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5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毒跑道是如何进入校园的?


最近几个星期,中国许多地方爆出校园“毒跑道”事件。受害的学生出现流鼻血、过敏、咳嗽等症状。中国教育部表示,已经要求各地立即停止在建和拟建的塑胶跑道,并对招标过程及相关合同进行审查,对在修建学校体育设施过程中偷工减料或偷梁换柱的人“严肃查处”。今天时事大家谈邀请公共政策学者贾平律师和世界观察研究所中国项目经理马海兵先生参与讨论。

中国有法律和公共政策学者指出,中国教育部和国家体育总局早在多年前曾经对塑胶跑道作出过无毒的论证,有关政府部门现在应该做的事情,是尽快对此进行责任倒查,追究当事者的责任;另外还应引进民间组织参与调查和监督机制。彻底解决此类问题的关键和必备条件,是自由的言论和独立的司法体系、活跃的民间社会、发达的公民意识教育,以及更高的环境和公共健康标准。中国民众纷纷在社交媒体上提出质疑:这些劣质塑胶跑道和供应商是如何进入校园的?如果涉及权钱交易,除了厂家和校方之外,中国的教育部是否应该被追究责任?

为什么五毒俱全的跑道可以进入校园?贾平律师说,这个问题的原因一段时间以前就已经埋下了。第一,早期的教育部门的标准和规则是不明确的,这种监管的结构和架构没有跟上。各部门之间的协调是缺失的,造成了监管的瓶颈和困难;第二,整个监管机制中缺少了监理部门,这个领域中的监理部门很多根本没有资质和经验,造成了监理环节上的质量低下;学校和教育部门本身带有一种天然的不透明性,学校和教育部门是独立于社会之外的,民众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学生的博弈能力也比较差,没有办法对抗学校和教育部门。

马海兵在時事大家談節目中表示,之前其实这个问题就存在了,但是民众没有往环保问题上想。然后近几年民众对环保的意识大大提高,然后媒体的敏感性也大大增强,所以出现一批集中报道的事件时不奇怪的。同时,2014年之后,住建部放松了体育场地建设资格的认定,这种认定资格的放宽,导致了招标方面的门槛被降低,那么门槛降低了质量更加难以保证。

国际田联认定的在国内可以生产塑胶跑道的厂家只有十几家,但是实际上从业的厂家以后几千家,并且还在快速上升,为什么在中国没有出现有效的检验过程?马海兵认为,相关检验是有的,但是塑胶跑道有种特殊性,一种塑胶跑道是预制的,但是另一种,也是问题比较突出的是在现场即时制作的,这种即时制作的塑胶跑道是很难被监督的,国际和中国田联也是更多的是监督成品。施工中的质量和毒跑道问题关系很大。

马海兵表示,不管是政府机关、教育机关、学校,他们自己都没法做到很好的监理,因为他们缺乏相关的专业知识,因此他们只能寻求第三方来执行,但是第三方监理在中国很多时候是形同虚设,而学校也有资金的限制,没有能力购买质量好的产品,所以导致了毒跑道的发生。而信用体制的缺乏也导致了此类事件发生之后所需要付出的成本非常低。

到底如何能解决毒跑道问题?贾平认为,解决办法肯定是有的,但是想要解决这个问题靠行政命令是不持久的。有三个方面,第一是规则设定权和市场之间的关系,如果相关部门如果变动相关的规则,那么实际市场竞争会发生剧烈变化;第二是执行层面,如果学校的招标程序存在不透明性,而学生缺乏向上反映的渠道,那么就会有问题;第三,是机制的问题,在不透明的机制中,好的就会被坏的和便宜的淘汰出局,那么就会导致学生们的利益受到损害。

马海兵说,从政策制定和执行的角度来说,我们只能说来激励好的,限制坏的。但是没有办法消灭人性的阴暗面,如果政策不能限制人性的阴暗面的话,那么这个肯定会发酵。所以这是一个体系化的完善和改革体制的问题,不是一个单方面的问题。在未来比较短的时间内会比较难实现。

贾平认为,企业在这个问题中肯定是要承担责任的,企业当中的人肯定也要承担责任的,而且很可能是刑事责任。但是这个不可能通过行政来解决,而是通过相对独立的法律系统来处理。这就要求民众有集体诉讼的权利,但是中国目前来讲还没有。所以现在需要思考的是,我们如何推动司法改革,增加司法的独立性。同时,在立法的过程中,很多政府部门参与了进来,那么难免就存在不公正和利益保护的问题,这个问题一直没有被解决,也确实到了解决的问题了。增加倾听利益受损的群体的声音对于这一过程来说非常重要。

更多精彩讨论,请收看6/29《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脸书: Facebook.com/VOAChina
推特: @VOAChinese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毒跑道是如何进入校园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