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44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中国总理李克强星期三开始对澳大利亚进行正式访问,美国副总统彭斯则计划4月访问澳大利亚。分析认为,在川普总统上任后,美澳之间的传统盟友关系发生微妙变化,增加了中国加大它对澳大利亚的影响力的机会,两个大国的角力打到了澳大利亚家门口,澳大利亚也不得不在加强澳中经贸联系和维持澳美安全同盟之间走钢丝。

中国总理李克强星期三启程对澳大利亚进行五天的正式访问,并参加第五轮中澳总理年度会晤,随后对新西兰进行正式访问。这是李克强时隔11年后再次访问这两个国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4年也对这两个国家进行了国事访问。

李克强访问澳州释放的信号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郑泽光星期二在媒体吹风会上表示,李克强此访并不仅仅是为了推动中国同这两个国家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进一步向前发展。

他说:“在当前世界经济复苏乏力、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思潮抬头背景下,此访将向亚太地区和世界发出中国同澳、新致力于促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繁荣的积极信号。”

预计李克强在访问期间会寻求澳大利亚加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双方还会讨论中国主导的亚太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的进展等。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表示,在李克强访问期间,双方将签署扩展中澳自由贸易协议并改善服务业和创新以及基础设施和其他领域投资的协议。

不过,英国《金融时报》援引没有透露姓名的澳大利亚官员的消息说,在李克强访问期间,澳大利亚不会把用于发展澳北部经济而设立的“澳北基础设施信贷安排”投入中国的新丝绸之路项目,双方不会签署有关的备忘录。澳大利亚担心此举会影响它与华盛顿的关系。

川普上任后美澳关系发生微妙变化

在中国加强与澳大利亚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时候,美国与澳大利亚却因为川普上任后宣布退出澳大利亚强烈支持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以及两国领导人在一个难民协议上发生争执而出现不快。这两个协议都是在奥巴马总统执政期间达成的。

在这一背景下,美国副总统彭斯定于今年4月对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亚太国家进行访问,意在重申美国对该地区盟友的安全承诺以及美国致力于继续与该地区进行积极的接触。

自从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后,美国与澳大利亚的传统盟友关系变得更为复杂。去年的民调显示,三分之二的澳大利亚人反对川普当选,认为他的当选会使这个世界更为危险。

澳大利亚出现是否应向中国倾斜的争论

在美中两国领导人相继对澳大利亚进行访问的时候,澳大利亚内部出现了它是否应当把它的贸易和安全优先考虑从川普执政下更为不可预测以及带有保护主义倾向的美国向中国倾斜的激烈争论。

它涉及的是巨大的经济和军事关系以及区域的外交平衡。堪培拉与华盛顿有着几十年的安全同盟关系,而且美国在澳大利亚驻有军队和重要的军事设施。中国则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且中国还取代了美国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地。去年,中澳贸易额达到1050亿美元,几乎是美澳贸易额的三倍。

澳前驻华大使:澳应重新评估它与美国的关系

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菲兹杰拉德(Stephen FitzGerald)这个月在一个演讲中呼吁澳大利亚重新评估它与美国的关系,说川普在贸易、移民和其他问题上的看法是对澳大利亚人的冒犯。

澳前高官:应继续维持与美国的同盟关系

但是,澳大利亚也有不少人认为,澳大利亚应该继续维持与美国强有力的盟友关系。

美国《华尔街日报》援引前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秘书长彼得•瓦吉斯Peter Varghese)的话说,“没有这个同盟关系,我们将不那么安全,不得不为我们的国防支付更多的金钱而且更容易受到其他国家的压力。”

这位前澳大利亚官员认为,澳大利亚最终将无法避免面临中国要取代美国成为亚洲主导力量的这个企图,而在他看来,中国的这个企图关系到澳美同盟的核心。

与此同时,中国在澳大利亚的一些投资并购项目也引发了争议。一些人担心,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基础设施和战略资源等方面的投资会影响到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去年8月,澳大利亚国库部以涉及国家安全为理由拒绝了中国国家电网和长江基建投资新南威尔士州电网公司99年租赁权的投资申请。同年,澳大利亚也拒绝批准中国企业收购澳大利亚肉牛养殖牧场的交易。此前,澳大利亚也拒绝了中国的一些投资。

澳分析师:澳希望美在亚太进行恰当好处的参与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国防经济分析师马克·汤森(Mark Thomson)日前在位于华盛顿的东西方中心举行的一个研讨会上表示,澳大利亚希望川普政府在亚洲的战略要像童话故事《金发姑娘和三只熊》里小熊的那碗粥那样,不冷也不热。

他说:“我们不希望这个粥太冷,也就是说,我们不希望美国撤离亚太地区。我们也不希望这个粥太热,也就是说,我们也不希望美国在亚太地区扮演好战的、过度军事化的角色。”

澳外长:希望美国发挥更大的作用

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认为,在亚洲和全世界,美国仍然是最领先的全球性战略强国,而中国只有在民主化之后才能实现其经济潜力。她希望美国作为在印度和太平洋地区的“不可或缺的战略大国” 而发挥更大的作用。

澳总理:无需在北京和华盛顿之间做出选择

在如何处理澳大利亚与中国和美国的关系上,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拒绝接受堪培拉必须在北京和华盛顿之间做出选择的看法。他说,李克强对澳大利亚的访问“凸显了澳大利亚与中国强劲的经济关系以及我们对鼓励该地区的贸易与投资的相互承诺”。

李克强:不希望看到选边站,希望美中合作给大家提供机遇

李克强在中国“两会”闭幕时举行的中外记者会上也表示,“亚太地区是地区国家共有的家园,我们不希望、也不愿意看到冷战思维下所谓“选边站队”的事情发生,有什么事情按是非曲直来说话”。

他还希望中美在亚太地区合作的共同利益不断扩大,使大家能从中得到机遇,而不是让他们感到麻烦。

分析:北京试图在美与盟友之间制造不和

不过,澳大利亚的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尽管目前还没有迹象显示北京正在采取大幅度的动作在澳大利亚和美国之间制造嫌隙,但是一段时间以来中国一直在寻找在美国与其亚洲盟友与伙伴之间制造不和的机会。

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唐圣德(Ashley Townshend)对香港《南华早报》表示,“中国经常对美国在该地区的朋友说,华盛顿要么会把他们拖进一场冲突,要么不会给他们提供支持,或是会在困难的时候抛弃他们。”

这位分析人士认为,在川普难以预测的执政下,中国将可能更能向澳大利亚、韩国、新加坡、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这些国家证明它所说的是对的。

一些人还指出,一旦美国与它的盟友之间出现裂缝,北京更是会充分利用这样的机会。

在奥巴马执政的后期,受经济以及其他因素的影响,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条约盟友菲律宾向中国转向,泰国和马来西亚也在向中国靠近。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