军梦”产生直接的影响?

周兵:当然会有影响。我们现在在中国大陆、香港和美国还有世界各地都走着,世界各地的年轻人学的知识结构有巨大的差别。如果互联网能够给年轻人能提供一个无限的空间和海量的知识,那就会有相当大的差别。比如说,我们教学的时候,有时候世界上大家都知道的知识,中国大陆的学生不知道。这个从今后来讲,对一个国家的复兴发展,对“中国梦”的实现都有相当大的影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