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焦点对话:基辛格亲近中国,外交大家还是政治掮客?


在美国政界,与中共领导人关系最密切的外交家,当属前国务卿基辛格。这位高龄92的著名外交家到过中国八十多次,并对历届领导人都有高度评价,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在上个星期,北京还专门为其新书“世界秩序”举行大规模论坛,基辛格并再度获习近平接见。基辛格在论坛上表示,中国是世界秩序不可缺少的参与者,对世界不构成威胁。回顾几十年来,中美关系起伏不断,但无论是在友好还是冲突时期,基辛格始终力主与中国政府保持友好。这是出于非凡的战略眼光,还是像一些人批评的那样有“政治掮客”之嫌?在美国,类似基辛格这样亲近中国的声音有多大的影响力?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哈佛大学亚洲中心访问学者杨鹏;美国智库“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 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专栏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陈破空。

杨鹏表示,一种观点认为,基辛格在美国已没有重要影响力,国内没必要这么炒作他和习近平的会面。其实,对国内执政者来说,基辛格在西方是否有影响力,并不是最重要的考量因素,重要的是基辛格在中共执政史上的影响力。基辛格的手握过毛泽东和周恩来的手,毛周把基辛格当朋友,邓把基辛格当朋友,现在习把基辛格当朋友,呈现毛周邓江胡习政治传统继承关系,这是国内政治道统的延续,这是中国式政治合法性的表达。任何人都会利用对自己有利的政治因素,国内炒作习基会,可以超越一点,以平常心待之。

杨鹏说,基辛格一生的历史意义,在于他与尼克松秘密访华,把中国从苏联阵营拉向西方阵营,打开了冷战铁幕缺口,这是社会主义阵营分崩离析的开始。基辛格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对中国有个人情感。不过在基辛格嘴上有限赞美中国领导人的时候,在学术上也对中国表达了负面看法。他认为,中国的国际关系传统思维,与目前的世界秩序是矛盾的。这种矛盾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传统上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是宗主国与朝贡国的关系,这是一种等级性的不平等的关系。二是西方处理国家关系,是法学思维,要用法律制度来确定相互间的权利和义务。中国处理国家关系,是史学思维。认为一切处于历史流变之中,因此不尊重法律制度。基辛格谈到这两个现象,有启发性,但我认为他没有能看到更深的东西,更深的矛盾。

杨鹏说,基辛格作为外交家和学者的一个缺失,是他很少深入分析中国与世界在价值方面的冲突。外交往往是内政习惯的外延。现有世界秩序,是西方国家内部价值和制度的延伸。西方国家内部,人与人法律面前平等。因此在外交上强调遵循规则。中国四十多年来经济持续增长,表现出赶超西方的特征,但同时中国有不同的政治和文化价值取向。中国的经济力量可能将中国的政治价值和文化价值带向世界,把中国的内政外部化,从而将世界改造得像中国一样,这其实是西方最深层的恐惧。例如,习近平访问美国期间,恰好浙江发生把十字架从教堂建筑上强行取下来。大吊车吊起十字架的图片传遍世界。这对以基督教为文化基础的西方人,意味着什么?中国的强大,意味着要政府要威胁宗教自由。这直接恶化习近平访美的外交环境。中国要让国际社会克服恐惧感,那就得适应现有世界秩序,就得调整内政来适应现行世界秩序的价值和制度准则。

程晓农表示,打开红色中国的大门,这是基辛格外交生涯当中最得意的一笔,不但让中国历任领导人对他另眼相看,也为他下台后的掮客生意开辟了巨大空间。基辛格最喜欢去的国家是中国,可是,他的事务所网页却只字不提与中国的密切关系,大概是不想让美国普通民众注意。基辛格80多次访华,绝大多数都是设立基辛格事务所这个掮客公司之后的商务旅行,为美国大公司疏通关系,赚委托费。中共领导人视基辛格为老朋友,并非念旧,也不是基辛格有神奇魅力,而是希望利用他在中美之间折冲关系。美国前官员充当掮客来赚钱,基辛格是最成功的;但是,他到处乱拉关系,也毁掉了自己的声誉。他不仅在美国政坛已经没有什么影响力,美国媒体也极少采访他。过去40年中他曾两次成为美国媒体负面报导的话题。一次是1977年他下台后,哥伦比亚大学聘他为讲座教授,最后因学生反对而取消聘约;另一次是2002年,美国政府成立一个调查9•11事件的10人委员会,他被任命为委员会主席,但他的政治掮客生意引起公众质疑,要求他公布客户名单,基辛格宁可放弃这个职务,也不愿公布客户名单。

陈破空认为,政客,食客,政治掮客,这些词汇,是对基辛格人格形象的最好定义。自从打开了红色中国的大门,基辛格就吃定了中国,消费中国,将最大的政治关系转换为最大的商业利益,左右逢源,上下其手。中共历代领导人奉基辛格为神明,视之为教父,心理上,需要这个“最牛老外”的认可、背书,彷如某种册封。一方面,反映出中国领导人缺乏自信而挟洋自重的潜意识,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中共领导层的保守、落后、抱残守缺,因为,近半个世纪过去了,他们的美国代理人仍然是基辛格,而并没有发展出第二人选。而这个人选,仍然是毛泽东留给他们的遗产。他们至今依赖这笔外交遗产,犹如他们至今依赖毛泽东留给他们的其他政治遗产一样。故步自封,原地踏步。

夏业良表示,基辛格肯定习近平所说的中美应“实现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再次向外界印证了他作为资深外交战略家的附和能力。四十多年来,基辛格访问中国近百次,是几代中国领导人最信任和倚重的美国人,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每当中美关系出现紧张态势,都会必不可少地邀请这位左右逢源的“常青树”进行斡旋。事实上,基辛格在美国外交界与战略研究领域中的现实影响力早已不像中方所想象的那样举足轻重。他更多地被看作是一位具有象征意义的历史人物和中美建立外交关系的见证人而受到适当的礼遇。但他偏袒中国专制统治者的逢迎态度已经丧失许多美国学者对他的人格尊重以及对其外交政策之观点的重视。他有关中国以及世界秩序的论述,更多地是从战略平衡和国家利益的角度看待世界。他几乎从来不会提及让中国高层领导人不悦的任何敏感议题,也未看到他对中国领导人提出过任何有关中国未来走向现代政治文明和法治的变革主张和大胆建议。

更多精彩点评,请收看今天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附: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基辛格亲近中国,外交大家还是政治掮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