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何清涟:TPP航船是否出港与亚太国家的忧虑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反对者在白宫外面示威(2016年2月3日)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反对者在白宫外面示威(2016年2月3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大选过后,美国的国际政策中,被讨论得最多的话题之一就是TPP(跨太平伙伴关系)协议可能夭折。在近日于秘鲁首都利马举办的亚太峰会上,各国领导人也呼吁美国不要抛弃环球贸易协议,希望美国批准TPP,向世界各国实行最高程度的开放。专家们的预测更是异彩纷呈:英媒大谈“白宫易主 中国将主导亚太经济一体化”,还有一些专家希望川普当选后只落实一半竞选承诺或者干脆放弃其中四分之三。

如果将TPP协议成立的初衷加以简要剖析,以及它在美国为何遭到强烈反对,将它与美国亚太战略的关系稍作剥离,亚太国家也许不需要这么担心。

TPP是为了增强亚太国家对美国的向心力

亚太各国从来很少正视美国国会不肯批准TPP协议的原因,那就是这项协议的受益者主要是亚太国家,奥巴马总统对此项协议的考量更多地出于地缘政治而非经济利益。TPP协议初议之始,美国国内制造业界大都持反对意见。即使希拉里·克林顿承诺要“接收奥巴马的政治遗产”,那“遗产”中也未包括TPP协议。

TPP协议对奥巴马总统来说很重要。今年4月他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重返太平洋是他宏大的外交战略当中的主要内容,TPP协议则是他希望用来巩固重返亚太战略的经济支柱。他之所以要签订TPP协议,乃是因为要巩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关系,并将中国排除在外。

当年小布什总统时期,美国军队逐渐撤离亚太地区:一则是因为911事件之后,美国需要集中军力对付伊拉克及中东地区,二是因为发现亚洲盟友的三心二意。其时,全世界都看着中国这颗未来之星的光芒日渐耀眼,亚洲国家也不约而同地形成了“经济利益靠中国,政治安全靠美国”这种两头通吃的“战略”,美国发现费力不讨好。但美国退出之后,“和平崛起”的中国势焰日渐逼人,堪称亚洲经济大国的日本与中国,恰好都不为亚洲国家所喜,因此它们希望美国继续充当“亚洲的太阳”。但是,美国真正重返亚太之后,发现困境依旧,亚太国家仍然奉行两头通吃策略。

在这种情况下,奥巴马总统下决心建立TPP,通过放开美国市场,为TPP成员国减免关税,增多工作机会,加强其产品竞争力等方式,提振这些国家的经济,从而削弱其对中国的依赖,加强亚太国家对美国的向心力。但公平而论,美国并未从中获得经济好处,这是奉行国际主义至上的奥巴马总统为了维护国际秩序而做的一项决策。

也因此,TPP一开始就在美国国内引起争议。反对者主要是美国的制造业工会与中小企业。福特公司所代表的美国汽车业人士认为,TPP协议将严重影响美国汽车在像日本这样的国家的销售。在销售业绩受损的情况下,美国的制造业企业只剩下两个选择:要么将生产移至海外,要么彻底关闭企业。无论哪一种情况,伤害的都是那些依靠一份好工作来支付大学学费或储蓄养老金的美国家庭。

美国国际卡车司机兄弟会会长詹姆斯·荷弗(James P. Hoffa)说,根据已知的TPP协议内容,只能说知道的细则越多,人们的抵触就会越多。人们质疑这个贸易协定,一是认为协议生效之后,会将美国国内的工作岗位转移至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其他国家;二是会减少美国工人的工资收入。此外还有一些其他的问题,比如更多不安全的受污染的食品进入 美国等等。劳工工会一直是民主党的有力支持者,因为TPP协议,今年大选中,铁锈地带许多工会会员脱离工会领袖自行选择投票。

TPP对中国究竟有多大制裁作用?

