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5 2017年4月27日 星期四

美国人看中国事:习近平继续反腐的挑战


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政治学教授、专门研究中国共产党贪腐问题的学者魏德按(Andrew Wedeman)在华盛顿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参加研讨会(美国之音斯洋拍摄)

2017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第一个五年任期即将结束,第二个任期即将开始,那么,习近平任期内最为鲜明的反腐运动到底能走多远? 期间,他又会遇到那些挑战?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政治学教授、专门研究中国共产党贪腐问题的学者魏德按(Andrew Wedeman)不久前在华盛顿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反腐还会继续,但高峰期已过

根据可查证的中国政府提供的资料,自四年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起反腐运动以来,将近100万名中共官员被查办。乔治亚州立大学政治学教授魏德按说,习近平的“反腐运动”看起来比其前任们发动的类似运动更持久、也更有力,到现在为止也看不出结束的迹象。他引用其他观察人士的话说,其实,反腐并不是一场“运动”,而是现在中国的“新常态”。

魏德按同时表示,尽管如此, 反腐高峰期已经过去。他认为,这个高峰期出现在2014年12月到2015年3月期间,也就是“大老虎”落网较多的时候。自那以后,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的被查办的贪腐案件数量也在逐渐减少。

他的另外一个理由时,虽然在中共18届六中全会上,习近平表示要继续严厉打击贪腐,但是,却没有出台任何新的具体的反腐措施。例如,魏德按指出,中共甚至到现在也没能推行官员财产公开机制。在今年3月的两会上,官员财产公示制还是讨论的热点之一。

魏德按说,习近平的反腐举措并没有大幅度降低中国的腐败现象,最多可以说,他将腐败控制在一定的程度。

反腐败监督机构“透明国际”3 月份发布一份最新调查报告说,大部分中国人认为,虽然中国共产党政府开展了反腐行动,但是中国的腐败情况却变得严重了。

不过,魏德按说,反腐在中国官员中确实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害怕”。 由于反腐的开展,在中国,一度令人向往的“公务员”职位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具有吸引力。

反腐运动的挑战之一、二:限制审批程序、高薪养廉?

由于腐败在中共官员干部中的普遍存在,魏德按说,习近平及其政治盟友王岐山的反腐正面临四大挑战。他说:第一,他们需要继续限制行政审批程序,限制决策者的独断权,以减少腐败的机会。在这个方面,魏德按说,美国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他说,你可以贿赂某位议员,但是如果你希望你的提议被国会通过,你仍然必须得到大多数议员的投票,所以,这样一来,贿赂变得没有太大意义。

第二,他需要缩小政府官员与私营部门成员的工资差距。魏德按说,虽然高薪不一定能养廉,但是,只要官员们的工资普遍很低,而同时他们又控制着有价资产,那么,让他们抵制诱惑就非常困难。

他甚至认为,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名义上的工资也太低。魏德按在威尔逊学者中心的研讨会上说,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领导人,习近平的工资年薪不到2.5万美元。靠这个收入,即使把全部工资都花在住房上,习近平可能付不起北京城里一个舒适两居室公寓的租金。

魏德按说,习近平必须采取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些人那么容易接受贿赂的一个原因是他们从贿赂中收受的钱财要比他们正式的工资高的多。

他说:“这不仅仅是诱惑的问题, 中国官员们确实面临压力。他说,中国父母希望他们的子女受到好的教育,去好的大学,他们希望自己的子女进哈佛、剑桥,希望他们获得生活的机会, 而如果获得财富的唯一手段是从商人手里接受钱财的话,这会产生问题。”

不过,他认为“高薪养廉”也有问题, 因为这看上去是奖励了官员们贪腐的行为。

挑战之三:如何解决红二代权钱重叠

魏德按说,如何解决权力与财富的重叠是习近平和王岐山要面临的第三个挑战,特别是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时候。他说,中共对这个问题一直在回避。

他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造成的一个后果是给中国带来了一小撮超级富豪的诞生。 他们是真实存在的一个阶层,他们真的很有钱, 他们与共产党的权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通过血缘和婚姻,与权力精英集合在一起。 你如何解决这些关系?对这些财富新贵,中国到底有什么制度?”

