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大变革(2):完成邓小平改革使命


9月份,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大连举行的“夏季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他提出,中国在新一届政府领导下要“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外界将李克强的这段讲话一般解读为,这是中国新政府发出的深化市场化改革的信号。

“我倒是觉得,新政府上台以后,就是李克强领导的国务院在走市场化(道路)方面给出的信号是非常明确的,”吴均华说,“也就是说,经济上有走比以前更明确的市场化道路。”吴均华是华盛顿智库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Woodrow Wilso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cholars)基辛格中美研究所的公共政策专家。

继续走市场化的改革道路正是“新右派”提出的主张。以张维迎、胡舒立等为代表的“新右派”认为,新领导层应该重启在胡温时代被搁置了许久的改革,完成对国有领域的私有化改造。

“新自由主义(右派)显然提出一个新的方案,就在于怎么样来遏制国家权力,怎么样把中国转变成一个以市场逻辑运行的国家。而这种市场逻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是邓小平在79年改革中指出的一个未来的方向。” 纽约城市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夏明说。

新右派认为,一个真正以市场为主导、自由竞争的经济体制将可以解决目前中国经济严重失衡和贫富差距悬殊等一系列问题。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的史剑道(Derek Scissors)说:“你如果能允许更多竞争、特别是来自私营领域的竞争,允许人们自由地开公司,给小企业成长的机会,那么经济失衡的状况就会减少。”

新右派的改革方案还包括放松政府对金融体系的管制,让私营企业和中小企业有平等的融资机会。纽约城市大学的夏明认为,资本流入民间是中国普通民众改变命运的根本出路。他说:“中国老百姓他要解决他的命运和改变他的现状,要缩小贫富差距的最根本的出路,我认为就在于必须要有资本能流入民间,让民间的个人能够有机会获得这些小资本,能够自己创业,来改变自己命运。”

在新右派看来,他们所提出的改革方案并非是一个全新的方案,而不过是沿着邓小平在改革开放之初为中国设计的一条以香港和新加坡为效仿对象的国家指导型资本主义发展道路上继续走下去。“香港和新加坡的模式基本上都是自由贸易区的经济模式,都是以市场经济为主导地位的模式,都是在英国和美国自然法的体系下,以公民社会能够自由存在,反对力量、多元力量能够继续存在的社会、政治体制。”夏明说。

新右派批判胡温当政十年未能深化改革,反而使国家权力空前膨胀,违背了邓小平当初设计的改革路线。他们提出,要想回到邓小平设计的路线上,就必须扭转国进民退的趋势,让私企和外企能够在传统上被国有企业垄断的领域与国企同场竞技。

传统基金会的史剑道表示,中国改革经济必须要降低政府在经济中的比例。“如果国家的角色不撤出的话,私营企业就没有运作的空间。只有减少国家的角色,取消国企对市场的垄断、取消国企固定的利润额,流向国企的资本才能减少,”他说,“必须要开放竞争,不仅仅是对高官家人开放,而是向所有人开放。有了真正的竞争,人们才能有钱赚,企业才会拓展业务,才会雇用新人。这样才能走向繁荣。”

在大连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理用“壮士断腕”来形容本届政府改革的决心,这本该让中国的新右派感动欢欣鼓舞。但“壮士断腕”也凸显改革面临的艰巨阻力。据报道,李克强仅在筹划成立上海自由贸易区这一项改革举措中就遇到了来自利益集团的极力阻挠。

“作为总理、经济方面的一把手,他(李克强)有这么一个认识。我相信,习近平总书记他们都应该有这个认识。这不是他(李克强)一个人的决定。但是你光靠这么一种决心,到底能走多远?”威尔逊中心的吴均华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