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海峡论谈:港“辱华”议员访台 台港港独串连?


香港新科立法会议员梁颂恒、游蕙祯在宣誓的时候是以英文将中文读成了“支那”,而后拒不道歉,引发了轩然大波,各业激烈争论是否应该取消两人的议员资格,《环球时报》还发表社评,呼吁调动爱国爱港的力量与港独进行斗争,必要时也应该请人大来釋法。与此同时,两人应台大的研究生学会邀请访问台湾,并交流香港本土化运动,也被认为是台独与港独的合流。香港政府的发言人表示,台湾当局不应该以任何形式来干预香港的内部事务。​

港独议员访台 台独与港独的合流?

梁颂恒、游蕙祯两个人在这个时候到台湾访问,有人批评这是台独与港独的合流。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前香港立法会议员黄毓民表示,这个论坛是在他们宣誓风波之前就已经安排好的;现在因为他们两个成为风云人物,大家就觉得他们在把事情越闹越大。而现在发生这个事情之后,大陆方面和香港的亲中团体就借此机会来打压年轻人。

“支那”究竟有没有贬义?

两位议员分别表示“支那”只是家乡口音造成的,没有贬义“支那”这两个字,但是却激怒了北京方面和民族主义人士。“支那”这两个字究竟有没有贬义?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孔诰烽表示,这两个反对派的议员在宣誓的时候某些部分讲的大声一点,某些部分讲的小声一点,这是激进派议员以前就常做的事情,解决的办法就是在第二次发言的时候按照稿件正常地读出来,因此这一直就是一种表演似的抗争。所以这次的两个议员的做法是可以预见到的,故意做一些口头上的反抗。然而这次事件引起了中共方面的注意,甚至希望取消他们的议员资格。而“支那”这个词是否有侮辱中国的意义在里面,也引起了香港媒体的激烈讨论,有人表示这只是念错了读音,也不是完全错误。去年中国的《人民日报》也报表过文章,探讨“支那”是否带有侮辱性。在20世纪初的时候,很多共产党左派人士,例如闻一多、梁启超都在用这个词。但是后来到了30年代,蒋介石在演讲汇总提到日本对中国称为“支那”是一种很不好的行为,而到了1945年日本投降后,就要求日本不可以再使用这个词。所以“支那”是否带有侮辱性的源头实际上是来自蒋介石和国民党与日本抗战的历史,共产党方面并不是十分介意。

台湾与香港面对宣誓风波有何不同?

台湾早期在实现民主化初期的时候,也曾经有民进党立法委员在宣誓就任的时候不按照规矩办事,台湾当时的处理状况和现在香港的宣誓风波有什么相同与不同?国民党前议题中心主任、前青年团总团长徐巧芯认为,在当时的状况下,民进党的立法委员有一部分原因是要让台湾的台独支持者去支持他们的诉求和主张,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是有一个根据的。然而和香港的两个议员不一样的地方是,当受到一些外界冲击的时候,这两位议员就开始找借口。因为台湾是一个主张中华民国主权独立的国家,和香港不一样的是台湾没有在一国两制的体制之内,意味着和大陆政府的关系要比香港更远,因此即便是民进党的立法委员背对国父遗像、讲出一些比较激进的主张,甚至直接主张台独,在台湾的现况下,在某种程度上这是被允许的,这被视为言论自由的一部分,也不太会受到北京方面的冲击,来改变他们的论调或者变得保守。可是香港在一国两制的体制之下,即便是两位港独的议员,在民族主义的势力提出反抗的时候,他们也需要在一定程度上转变为保守的说法,这是香港和台湾在发表言论方面最大的不同。

游蕙祯在台湾出席论坛时表示,老一辈的香港人会劝年轻人不要反抗了,而台湾人却不会这样,这是台湾比香港进步的地方。在抗议活动中要求辱华议员滚出香港的究竟是不是香港的主流民意?香港有多少民众能够接受这两位年轻议员所说的香港不是中国呢?对此,黄毓民表示,宣誓时单词的读法其实就是对于政治立场的表态,根本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权,是一种抗争的方式。但是很多香港人,甚至很多激进派、反对派人士也不同意他们的这种做法,政见不同可以在政治上批判,但是不能通过行政机关来干预立法会的事情,是很恶劣的事情。这引起大陆方面对港独的打压也是必然的,在萌芽的过程中把它消灭。而香港和台湾不能比,民进党执政后台独没有空间,除非可以修宪、公投。而目前,香港港独的空间要比台湾台独的空间大。

香港混乱是不是中南海内斗的延伸?

有人说,大陆方面要将内斗的文化强加于香港,造成香港目前的混乱的是中南海内斗的延伸。对此孔诰烽认为中共内部目前也是很混乱的。最近一段时间《成报》一直在攻击梁振英和中联办,然而各种猛烈的攻击都没有受到任何处罚,令人怀疑《成报》的背景,尤其是中纪委甚至在网上称赞《成报》的报道,很多人都认为《成报》是中纪委和习近平对付梁振英的工具,变成批评梁振英的手段。现在议员港独的行为已经上升到梁振英和中联办的高度,变成高层内斗、争取连任的工具。

如何看待香港和台湾的交流?

台湾的年轻人和香港的年轻人支持独立的思想都十分高涨,台湾年轻人到香港为占中撑场,香港的年轻人也到台湾访问交流,我们该如何看待台湾的太阳花运动人士和香港青年新政议员的交流?徐巧芯表示,台湾和香港没法类比。香港自从回归之后,一直在一国两制的现况之下,而台湾那一直都是以中国民国独立主权国家的状态下存在,透过宪法的关系与大陆政府维持现状,用一种暧昧不明的关系去维持台湾的民主自由。因此在台湾民主的进程中,大陆方面是没法介入的,可是香港的状况是受到大陆政府的影响的。可是台湾和香港的年轻人之间的交流是十分频繁的,学生会组织的年轻人就是互相沟通的模式,太阳花学运给香港年轻人带去很多经验。虽然体制不同,但是在很多社会运动的经验上是彼此联动、互相交流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 海峡论谈10/23完整版

YouTube视频: 海峡论谈:港“辱华”议员访台 台独港独串联?

问卷

YouTube《海峡论谈》播放列表

YouTube《海峡论谈》播放列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