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天安门屠杀》作者杜斌谈看守所经历


杜斌(左二)获保释后重返纽约时报北京分社探望同事们(网络相片)

杜斌(左二)获保释后重返纽约时报北京分社探望同事们(网络相片)

在北京的纽约时报摄影记者在看守所因“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名被关押37天后取保候审,返回住所。他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表示,警方在六四敏感临近之际将他拘留之后,审讯的主要问题都集中在他不久前在香港出版发行的《天安门屠杀》一书和揭露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酷刑内幕的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这两件事上。

*视坐牢为难得人生体验*

星期三晚上,杜斌在北京家中通过手机对美国之音表示,感谢新闻媒体和各界这些天来对他的关注。他表示,在进去之前和在看守所里,到现在取保候审出来,除了因为让亲人们担惊受怕而有所愧疚之外,他一直都感到非常坦然、内心充实,并且把在监牢的这些日子当作体验生活、观察人世的难得机会。

他说:“看守所待了这37天,跟我现在,我觉得,我的心情一样,都是很坦然的。因为我觉得我没有犯罪。我心情非常坦然。我在里面有没有任何犯罪的感觉。我没有感到很愧疚,或者是如何。如果有愧疚的话,就是感觉对不起我的家人。”

*自信清白*

杜斌同时指出,抓他进看守所的北京国保没有对他刑讯逼供,只是这些天来,包括他回家以后,他获得的信息一直很少,因为他的电脑等通讯设施都被警方抄走仍未归还。杜斌表示,他在看守所里跟24名普通犯人关在一个牢房,伙食比较差,但他心情一直很快乐,甚至还劝慰开导因为打架斗殴被拘留的牢友,因为他坚信自己没有犯法,是清白的。

杜斌取保候审被国保送回北京住处(网络相片)

杜斌取保候审被国保送回北京住处(网络相片)

他说:“我非常快乐。37天的这种生活,在里面体验生活,我觉得我收获非常多。但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到现在我了解得很少很少。因为我的手机、电脑,三部电脑,两部手机,还有我的书籍,还有其他的一些相关资料,一堆的东西,还有包括我的身份证、银行卡、信用卡都还在扣押着。所以说,我现在也不能上网,电话现在也不太方便。整个的情况,现在外面发生了什么,我并不清楚。”

*揭疮疤 惊动高层?*

有网络媒体报道称,下令抓捕杜斌的是北京市公安局长傅政华,而批准他取保候审的是中共政法委书记、前公安部长孟建柱。

杜斌表示,他并不知道他的案子惊动了哪一级的官员,但是由北京国保总队和丰台区公安分局预审大队四中队执行的审讯中,要他回答的都是有关《天安门屠杀》这本书和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的问题。

他说:“就是了解一下我写的那些书,都是谁帮我出的?版税多少?印了多少本?还有一共给了你多少钱?有没有人让你这么做?有没有哪个组织授意你去做?有没有人给你钱让你这么做。他们就是要调查这个。”

杜斌作为摄影记者已经为纽约时报工作了七、八年,并长期跟踪报道上访者和被劳教人员。今年四五月间,他先后出版发行了上述揭露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内幕的纪录片和记载六四事件史实真相的著作,引起媒体关注,多家中国媒体也报道了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酷刑的传闻,但在激起强烈反响后迅速遭到封杀。

杜斌披露,他的这些大胆举动引起了高层的注意。他还披露,审讯人员要他承认王维林只身挡坦克等六四历史画面是电脑合成伪造的。

他说:“丰台区的一个国保就告诉我说,是因为更高级别的领导想知道,你为什么由一个家庭出身各方面都挺好的一个孩子,变成了一个专门挖掘党的伤疤的人。我猜测他的潜台词就是,调查调查我周边的社会关系人际来往,有没有人授意我这么做。他们(开始时)还是比较严厉的。就是在追问我写的那些所有的书,然后就问我,为什么写天安门的书,为什么写这个,然后说里边的内容都是虚假的,都是捏造的,都是编造的。就这个问题,还有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就是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他们就这个问题说我是虚假的、捏造的。 ”

杜斌表示,6月中旬办案的国保对他说,将如实报上报他说的没有人指使授意他写书拍片以及他采访的对象都是有亲身经历的受害人等情况。他说,国保们此后对他的态度比较温和了,并且允许律师到看守所见面。

*杜斌:国保主动保释*

不过,杜斌指出,他的两位律师为他提出的取保候审申请并没有获得批准,而是在他被拘押第37天下午,国保通知他说,由丰台区国保提出的取保候审申请成功获准。

当天晚上,也就是星期一,杜斌被国保送回北京右安门地区的住处。



他表示,国保警告他在一年之内要老老实实的,离开北京,回山东老家,或者更换手机号码和住址,都要告诉他们。杜斌表示,他的身份证、护照、港澳通行证等旅行证件仍在警方手中扣押,扣押物品都没有清单收据,也没有说明何时归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