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美联姻的同性恋伴侣


埃文•沃尔夫森是纽约的一位著名律师,他创办的非政府组织“婚姻自由”致力于为同性恋者争取婚姻权的抗争。贺成在北京长大,他18岁跟随父母移民加拿大,以后到了美国继续深造并获得纽约大学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两人相识于同性恋交友网站,2011年纽约州允许同性婚姻合法以后,他们在曼哈顿结婚。

埃文和贺成的家在曼哈顿第六大道边的一栋高层公寓内。

贺成: 我们家里东西很多。这些非洲的物件大都来自他为和平队服务的时候。

埃文•沃尔夫森: 35年以前我去过非洲,在那里生活过两年,我带回来很多东西。

埃文•沃尔夫森: 这个九座烛台是犹太人过光明节用的。8根蜡烛加中间这根火种蜡烛,它用来点燃其他蜡烛。

埃文出生在匹兹堡的犹太人家庭。

埃文•沃尔夫森: 这是我的婴儿鞋。

贺成: 我记得他的弟妹也都有类似的鞋子。

他们家里还有一幅中国的国画,由埃文过去的一位中国男友创作。

在北京长大的贺成跟埃文是同性恋伴侣,贺成1975年出生,埃文年长18岁。他们俩特别喜欢拍照片。

埃文•沃尔夫森:我第一次见到贺成的照片,我们当时还在通过电子邮件联系,那以后我们同意见面。

那是10多年前,也就是在9/11以后不久。两人通过同性恋交友网站认识,当时贺成刚到纽约大学念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

贺成:9/11发生的时候,我正在纽约大学念书。

埃文•沃尔夫森: 刚开始的时候,我总会注意到世贸大楼的缺失。每次看到窗外,总是一次冲击。世贸已经不在了,我一生中的大多数时候都能看到它。

贺成:这个体验非常不寻常。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平静下来,但跟每个纽约客一样,最终我们需要前行。

在新的世贸大楼一层层上升的同时,贺成和埃文的感情也在一步步向前发展。

埃文•沃尔夫森: 这是贺成和我的第一张合影,我们刚刚开始约会,在2002年6月份纽约同性恋自豪日的游行中。

美国同性恋者赢得自豪感经过的路程并不平坦,从1924年第一个同性恋权益组织在芝加哥成立开始,沿途可以看到一系列的里程碑。

埃文•沃尔夫森: 我们在华盛顿参加白宫记者协会的年度晚宴。

法律手段是美国同性恋群体维护权益的重要武器。

埃文•沃尔夫森: 这个晚宴与其说重要,不如说开心。

美国各级法院、尤其是联邦最高法院相继审理过一系列重要案例,埃文是这个过程中的一个重要角色。他从哈佛法学院毕业以后当过几年地区检察官,以后转而投身同性恋维权事业。2000年,他担任著名的戴尔诉美国童子军案的辩护律师。

对美国律师来说,能参加最高法院的庭审是一种特殊的职业荣誉。

埃文•沃尔夫森: 确实,这是一种登顶的体验,而且强度、压力都非常大,但极重要、很有力量,尤其是这么重要的一个案例。我坐在那里准备辩论的时候,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那是美国副总检察长、政府的首席律师。我上庭前的一分钟,他说,记住,你辩论的是年度最受关注的案子,好好表现吧。

詹姆斯•戴尔原本为私营机构美国童子军工作,当他的同性恋身份暴露以后,童子军以此为由将他解雇,戴尔因此诉诸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

埃文•沃尔夫森: 5:4,我们输掉了这个案子。但我们赢得了整个运动。感谢这个案子,美国人开始理解,重要的不在于同性恋能否加入童子军,而在于为什么童子军要将已经加入的年轻同性恋者赶出去。这个案子改变了人们对于同性恋者的理解,同性恋者不再是另外的人、局外人,或者天上掉下来的怪人,而是家庭的一部分,年轻人中间的一部分。

为这个案子的出色辩护让埃文进入2004年《时代》杂志评选的“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之列。他创办了致力于实现同性恋婚姻权的非政府组织“婚姻自由”,办公室离曼哈顿的家步行只需要10来分钟。

埃文•沃尔夫森: 我们这个组织的战略从来就不是秘密,我们网站上就有。战略基于美国社会发生变化的机制。
美国司法系统内的变化是这样的,经过一系列零碎的案子以后,某些州做这样一些事情,其他州做另外一些事情,最终我们会有一个全国性的解决方案。

埃文和他的组织追求的目标是让同性恋者和异性恋一样享受结婚的权利,他不需要其他带有妥协意味的名称,比如同性婚姻,他要的就是婚姻,不需要同性恋这个词作定语。 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平等。

