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02 2021年10月28日 星期四

一个人口不足3百万的小国,中国为何不敢忽视她和台湾接触?


立陶宛外交部长兰斯伯格斯(2021年7月15日)

立陶宛决定与台湾互设代表处一事引来中国的外交和经济报复,为什么一个人口不到300万的小国与台湾发展关系会让北京如此愤怒?这涉及到中国方面的重要考量。

欧洲第一个以“台湾”为名的代表处

立陶宛外交部长兰斯伯格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7月初宣布将在韩国、新加坡及台湾设立代表处,为立陶宛扩大外销市场、强化经贸关系,台外交部长吴钊燮随后也宣布,双方经过协商后同意,台湾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设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The Taiwanese Representative Office in Lithuania),这也是台湾在欧洲国家设立的第一个以“台湾”为名的代表处。

中国对此做出强烈反弹,8月10日发表声明召回中国驻立陶宛大使,并要求立陶宛召回驻中国大使。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8月11日说,立陶宛允许台湾政府以“台湾”名义设“代表处”是严重损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严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中方有权也应当作出正当合理的反应。”

除了召回大使的大动作外,立陶宛媒体也报道,中国国营企业中铁集装箱通知客户,因两国关系紧张,八月底和九月份所有从中国直达维尔纽斯的铁路班次都将取消。此外,立陶宛对中国的一些农产品出口也遭到中方停止更新和批准进口许可的命运,而立陶宛方面并没有接到中国官方的正式通知。

踩中国红线

分析人士说,立陶宛允许台湾以“台湾”之名设办事处已经踩了中国的红线,北京对立陶宛祭出召回大使的外交大动作不仅为了杀鸡儆猴,防止其他欧洲国家起而效尤与台湾发展关系,北京更大的担忧是更多中、东欧国家退出原来与中国“17+1”、但立陶宛退出后成为“16+1”的合作机制。

布鲁塞尔研究机构俄罗斯、欧洲和亚洲研究中心(CREAS)主任方娴雅(Theresa Fallo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立陶宛与台湾发展关系对北京“明显是一个红线。他们不想要任何人与台湾有任何关系。那是一个红线。但我也认为这些人…他们认为这是一个红线,你不能做什么。他们不在乎给这会给其他国家什么印象。他们在这个问题上不在乎外交形象。”

方娴雅说,让她感到意外的是第一个退出中欧和东欧国家与中国“17+1”对话机制的是竟然是立陶宛,而不是已经谣传一年多的爱沙尼亚。

“我认为立陶宛已经做出了清楚的选择,这是为了民主。我真的认为他们的领导层对此非常坚定。我认为他们应该得到称赞和表扬。我认为他们是对欧洲其他国家一个健康的提醒,那些国家在涉及价值,尤其是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打交道方面仍然处于某种灰色地带。虽然立陶宛实际上是一个小国,不过他们的确闪闪发光,因为他们真的是一面照着其他欧盟国家的镜子。”

欧盟成员国首度召回驻北京大使

同时也是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资深客座研究员的方娴雅说,中国要求立陶宛召回大使“是欧盟历史上首次有成员国驻北京大使被召回,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这显示双方的关系已经掉入谷底。

她说,不像澳大利亚与中国有大量贸易,中国有较多经济筹码可以惩罚澳大利亚,但立陶宛与中国贸易量小,中国的经济惩罚无法对立陶宛政府产生多大作用,因此北京祭出召回大使的方式来惩罚立陶宛,不过她认为这只是在“制造噪音”而没有实际作用,因为北京没有太多可以做的。

“不过它的确可以发出信号,让其他(欧盟)成员国看到此前未曾看到过的,关系恶化到这个程度。”

北京担忧骨牌效应

前荷兰外交官韦杰理(Gerrit van der Wees)也持类似看法。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可能担忧立陶宛的例子引起涟漪或骨牌效应,“担忧更多国家看穿中国的虚假承诺,如立陶宛退出17+1合作机制一般,也担心小国如拉脱维亚、爱沙尼亚、捷克及斯洛伐克会做出和立陶宛一样的事情。”

但是中国对立陶宛的报复能达到“杀鸡儆猴”的目的吗?韦杰理说,北京想要防止其他国家跟进,也想要防止这些国家把欧盟推向同样的方向,不过除了召回大使和经济施压外,他认为北京能使用的筹码并不多,因为中国和立陶宛的贸易量不大,而且立陶宛也可以从其他国家取得许多产品。虽然中国试图通过俄罗斯及白俄罗斯施压立陶宛,但那些国家有他们自己的其他担忧。

韦杰理也认为,立陶宛“可以相当轻易地抵抗中国的压力”,因为中国距离立陶宛很远,而且欧盟、福尔摩挲俱乐部及欧美国家议会的外交委员会已发表声明支持立陶宛,并且告诉中国停止霸凌行为,这对中国在欧洲的形象有很大的伤害。

