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官员赞扬津巴布韦抗埃博拉的努力


一名护士在参观津巴布韦哈拉雷一处埃博拉中心时接受消毒喷洒处理。(2013年9月23日)

一名护士在参观津巴布韦哈拉雷一处埃博拉中心时接受消毒喷洒处理。(2013年9月23日)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负责津巴布韦事务的主任,做为埃博拉疫情应变团队队长在塞拉利昂考察疫情之后返回津巴布韦。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津巴布韦事务主任彼得•基尔马科斯博士(Dr. Peter Kilmarx)说,西部非洲在毫无预料到的情况下遭受埃博拉病毒袭击,所以也费了一段时间来控制疫情。

基尔马科斯博士说,在他考察过的塞拉利昂的部分地区,超过80%的人口每天生活费不到2美元,要埋葬那些死于埃博拉病毒的人是个大问题。

基尔马科斯从塞拉利昂返回哈拉雷后,针对津巴布韦脆弱的医疗体系是否有能力对抗埃博拉的问题表示:

他说:“我回来之后有了新的体认。我一直赞扬津巴布韦应对埃博拉的努力。那里现在有更好的卫生保健应对措施。我认为津巴布韦对于任何新的卫生威胁,将具有较西部非洲更好的准备。”

津巴布韦并没有任何埃博拉病例的记录,不过它极有可能发生埃博拉病毒感染,因为它是从刚果民主共和国前往南非的一个中转站。而第一个埃博拉病例是1976年在津巴布韦发现的。

津巴布韦保健部副部长保罗•奇梅扎(Paul Chimedza)说,由于津巴布韦过去对抗艾滋病和艾滋病毒的经验,现在已经有一个“精干的系统”来对抗埃博拉。

奇梅扎说:“我们没有埃博拉却跟着受害,只因为埃博拉发生在非洲。在有些人眼里,非洲只是一个很大的国家,既然埃博拉发生在西部非洲,那非洲所有人都可能感染。仅仅由于这个原因,商业会议被取消,研讨会被改到非洲以外的地方,观光旅行也被取消。所以想想看,如果我们这里真的有埃博拉会如何。那将是一场灾难。让我们致命的不是埃博拉,而是对埃博拉的反应。”

奇梅扎和基尔马科斯说,将爆发埃博拉疫情的国家隔离将使情势更为糟糕,因为医疗和粮食供应都将受到影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