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35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日

中国出台家庭教育促进法,打造新社会新文化


中国武汉一间小学的课堂情景。(2020年9月4日)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于10月23日三审之后,通过《中华人们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强调家长在家庭教育中的责任,号召减轻青少年学业负担,规范家庭教育机构发挥重要作用。但是,法律细节比较模糊,很多地方有待进一步解读和实施。分析人士指出,法律体现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改造社会和推行道德运动的企图。家庭教育在世界各地都非易事,接下来很可能是个长期试错的过程。

中国出台“家庭教育促进法”,打造新社会新文化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56 0:00

中国人大颁布《家庭教育促进法》

10月23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经过三次审议之后,通过《家庭教育促进法》。

中国关于教育的法律法规涵盖面之广比起发达国家毫不逊色。1995年全国人大通过规范所有的《教育法》,之后还制定了《高等教育法》、《民办教育促进法》、《未成年人保护法》、《义务教育法》等法律。《家庭教育立法》是2021年3月12日公布的“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之一。

21世纪研究院院长熊丙奇 (照片由本人提供)
21世纪研究院院长熊丙奇 (照片由本人提供)

长期研究中国教育问题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告诉美国之音:“家庭教育在整体教育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虽然《未成年人保护法》也明确了对未成年人的‘家庭保护’,明确监护人的监护责任,但是,还比较笼统、模糊,因此,需要进行进一步明晰。”

位于美国的“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认为,颁布新的《家庭教育促进法》,是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想在中国推行一种新的社会和新的文化运动的一部分。他对美国之音说:“他的很多举动,包括规范演艺人士的一些行为等等,就是他有点想干净这个社会的感觉,就是新文化运动,新道德运动。我觉得这是他的政策的一部分。因为习近平很显然要改造这个社会,有很大的企图心。在制定法律,教育孩子方面他要有所表现。当然,他的政策,下面的人就得做。那怎么做,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不得组织非营利性教育培训”被写入法律

今年7月24日,针对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培训乱象,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即“双减”新规),明确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官方要求所有K12(学前教育至高中教育)教育辅导企业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在出台私营课外辅导行业“禁令”后,中国教育部门终止与纽约、伦敦和香港等境外名校的近300个合作项目。

对于政府大刀阔斧的整顿课外教培行业,中国家长有喜有忧。此次新的《家庭教育促进法》明文规定:“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机构开展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活动,不得组织或者变相组织营利性教育培训”。究竟何为“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机构”?熊丙奇解释说,并非只是大家普遍认为的政府机构,而指的是举办者不占股份、不分红,这是出于防止资本运作的目的采取这样的规定。他告诉美国之音:“当然,由于限制了家庭教育指导的营利性,进入家庭教育指导领域的社会力量的积极性将不高,因此,需要学校、社区、街道等积极推进,并给予开展家庭教育服务的机构市场的财税政策支持”。

刚通过的《家庭教育促进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

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的李如霜(化名),儿子上小学四年级。双减禁令下来之前,李如霜给儿子买了著名教培机构VIPKIDS的外教一对一英语课。现在,她被告之下周是最后的一对一外教课,再接下来就只能上AI 课,也就是提前录制好的课件,没有和学生互动的真人老师了。接下来怎么上课,她和其他家长还在等通知,有些家长已经陆续收到了教培机构的退款。

“我觉得现在做的是太过一刀切了,太过了,这个东西做的,怎么可能让你没有学习的途径呢。那我想学习,没有途径,这哪行啊。学习是每个人都想要的。你现在把所有途径都给封死了,我觉得这不合理,真的是不合理。”

四川省南充市的曾先生,儿子刚上小学,但是他表示完全支持政府整顿教培行业。在他看来,拼比“鸡娃”已经严重给家长造成了负担,而“双减”不光是减轻了孩子的负担,也减轻了家长的负担。他对美国之音说:“我们那个时候没有什么补课,读书靠天分。我觉得首先是要养成一个好的学习习惯,上课不走神。我们也读过书,上课认真听讲,认真复习,就没有必要参加鬼七鬼八的补习。你以为现在挣钱容易啊。”

杨建利评论说,家庭教育促进法的目的之一是用法律的方法来把之前的很多政策正规化:“教培方面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政府认为教培给家庭养孩子带来了太大的成本。这个成本高到一定程度使得现在的年轻人不敢生孩子,不敢生孩子会给中国的人口带来一定的危机状态。所以他们想办法降低一般家庭养孩子的成本。学区房政策也是,就让一般家庭感觉养个孩子还养得起。”

家庭教育指导师 – 未来火爆的职业选择?