魏德按说,2002年,中共领导人江泽民用“三个代表”将这些经济新贵们纳入政治体系,但是,中国依然没有一个操守体系来规定和规范权力与金钱的互动。这样的一个结果滋生了“腐败文化”。他说,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时候,这样的腐败可能可以容忍,但是,随着中国经济增速变缓,如果再不制定操守来规范精英们的行动,这样的腐败文化最终会拖累经济的发展。

魏德按提到,美国也没有完全摆脱权力与金钱的关系,但是,美国人似乎知道底线在哪里,但在中国,这种底线是不存在的。他说,美国的选举中政治捐献,其实也是用金钱来购买权力和影响力,虽然这是合法的。

与魏德按一起参加威尔逊学者中心这场有关习近平反腐讨论的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教授郭丹青(Donald Clarke)指出,虽然美国的政治捐献存在“钱和权”交易,但是,需要指出的是美国整个联邦公务员体系还是比较清廉的。

挑战之四: 赦免贪官?

魏德按说,习近平和王岐山应该制定某种“赦免”机制,对贪腐官员们“既往不咎”。这是习、王的第四个挑战。魏德按说,在这里“赦免”的意思是说,允许腐败官员干部与过去告别,在处理新的政务中“少些腐败”。他说:如果腐败已经成为中国官场中无处不在的病状 ,那么,继续无差别地积极反腐可能会对“党国”( party state) 造成严重影响,并可能动摇中共的政治体系的上部结构, 因为习近平不可能会查办所有官员。

已经有不少的报道说,习近平反腐以来,对官员们造成了不少的影响。有不少的官员担心被调查而不作为,另外,因为没有贿赂没有利益可图,也让他们缺乏任何行动的动力。曾经有报道引述一名中共官员的话说,“如果我们做事,我们就会暴露在各种各样的风险之下,包括政治风险。”

魏德按说,在已经成功地将将近200只“大老虎”和数千只中等的“山猫”以及数十万“小苍蝇”收入囊中后,习近平和王岐山可以考虑如何宣布胜利, 把现在的反腐变成真的新常态。在加强反腐工作的同时,也不影响党和国家的正常运作。

魏德按认为,中国有一种贪腐的文化,这种文化在被查办的贪官认罪记录中就有体现。比如,大家都认为贪腐是所有官员都在做的“肮脏的小秘密”。很多人说,如果你不接受贿赂,你就侮辱了受贿的人,或是你不受贿,你就会感到来自同僚的压力等。所以,这不是一个行政命令或是反腐运动可以解决的,这是对自己职责的更深的认知。

习近平反腐并非完全针对政治对手

习近平反腐成效显著,但是很多人认为,这不过是他打击政治对手的一个手段,但是美国学者魏德按却不这么认为。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

“我想他应该是希望借助反腐达到多重目的。从某个层面上来说,除掉自己的政治对手确实非常有用。 重要的是你要看,他打击的是真实存在的问题,还是一种政治迫害? 你可以看到,与其说周永康是某个对立派别的领导人,不如说他是强盗团伙的头目。”

他说, 如果习近平必须要向公众展示他的决心和能力,他必须除掉“大老虎”, 除掉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他说,从打击政治对手,消除对立的政治派别的角度来说,习近平并不是在消除不同的政治派别。第二,那些被他打倒的人,“他们要么和大人物有联系,要么自己真的涉及了犯罪行动”。

不过,魏德按也提到,除非习近平自己的圈子里有人因为贪腐被追查,否则习近平也很难洗去借反腐消除异己的看法。

任何政治体制都有腐败,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对于如何解决总过的贪腐问题,魏德按并没有答案。他认为,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有解决问题的进程。

他说:“没有解决问题的灵丹妙药,也没有办法完全消除腐败。世界上每一个政治体制都有腐败,只是程度和种类不同而已。”

他说,中国因为经济增长,因为新的巨大的财富,才出现大的腐败问题,而且中国也不是腐败问题最糟糕的国家。根据透明国际世界清廉指数的排名,2016年,中国的清廉指数在16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在第83位。

他说,唯一的办法是继续努力、继续调查、继续起诉。改善监督机制、加强立法、加强国际合作等都是可以的选项。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