美朝野力挺立陶宛

对于中国的报复,立陶宛总统诺赛达(Gitanas Nauseda)8月中在《金融时报》的专访中强调,立陶宛作为主权独立国家,有权决定和哪一个国家或地区发展经济和文化关系,面对与中国的争端,立陶宛将捍卫民主原则和价值而不再退让。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8月21日曾与立陶宛外长兰斯伯格斯通电话,双方达成共识将协调行动,协助立陶宛抵御因与台湾发展关系而遭到的来自中国的压力。

美国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 R-FL)星期二(8月31日)写信给诺赛达,对立陶宛决定与台湾互设办事处表达支持,特别是立陶宛允许台湾使用“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的名称。

“重要的是支持民主的台湾人的权利,他们有权决定自己想要别人如何称呼他们,并为他们的驻外使团选择能够反映他们在做什么的适当名称。”

鲁比奥说,“中国共产党不代表台湾,也没有权利支配全世界如何称呼或与台湾人民交往。”中国共产党对立陶宛的决定做出它一贯的反应,就是利用经济力量和政治影响力去霸凌和恫吓,正如立陶宛近来经历的,中国共产党经常从事惩罚性外交。

“北京把贸易关系、投资、对外援助以及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当作武器,,将它们作为政治胁迫的工具。”他说,多年来包括挪威、日本、韩国和阿澳大利亚都成为中国共产党胁迫手段的目标,这是中国在共产党领导下无法发展成一个国际社会负责任成员的许多原因之一,他相信坚定的民主倡议者立陶宛会毫不动摇。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Ned Price)在8月10日的推特中也表达拜登政府力挺立陶宛的立场。他说,“我们与我们的盟友立陶宛站在一起,并谴责中华人民共和国最近召回驻维尔纽斯大使并要求立陶宛也召回驻北京大使的报复行动。美国支持我们的欧洲伙伴与台湾发展关系。

欧洲国家议会人士谴责北京

北京当局对立陶宛的外交和经济惩罚引发欧洲政界人士的不满。上星期三,(8月25日),由欧洲各国议会友台成员组成的福尔摩挲俱乐部致函欧盟及北约领导层,敦促他们力挺因希望与台湾发展关系而遭到中国报复的立陶宛。

信上说,“中国的胁迫行动不仅仅公然违反国际外交规范,更是明目张胆地攻击立陶宛的主权。”

上星期五(8月27日),欧美等10多个国家的议会加上欧洲议会的外交事务委员会再发表共同声明,对中国因立陶宛与台湾互设代表处而对维尔纽斯施加政治、外交及经济压力做出强烈谴责。

共同声明说,“干涉一个欧盟及北约成员国的内政是不受欢迎也不适当的”,立陶宛决定退出“17+1”合作机制及其意愿要与台湾发展经济及文化关系,与其他国家所作的自主决定类似。

“我们坚定地与立陶宛站在一起,也欢迎它在与欧盟和跨大西洋同盟充分协调下同中国进行双边合作的渴望。我们也欢迎与台湾的经济关系发展,并敦促立陶宛维持现行做法拒绝中国咄咄逼人的行为。”

声明也呼吁各自国家的政府、欧盟及其他盟友,对立陶宛“为其人民和更广大国际社会的利益推行的政策”给予充分支持。

目前在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担任台湾历史兼任讲师的韦杰理说,布林肯已经清楚表达对立陶宛的支持,虽然目前阿富汗占据美国政府的议程,但立陶宛的问题已经显示,“欧洲国家必须更坚定地站在一起抵御外国的压力。”

华盛顿智库创新战略与政策研究所特殊项目负责人易卜拉欣(Azeem Ibrahim)说,维尔纽斯正在为欧洲国家开拓与台湾外交往来的道路,在得到美国的强力支持后,“看来完全有可能它不会是这个地区唯一这么做的国家。”

在8月24日的《国家利益》网站一篇文章里,易卜拉欣呼吁西方国家“跟随立陶宛的领导与台湾交往”。

他说,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得到联合国承认后台湾越来越受到国际孤立,许多国家与中国关系更加密切,那些依赖中国投资的国家也更愿意接受北京对“统一”的立场与台湾切断关系,在此背景下,立陶宛作为一个欧盟和北约成员,它的作为反而是逆潮流而行,“然而让北京恐惧的是,这个时刻可能成为一个转动轴(pivot),它很可能在未来某一个时间使北京对台湾主权宣示遭到广泛反对。。”

中国是否能逆转这个全球合作共同对抗它霸权野心的潮流?易卜拉欣认为,北京的问题在于自习近平展现他蛮横的中国第一态度以来,许多小国就已不再信任中国,“很难看出北京能做什么来逆转此时此刻的历史潮流。”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