《家庭教育促进法》出台之前,已经有各地政府制定了本地的关于家庭教育指导师的政策。青岛市政府2020年底出台的《家庭教育指导纲要》中明确:到2021年底,全市中小学每个年级至少配备一名兼(专)职家庭教育指导教师,设立中小学家庭教育指导工作专项经费,城市社区建立家长学校或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站点。上海市政府的“十四五”规划中也提到, 上海将建立100个上海市社区家庭教育指导示范点,通过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开展家庭教育指导服务。

在知乎和微博等社交平台,关于“家庭教育指导师”考证的话题也吸引了大众的注意。在知乎此话题的讨论区,有大量关于如何考证的指导贴。针对家庭教育的一些机构,比如位于北京的“集爱研究院”,在其平台推出“7天家长训练营”,“父母成长进阶课”,“家庭教育认证高阶课”等课程。

按目前中国的规定,个人无法直接报考家庭教育指导师资格证,只能通过机构培训然后统一报考。知乎的讨论区解释说,目前市面上比较靠谱的发证机构有两家,一个是“中国国家培训网”,一个是“人事人才培训网”。这两家发证机构都有各自的培训机构,是目前行业内口碑较高的两家,培训报考费用大约三千人民币。

四川的曾先生承认儿子的教育问题令他很头疼,尤其是在做作业的时候。但是他对家庭教育指导师嗤之以鼻:“家庭教育就应该家长说了算。我既然是家长了,还需要什么外人来指导我啊。”北京的李如霜同样觉得厌学的儿子令她很头疼,但是认为社会上应该提供这样的渠道来帮助父母完善家庭教育,并且愿意为高质量的家庭教育指导付费。

美国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 (照片由本人提供)
美国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 (照片由本人提供)

杨建利告诉美国之音,所谓的家庭教育机构,要具备几个条件:第一不是赚钱为主,也就是法律所规定的“非营利性”,第二必须比一般人更懂得家庭教育。“一定是个专家队伍组成的这么一个服务机构,不是政府,也不是随随便便几个人弄到一起就可以搞家庭教育。所以他一定通过一个资质才能成为这个家庭教育机构。然后和政府有一定的合作。在一个学校里,孩子出现行为不端,被另外一个比较公正的机构确定行为不端,而且确定父母在里面有一定的管教责任的话,那么政府可以给这些有资质的家庭教育机构合作,对他们进行一定的培训。如果他拒绝这样做,可以进行一定的罚款,顶多就是做到这样。”

一纸新法恐无法改变家长的责任与忧虑

在家庭教育法的一审稿中,有这么一项内容:“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违反公安机 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作出的责令接受家庭教育指导决定 的,由公安机关予以警告,责令其改正。拒不改正的,可以根据情节轻重处以一千元以下罚款、五日以下拘留。” 二审稿中,这一段已经消失,内容变为“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妇女联合会、中小学校、幼儿园或者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所在单位等组织和单位,发现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拒绝或者怠于履行家庭教育责任的,应当予以批评教育、劝诫制止,必要时督促其接受家庭教育指导。”

杨建利评价说:“中国现在颁布新的家庭教育法,也可以看出来他们在讨论中的争论,或者无法确认的议题,怎么来做,我们可以看到其中的复杂性。这和中国的传统也有一定关系。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都连在一起了,所以要立法。但是,说起来好听,怎么从法律层面去规范父母的行为呢?我认为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四川的曾先生告诉美国之音,现在成都只有50%的初中生可以考上高中然后上大学,剩下的会去技校或者中专等职业高中。“高中升学率只有一半,但是下面给你减负。这就形成一个矛盾。你要减负你就应该放开升学率对不对。结果现在不是,所以上和下有点不协调。”不过,他表示,儿子长大之后,如果能自食其力学习一门手艺,肯定也比上了大学但是啃老要强。李如霜认为,虽然北京的升学状况还没有过分紧张,但是让孩子上职业高中或者技校是她和老公坚决不能接受的事情。“实在不行送出国”,这是她现在的想法。不过讽刺的是,孩子现在英语课也因为整顿教培给砍没了。

杨建利说,管教孩子是非常非常难的事情。有一些是父母的责任,有一些是学校的责任,有一些情况可能是天生。父母的责任到底有多大是非常复杂的一件事情。“我不认为任何国家有一个比较完美的解决。我觉得中国愿意在这方面进行探索是好的。但目前我认为目标不清,叙述不清,有很多混乱的地方,还需要更进一步的去探讨,而且在实践中会出现很多问题。所以我觉得,未来可能是一个试错过程。”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