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藏族作家阿来谈获奖小说


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得主、长篇小说 《尘埃落定》的作者、藏族作家阿来日前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他认为目前中国大陆的藏文学大多数以“他者”的眼光,也就是汉人的眼光来解读藏族。

*《尘埃落定》01年获茅盾文学奖

小说 《尘埃落定》以中国四川阿坝藏区为背景,讲述清末和民国初年时期,一个身世显赫的康巴土司家族的兴衰史,从而折射了整个土司制度的瓦解过程。

《尘埃落定》1998年出版,2001年获得茅盾文学奖。阿来说,茅盾文学奖的颁奖词说,《尘埃落定》这本书找到了一种现代派文学的叙述方法,是现代派技巧和中国本土内容结合比较完美的、探讨比较成功的范例。

*应以文化历史文学眼光写西藏*

阿来谈到,他创作的初衷有两个,一是少数民族文学以及历史研究在汉文化为主流的社会中不太受到重视。第二是已经有的少数民族作家的作品并没有以文化、历史以及文学的眼光来描述西藏。让他不满意。

阿来说:“他们不是用历史,科学 、文学的眼光来看待西藏,相反是用一种单纯的狭义的政治眼光来解读藏区。”

阿来认为,即使是藏族本民族作家的作品也有问题:“我们爱我们的民族,只看到美好的。如果看到不好的,就假装没看见。这是不对的。”阿来说,他最大的不同就是用真诚的眼光来反映它,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

*不应以汉人眼光解读藏族*

阿来认为,中国目前流行的有关藏族的作品也有问题,不管是汉族作家还是藏族作家的作品,最大的问题就是以汉人的眼光来看待藏族。藏文化就变成了稀奇古怪的、风俗和风情的东西。

阿来说:“少数民族自己由于文化意识和文化觉醒不够, 也是写成这个样子(汉人的眼光),藏族文化本身在消失。是‘他者’的眼光而不是‘我者’。”

阿来表示,虽然他的小说以藏区为背景,但是因为藏族分布广泛, 每个地方和每个地方不同,而且由于大山阻搁,交通不便,甚至每个村落都有所不同,所以他不可能反映整体的藏族。他说,写作的人, 看到了,感受到了,发出这样的声音,这就够了。

*小说反应了人类共同的东西*

《尘埃落定》在中国发行100多万册, 后来又改编成电视剧热播。阿来认为,他的小说的成功更重要的是反映了人类共同的东西:“表面看是当地过去的制度的一个崩溃。其实是希望通过这个来探讨:一个政权的改变带来的更多的是人的命运的改变。在这个制度的背景下,前台探讨的还是人的悲欢离合和爱恨情仇。

阿来最新一部反映当代藏区生活的长篇小说 《空山》 也正在出版。

XS
SM
MD
LG