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清涟:习曾斗:破除“王权虚置”模式的终极战


中国前“政法王”周永康

中国前“政法王”周永康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3月下旬,国安高官马建系商人郭文贵出面“反击”,吸引了中文世界众多眼球,但看来并未成功阻击习王打击国安系后台的步伐。从整个战况分析,这是习近平破除胡锦涛“王权虚置”之局的最后一场恶战。

习王反腐未改方向

有些报道如《三宗罪!周永康被天津检方提起公诉》开头,让人产生从原来公布的六宗罪甚至七宗罪(加上“非组织政治活动”)减少至三宗罪的错觉,以为会轻判。我仔细将4月2日与2014年12月5日这两条新华社消息对比,发现列举罪状的文字基本一样:“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社会影响恶劣,情节特别严重;违反保守国家秘密法的规定,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当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省略的只是“周永康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本人及亲属收受他人大量财物;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钱色交易。调查中还发现周永康其他涉嫌犯罪线索”等文字。

应该说罪项并未减少,因为违纪本非刑罪,权色交易与钱色交易可纳入“滥用职权罪”,原来的“六宗罪”是大家按照用分号(;)区隔的罪名数量来理解,将违纪列入刑罪了。前一向高法报告的“非组织政治活动(反党罪)”也是党纪,非刑罪。

因此,周案其实还是按原来的拟定方案继续,郭文贵的所谓“反击”,只是展现了郭的后台“仍然在战斗”的姿态,与曾的前秘书施芝鸿3月5日在两会上自主朗读稿件,批评海外媒体“在有关部门没有喂料”的情况下,对中纪委那篇“庆亲王”文章做了不负责的报道,属于同类性质,是在权力斗争中居于弱势的一方使出的虚招,有点“我死,也决不让你好活”的意思。

“庆亲王”老同事吴振芳“接受组织调查”

在宣布周案以三罪起诉前一天,即4月2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原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吴振芳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位吴振芳于2013年4月退休,已属于“不挡道”的一类,何以在这个时间选这个人“接受组织调查”?

吴的简历也许可以解惑。吴振芳出生于1952年, 1971年进入石油行业,在辽河油田工作。1980年至1993年,吴从担任中海油南海西部工程公司经理开始,迁任管理层各种职务,直至 2004年被任命为中海油总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期间一直都在中海油工作。直至2013年4月3日,《中国组织人事报》刊发人事任免通告,宣布其时61岁的吴振芳不再担任中海油总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职务。按吴在免职前几天发表的《爱,是永恒不变的情感——我在中国海洋石油的33年》一文自述,吴是退休。

曾庆红与吴振芳有同事之谊:1981年曾庆红任国家能委办公厅副处长,1983年至1984年任中海油总公司联络部副经理,石油部外事局副局长,南黄海石油公司党委书记。曾调任上海政府任职后,仕途节节上升,旧交自然都乐于与其维持关系。由于曾庆红出身石油系统,其儿子曾伟据称“长期掌握石油、能源、化工行业,是有名的石油大亨,并且涉足房地产领域”。应该说,曾伟在石油系统内很可能得到吴振芳的关照,吴在此时“接受组织调查”,估计调查内容与曾家有关。

自保兼集权:破除胡锦涛“王权虚置”模式

习曾矛盾,海外解释多认为是曾庆红这位昔日的“立王者”与王之战,这话其实只说对了一小半,因为习近平并非依靠曾庆红力扶上位。从其上位过程来说,台面上,习经过了中共组织部门提拔官员的各道门坎,从县、市、省、一道道升上来;台面下,习被江胡两代高层主要人物接受的原因,其一是他既非胡的人,也非江的人,无门无派;其二是习的“红二代”身份,符合京城政治隐形势力即红色权贵家族“自家子弟”当家的共同期望。与薄熙来相比较,薄精明外露、咄咄逼人,习登位之前的作风平和、内敛自持。在江、曾等人眼中,习更易于受控制。这也是在传说中胡在第二任期之初,让省部级官员中推选继位者时,习近平被同级官员们推举的原因。

因此,江曾不能说是“立王者”,只能说,他们在当时与胡、温等人就接班人达成共识时表示同意,并未反对;薄后来的唱红打黑、重庆模式,实际上是在储位已定之后想改变中央决定。外界虽然不清楚江、曾二人对薄的态度(未见二人公开支持薄),但在薄出事后,那时再力挺薄也是势所不能,支持胡温习倒薄,应该是时势逼迫之下的选择。

有人认为,胡锦涛时期的中共不是独裁体制,这看法完全错误。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权力集中于一人或一个小集团之手,都是独裁政体。集中于一人之手是个人独裁,集中于小集团之手是寡头独裁。因此,胡锦涛时期是寡头独裁,政治、军事、文化等最高权力分散于各系统的负责人手中。这种模式是江曾等前朝故老所喜欢的模式,因为这种模式便于他们继续施加影响力,维持自己的隐形政治权力,并维持本家族及利益从属者的既得利益格局。

习与江曾矛盾的起始时间,估计始于薄案之后。习近平集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三职于一身,似乎权倾一时。但他履职之后,发现自己两手空空,政法是周的地盘;军中郭徐势大,将校全系二人提拔;国安系统马建等人当家,处处掣肘,还与周永康合作。这种情况之下,习近平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胡锦涛的王权虚置模式,当个傀儡;二是奋起一博,做个名至实归的最高领导人。习不是那种甘心受制于人的人,因此开始以反腐为利器清除各大系统的“王者”,即他说的“团团伙伙”。当然,习还有一个非常充足的理由:中国政治系统的腐败已到了非治不可、不治就得亡党的严重程度。

如今各系统的“王者”均已落败:周永康案将开审,郭伯雄接受审查,徐才厚身死名裂,令计划进了监狱,马建不仅系狱,其利益链条上的人马均从昔日的强势围猎者变成了被围猎者。有人认为,郭文贵日前接受《香港商报》等媒体采访,让这场权争鹿死谁手前景变得不明朗。但从郭的滚地式战法中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其实是郭的后台手里并没握有让自己免于覆亡的好牌。

中共是独裁政体,毛泽东是个人独裁,邓小平的集体领导与江泽民时期都是寡头独裁,但邓有决断之权,江泽民号称“领导集体的核心”,仍然王权在握。到了胡锦涛时期才形成幕后有江曾等干预政事,台上是“九龙治水”,最高领导人王权虚置。近两年习近平将散落在各系统的“王者”手中之权“收归上有”,这是权力演化的逻辑,古今中外,就算是真正的“立王者”,在自身与其所立之王之间,最后也大都以悲剧收场。因为立王者从来都不会主动放弃对王的控制,王要么接受这种傀儡局面,要么在力量够大时结束这种局面。这种结束,当然不会诉诸和平手段。

应该说,习曾之间的战斗,已经进入收官阶段。结果是清楚的,不清楚的是失败一方将以什么姿态谢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