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我,美国人:伯奈特的爵士情,中国情


伯奈特·汤普森是来自华盛顿特区的爵士钢琴演奏家、曲作家和教育家。2007年,他第一次来到中国,此后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

他穿唐装。

伯奈特·汤普森:非常棒的夹克。

他喜欢喝茶。

伯奈特·汤普森:他们说,铁观音茶。我喜欢各种各样的茶,尤其喜欢红茶。这是我最喜欢的。这是朋友送我的礼物。

他爱好学中文。

伯奈特·汤普森:我唯一的目标是,不断提高我的中文水平。我现在,中国语言的水平,我不知道。

中国博客.com. 伯奈特·汤普森:对我来说这句话比较难。我先让它念一遍。“中国特有的标点符号”。我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我用鼠标指向“标点”,“标点”是“punctuation”。然后再指向“符号”,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一查原来是“punctuation marks”。

这是Google拼音。

伯奈特·汤普森:直到目前为止,无论在我人生还是事业的轨道上,作为一名表演者、教育者、和热爱音乐的人,接触到中国音乐另我感到既惊讶又喜悦。是马晓辉将中国、将二胡和其它传统乐器介绍给我,并介绍我到中国去表演。

马晓辉是中国著名的二胡演奏家。1999年,她与伯奈特在肯尼迪中心合作演出,结下了友谊。之后,他们多次合作。

伯奈特·汤普森:马晓辉是一位极具感染力的表演者。我看到中国有许多演奏家十分出色,但马晓辉表演时非常投入,与观众间有情感的互动,这是很不寻常的。

伯奈特·汤普森:我爱表演。比起教学,我更享受表演。但是,骨子里我是一个教育者。我总觉得培养学生的同时,也要训练家长。我要求家长们陪学生一起上课。我希望家长们看得长远一些,培养孩子要看到未来五年,十年,或十五年。我要求学生用一个或两个月的时间练习一段和弦。我是一个讲究方法的人,我总是一步一步地来。我非常注重打基础。我培养一个学生最看重的是,他是否掌握音乐和弹奏钢琴的基本功,他是否有发展的空间。

伯奈特·汤普森:这个是低音提琴。某种程度上来说,它是爵士音乐的基础。因为它掌管节奏与“和弦基音”。刚开始,学生们都会从低音提琴学起。到后来,有些学生就向专业低音提琴演奏发展了。我的每一个学生也都会学习爵士鼓,这样大家可以在一起合奏。我还会教学生们基本的吉它指法,通常会在孩子们小一点的时候。但是如果他们随时想要学,我随时可以教他们。我认为,吉它是很棒的乐器。

伯奈特·汤普森:我认为在中国,音乐不被看作成娱乐,而被看作成一种教育。我喜欢教中国学生,因为他们基本功很扎实。但我觉得,许多中国学生渴望尝试新的事物。他们学钢琴总是被固定的模式束缚住。总是这样弹。。。如果是我,我会这样弹。。。我每次弹得都会不一样,因为这就是我的方式。学习爵士乐不仅会让你接触到其它类型的音乐,还会激发你的创造力,让你学会自然而然地演奏。比如这就是一段全新的旋律。爵士乐就是用琴键迸发出音符,迸发出全新的旋律。爵士就是抓住机会,就是制造错误。所以,爵士音乐能带给中国学生创新的机会。我觉得,我教的中国学生也会这么看。

伯奈特·汤普森:爵士乐在中国是能行得通的。爵士乐是清新的,百变的。它与过去百年的中国传统音乐有着相似之处。 换句话说,拿“二泉映月”为例,有二胡版的,因为曲作者阿炳是一名二胡演奏家;这首曲子还有笛子版、钢琴版、西方交响乐版。对我来说,这与爵士乐的套路大同小异,因为爵士的每个旋律也都是被一改再改的,有许多不同的版本。

我想讲个非常特别的故事。几年前,我改编过《在那遥远的地方》并在上海的爵士酒吧演出。 我跟台下的音乐剧声乐老师王柏龄聊天,谈起不如让她上台演唱《在那遥远的地方》。她说,“但我从来没在爵士酒吧演出过爵士啊”。王柏龄是唱音乐剧的。我说,“不不不,你不用唱爵士。你只用走上台,按你原来的方式唱就行”。台上的爵士演奏者并不知道她要上台。所以很突然,王栢龄就这么走上台演唱了。

伯奈特·汤普森:不可思议哈!? 不可思议…

伯奈特与中国和中国音乐的渊源还会继续。

伯奈特·汤普森:这是埙。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