2015年10月,我曾在《TPP为何不带中国玩?》一文里,专门分析过TPP不带中国玩的主要原因,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美国总统奥巴马那句“不能让中国等国家来书写全球经济规则”。TPP并不设置排除中国的规则,但加入的国家必须符合标准,而奥巴马为TPP制订规则的方向就是限制政府对经济的干预与努力。对照TPP规则,中国知道自家哪条都够不上:贸易和服务自由,即禁止各种门槛。而中国最善于设置各种门槛来管制经济,官员则将此当作寻租工具;货币自由兑换:即禁止政府操纵汇率;税制公平,即禁止国家给企业出口补贴(中国政府如果不补贴,中国出口企业将大批垮掉)。其余如国企私有化(中共正想让国企到“发展潜力大、成长性强”的私企参股控股)、保护劳工权益(中国血汗工厂世界闻名)、保护知识产权(中国是世界第一山寨大国)、保护环境资源(中国水陆空污染还在加剧)、信息自由(中国多年来保持“新闻自由之敌”与“互联网之敌”的称号)。因此,成立TPP,就是想孤立中国,等于在中国政府脸上抓了几条伤痕。

中国政府当然知道美国将中国排除在TPP之外的原因,但在去年10月正式宣布各国进入签协议阶段之后,中国政府反而低调应对,这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中国知道美国国内阻力强大,不仅国会强力反对,就连当时准备竞选总统的希拉里也表示绝不通过;二是因为中国深知TPP的软肋在哪。善于盘算的中国政府早就经过一番精密计算,商务部官员白明的说话有代表性:“TPP某种程度会稀释入世对中国参与经济全球化带来的红利,但也不要被吓住。在TPP的12个成员国中,新加坡、越南、文莱、马来西亚已在中国东盟自贸区框架下与中国有自贸关系,澳大利亚、新西兰、秘鲁、智利也与中国有双边自贸协定,如中日韩自贸区谈判顺利,只剩下NAFTA中的美加墨三国了,还是老对手嘛。”

这话的意思是:TPP未必难得住中国。TPP体系将中国排除在外,最严重的后果就是中国不能从美国直接获得如今这么巨额的贸易顺差,但中国完全可以利用自己与他国的关系绕道与美国做生意。比如美国对中国实行军事技术限制出口,中国就通过与美国重要的军事技术合作伙伴以色列获得军事技术与武器。美国的军事技术约占以色列武器进口的85-90%和出口的40%,这种合作关系加上自身的研发能力,使以色列成为世界武器和军事装备出口大国,中国通过以色列轻而易举得到了不少美国拒向中国出口的军事技术。美国虽然很生气,却无法阻止以色列不赚中国的钱。

各国愿望的实现,取决于协议与美国利益的交集

以上分析说明,TPP协议的成立,从一开头就不是出于美国自身的经济需要,而是出于围堵中国的需要。亚洲国家出于实利采取“经济利益靠中国,政治安全靠美国”的策略,注定了这些国家对美国更多的是利用,即“我们与中国的经济来往要继续,美国得站在我们身后,一旦与中国在领土问题上发生摩擦,看到背后的美国,就不敢轻举妄动”。

如果美国退出太平洋,面对中国这一庞然大物,他们只有一个选择,就是臣服于中国,这使一干亚洲国家心有不甘。有了美国,进,他们既可以向中国叫板,也可以像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那样,利用“中间位势”向中国要更多的好处。退,即发生冲突时,有美国站在身后做保护伞。如果说他们以前对签订TPP还有所犹疑的话,自从川普成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之后,这些国家担忧川普成为总统后真有可能掉头不顾亚太地区,因此亟欲将TPP协议变成事实,让美国与亚太国家之间多一重羁绊,不至于让他们独自面对中国这个大国。

川普正式进入白宫之后,按照其团队公布的施政纲领,即以美国国内经济建设为中心,放弃意识形态斗争,以减税,基建,再工业化,就业为四大重心,现有的TPP协议除了做大修改,否则不可能通过。但美国是否从此退出太平洋,则还要看美国外交、军事两大专业人士组成的强势集团的态度。作为候任总统,川普目前正在谋求与建制派进行全方位的合作,这从他外交大政问计于基辛格及挑选国务卿之谨慎可见端倪。这两大集团也有重量级人物不断发出声音表达意见,比如11月15日,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就川普“再次重新设定”与俄关系的行为发出警告,表示“美国不应该对普京改善双方关系的愿望给予重大信任”;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哈里斯于同一天亦公开表示,亚太地区对美国的繁荣与安全至关重要,政府虽然换届,但保卫亚太安全的决心不改。这至少可让亚太国家暂时放下一半心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