埃文•沃尔夫森: 我们争取同性恋婚姻权的运动不仅是为同性恋者,而是为美国,为整个国家,为人权,为了所有这些抗争对我们所有人的意义。

埃文•沃尔夫森: 另外补充一点,在美国,我们整个抗争的很多章节,为获得认可,为自由,都是在婚姻权这个战场。婚姻权从来都是人权抗争的战场。
埃文的组织由起初的几个人和几十万美元,发展到今天已经有25位雇员、年度预算大约1000万美元,他们为美国同性恋的婚姻权付出了大量努力,

婚姻权在美国属于州一级管理的事务。

埃文•沃尔夫森: 我们取胜的方式是,未来某个时候,最高法院或者国会将推及全国。但先要经过各个州,公众舆论将得以改变。为了取胜,我们在州一级和争取民意上将达到临界状态。这样一来,最高法院作出正确的决定就有了大气候。

2004年马萨诸塞州首先认可同性婚姻。直到2013年年中,这个数量达到了13个。

埃文•沃尔夫森: 这是我们的会议室。你可以看到一系列报纸的头版,它们来自每一个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州。由马萨诸塞州开始,经过康涅狄格,爱荷华,佛蒙特,新罕布什尔,首都华盛顿。然后是纽约,我们的家乡。

纽约州议会2011年6月通过立法,同性婚姻得以合法化。当年10月,他们举办了婚礼。两人的婚讯登上了纽约时报的专版。

埃文•沃尔夫森: 我们大家庭的照片。看看这个竹制的彩棚。按照犹太人的传统,你要在彩棚下结婚,我们用中国的竹子扎成这个彩棚,所以这是一个(中国和犹太文化的)组合。

另外一张照片中,贺成喜极而泣。

贺成:为什么你在笑,我却在哭?

埃文•沃尔夫森: 我不知道你在哭。

贺成:我在打喷嚏。

贺成的不少同事参加了婚礼。

艾伦•斯摩尔:
我在他跟埃文结婚以前就认识贺成,认识一两个月以后我才知道他们在约会,他比较谦逊,不是那种什么事情都喜欢让大家知道的人。当他订婚、办婚礼以后,他邀请每个人出席,真的很好。我们都参加了那个美好的婚礼。

贺成获得博士学位以后就到了这家咨询公司工作,主要为大型生化、制药企业服务。

贺成:我刚来这儿,大家就知道了我是同性恋,没有任何问题。

美国女足从前的守门员刚到公司工作不久。

克里斯汀•拉肯比尔: 我认识贺成才5、6个月,但我知道他是我们公司最聪明,工作最努力的员工之一。他还有那种不经意之间开玩笑的能力,不管他到哪里,总能给大家的脸上带来微笑。

多年来,贺成每天从曼哈顿的家里通勤到新泽西上班。

贺成:大多数时候每天上班,除非有些项目客户在外地的话,我要去出差了。

接下来还要开车,他的车停在地铁站附近的车库里。地铁加上开车,单程需要的时间不短。

贺成:不堵车的时候大约1小时15分。有时候堵车很厉害,路上需要两个小时。

贺成18岁的时候随父母移民加拿大,念完大学以后才来美国继续深造。他仍然是加拿大公民,目前持工作签证。埃文的大幅肖像摆在办公桌上。

埃文的办公桌上当然也摆放着贺成的照片。跟贺成相比,他每天的通勤要简单不少,大约步行10分钟就可以。

贺成:他很支持我。显然他不希望我出差太多,尤其不希望我上下班花这么长时间,但他能理解。在纽约,每天都有很多人像这样通勤、出差。

贺成每天差不多有12个小时在外奔波,埃文对他很照顾。

贺成:比方说,如果我不能到交管局更新牌照,他会帮我做这件事情。还有其他事情如果他能帮上忙,他都会做。因为我很难请假。

埃文实际上也很忙。他出差很多,上下班也很难按照8小时工作。这样一来,两人几乎从不在家做饭。下班回家后,两人或者从餐馆订饭,或者直接去餐馆。

埃文•沃尔夫森: 我们吃得很多。我们喜欢各种风味,中餐、美国餐、印度餐、泰国、墨西哥。

贺成:我们还是有些东西不吃,我们也会偏重吃些有本地特点的东西。

用衡量异性恋伴侣同样的标准来看待埃文和贺成,得出和谐幸福的结论并不困难。

埃文•沃尔夫森: 是的,我们享受州一级的法律保护,但没有到达联邦政府这一级,因为我们正在反抗的那些联邦政府一级的歧视,我们反抗州和联邦的两层歧视。

尽管纽约州认可他们的婚姻,但他们仍然无法享受很多异性恋伴侣才有的权利。贺成目前仍然需要申请工作签证才能合法居留美国。

埃文•沃尔夫森: 如果没有针对同性恋的歧视政策,比如《婚姻保护法》,我可以用丈夫的名义帮助贺成获得绿卡,他可以合法留在美国。

2013年对美国同性恋人士来说可谓取得重大进展的一年。6月份,美国最高法院宣布了两个重要案件的判决,美国的同性恋婚姻从法律上说将不会再受歧视,贺成将拥有通过丈夫埃文申请绿卡的权利。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