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4 2023年11月28日 星期二

阿根廷当选总统希望将国有媒体和公营企业私有化


资料照片:2023年10月18日,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竞选集会上,总统候选人哈维尔·米莱(中)、他的妹妹卡琳娜(右)和他的竞选搭档维多利亚·比利亚鲁尔拥抱。(美联社照片)
资料照片:2023年10月18日,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竞选集会上,总统候选人哈维尔·米莱(中)、他的妹妹卡琳娜(右)和他的竞选搭档维多利亚·比利亚鲁尔拥抱。(美联社照片)

阿根廷右翼当选总统周一(11月20日)首次表明他计划通过一系列私有化程序来改革这个南美第二大经济体。

民粹主义者哈维尔·米莱(Javier Milei)是一位自由意志主义经济学者,自称是“无政府资本主义者”,他在周日的总统决选中以55.7%的选票获胜。他周一表示,他将迅速采取行动,将阿根廷的国有媒体机构私有化,并希望对其它公营企业也进行私有化。

“所有可以掌握在私营部门手中的东西都将交给私营部门,”米莱告诉布宜诺艾利斯广播电台米特尔电台(Radio Mitre)。

专家们立即质疑,如果没有阿根廷国会的支持,米莱在实现这一愿景方面能走多远,他的政党在国会中占有相对较小的席位份额。然而,一些分析人士表示,他巨大的选举胜利可能会给他带来影响力。

“决定性的胜利——这--直到昨天还是一个疑问——使他能够向控制着过渡和组阁的各方发出信号,” 全球风险情报公司维里斯克枫园(Verisk Maplecroft)美洲首席分析师马里亚诺·马查多(Mariano Machado)说。

米莱在广播电台发表评论时,将他想私有化的公共媒体机构描述为“一个秘密的宣传部”。他在总统竞选期间抱怨说,国营媒体对他的竞选活动的报道非常负面。

米莱还表示,他打算根据他在竞选活动中提出的一些最具争议的想法采取行动,以削减国家机构的规模并控制阿根廷三位数的通货膨胀。这些措施包括将政府部委的数量砍掉一半,减少到八个。

他说,他仍然希望关闭阿根廷中央银行,称这是“一个道德决定”,但是似乎把他提出的用美元取代当地货币比索的计划放在了次要位置。

“从概念上讲,中轴是关闭中央银行,随后,货币方面将由阿根廷人自由选择任何一种,”他说,并将本国货币的潜在变化描述为“第二层级问题”。

米莱预测,他将需要长达一半的总统任期——“18至24个月”—— 才能降低通货膨胀,民意调查显示,通货膨胀是阿根廷选民最关心的问题,因为消费者价格在过去一年中上涨了140%。

“努力缩小政府规模并取消税赋,”米莱所属的自由前进党议员戴安娜·蒙迪诺(Diana Mondino)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她被广泛认为可能是米莱的外交部长人选。她发布了一张照片,显示新当选的总统与几个关键盟友会面。

国有能源公司YPF是阿根廷最大的综合能源公司,是当选总统认为应该私有化的另一个实体,但前提是其财务状况得到支撑,以便能够“以非常、非常、非常对阿根廷人有利的方式出售”。

米莱声称,在前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德基什内尔(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执政期间,该公司的多数股权被国有化后,该公司的资产负债表恶化,德基什内尔现在是即将卸任的副总统。

周一是阿根廷的公共假日,因此金融市场没有开放,但在纽约交易的阿根廷公司的股票飙升。在米莱谈到私有化后,YPF的股价上涨了40%。

考虑到米莱在8月份的初选中赢得最多选票,动摇了阿根廷的政治制度后,比索的价值暴跌,人们预计周二平行货币市场会发生什么,初选胜利的时候是许多人第一次将他视为阿根廷的下一任总统。

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University of Buenos Aires)法学教授安德烈斯·吉尔·多明格斯(Andrés Gil Domínguez)警告说,米莱的私有化计划“在很大程度上与阿根廷的宪法模式相冲突”。他补充说,国会需要通过一项法律来授权任何此类举措。

作为一支相对较新的政治力量,米莱的自由前进党只有七名参议员,不到总数的10%,在国会下议院的257个席位中占有38个席位。

尽管如果他与支持他在第二轮参选的主要中右翼反对派联盟的成员结盟,对他的政策的支持将会增加,但“他们没有足够的人数来实施任何东西,”政治咨询公司Management & Fit的玛丽尔·福诺尼(Mariel Fornoni)说。

从理论上讲,米莱可以尝试通过紧急法令将公司私有化,不过国会可以通过辩称这些行动不是真正的紧急情况来驳回这些行动。

“在这种情况下,这个问题肯定会被提起诉讼,结果无法确定,”拉潘帕国立大学(La Pampa National University)法学教授古斯塔沃·阿巴洛(Gustavo Arballo)解释说。

米莱还有其他方法可以绕过国会。

“确实可能发生的情况是:这些国有企业逐渐或突然撤资,造成其运营将受到严重束缚” 阿巴洛说。

YPF的潜在私有化将更加复杂。尽管国家持有其51%的股份,但国有股份在联邦政府和阿根廷各省之间的比例是51%-49%。

“私有化的设计过程是很复杂的,无论如何,都不会影响到各省拥有的49%的股份,” 阿巴洛说。

(本文依据了美联社发自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报道。)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